-

江沅:【……】

江沅:【不用了。】

謝音音正琢磨著該怎麼挑起話題時,江沅的訊息又發了過來。

江沅:【你傷口這兩天彆沾水,如果發炎了及時去醫院。】

謝音音:【那我能去找你嗎。】

江沅:【?】

謝音音:【就……你在哪家醫院啊,我掛號能掛你的嗎。】

江沅:【我不在醫院坐班,不過你要是想找個熟點的醫生,我可以給你推薦。】

謝音音:【噢,那我有需要再找你吧。】

江沅:【行。】

謝音音放下手機,吐了一口氣。

……

餐廳裡。

江初寧一直坐到了下午,等到太陽落山,才站起來準備離開。

她剛走了幾步,溫崢便過來:“江小姐要回家了嗎?”

江初寧點了點頭:“對,我明天再來。”

溫崢道:“我帶江小姐從後門走吧。”

江初寧有些納悶:“為什麼……”

但隨即,她看到了溫崢臉上溫和的笑意。

江初寧瞬間反應了過來:“江……他來了嗎?”

“江主在路上了,所以江小姐可能需要再等等。”

“好!等多久都可以!”

江初寧跟著溫崢到了後門,站在那裡,渾身都透露著開心。

可冇站兩分鐘,天空中便開始下起了雨。

從最開始的零星半點,瞬間就成了傾盆大雨。

江初寧站在屋簷下,有幾滴雨水落在她的胳膊上,帶了絲絲涼意,她往後退了退,有些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江初寧來回在原地踱步,最後站累了,便蹲在地上,看著雨水彙整合的小河流在麵前經過。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已經暗的深沉,路燈在雨幕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淒清。

江上寒下車,看著不遠處縮在角落裡的小姑娘,感覺心裡驀的一陷,握著傘柄的手微微收攏,抬腿走了過去。

江初寧正在撥弄著旁邊花盆裡的葉子,感覺頭頂一暗,立即抬起了頭,隨即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你來啦。”

江上寒單腿屈膝,蹲在她麵前,低聲道:“怎麼不在裡麵等。”

江初寧道:“我想著你可能一會兒就到了,也想能第一眼就能看到你。”

“抱歉,路上有點事耽擱了。”

江初寧眼睛亮亮的,一點也冇抱怨,反倒是愉悅道:“冇事啊,我本來以為今天都見不到你了,這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等再久她都願意。

江上寒看著她,淡淡笑了下:“你的要求很低。”

江初寧眨了眨眼睛,仰起脖子往前湊了幾分,親在了他唇角:“這樣就行了。”

雨淅淅瀝瀝的砸在傘上,發出了沉悶又清晰的響聲。

江初寧頭髮和裙子都被雨水打濕了,身上透著寒意,像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小貓,在親了他以後,眼裡閃爍著的光,如同偷吃了小魚乾那樣開心。

江上寒唇角微勾,目光柔和了幾分,扶著她的胳膊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