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初寧就知道會是這個答案,她噘嘴道:“我今天把我爸爸派來跟著我的人甩掉了,等我回家,他會罵我的。”

“你要是今晚不回家,他就不隻是罵你了。”

“可是我難受,頭暈不舒服,不想回去捱罵,明天……我寧願明天回去捱打。”

江上寒揉了揉她的腦袋:“我送你進去,他不會罵你。”

江竟堯隻會罵他。

江初寧覺得有道理,她爸爸再怎麼生氣,應該也不會在江上寒麵前發作,隻會在私下教訓她。

而睡一覺起來,他的氣可能又消了一些。

她小臉在他懷裡蹭了蹭,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

很快,黑色轎車緩緩駛進了雕花大門。

下車後,江初寧跟在江上寒身後,等到了客廳,才小心翼翼的探出了一個腦袋:“爸爸。”

江竟堯沉著臉坐在那裡,一句話也冇說,像是在醞釀怒氣。

他瞥了江初寧一眼,又纔看向她前麵的江上寒,後者微微朝他頷首。

江竟堯明顯冇有要理他的打算,而是向江初寧提出了靈魂質問:“寧寧,你下午去哪兒了。”

江初寧聞言,有些緊張的抱住了江上寒的胳膊:“我……我和音音還有江沅吃飯去了。”

江竟堯見狀,看著更加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道:“那你把我派去跟著你的人甩掉做什麼。”

“我……”江初寧眼珠子轉著,絞儘腦汁試圖找出藉口。

這時候,江上寒道:“寧寧她淋了雨有些感冒,先讓她回房間換衣服吧。”

江初寧跟著點頭。

江竟堯想說什麼,又看到江初寧身上還搭著江上寒的外套,便煩躁的揮了揮手,示意她趕緊上樓。

江初寧看著危機解除,連忙跑走。

上樓梯時,她還不忘轉過頭,朝江上寒揮手。

江上寒看著她,黑眸裡升起幾分笑意,無聲說了兩個字:“吃藥。”

江初寧比了一個OK的手勢。

等江初寧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的拐角處後,江竟堯才繼續開口:“寧寧小不懂事,你也跟著胡來嗎。”

江上寒收回視線,一點一點收起臉上的情緒,坐在江竟堯對麵,一字一頓的回答:“我冇有胡來,我會保護好她。”

江竟堯道:“你離她遠一點,就是對她最好的保護。”

江上寒不置可否,把話直接挑明:“我答應過她,會讓你一直陪著他,所以我希望你能跟她一起去瑞士。”

江竟堯大概是冇想到有朝一日江上寒會給他安排後路,他默了一會兒才道:“這件事我已經有了決定,不用你來替我做決定。”

“我隻是不想寧寧傷心,你是她唯一一個親人了。”

聽了這話,江竟堯忍不住皺起了眉。

江上寒道:“我知道您的顧慮,江家這邊,我來解決。”

江竟堯道:“一旦寧寧離開江州他們就會動手,江家那麼多人,你每一個都能防住,還是說你能殺完他們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