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初寧道:“爸爸,你在做什麼。”

江竟堯咳了聲,麵不改色的開口:“我隨便轉轉,你呢,不是說感冒了,吃藥了嗎?”

“我正要吃飯呢。”

“那你快去吃啊,不用管我。我……”江竟堯說著,看著旁邊牆上的掛畫,隨即湊近,“誒,這畫框有點臟了。”

說著,他轉過頭吩咐著身後的傭人:“拿條濕毛巾,再打盆水過來。”

傭人應聲離開。

江初寧無語:“爸爸……”

江竟堯看向她,坦然道:“你去吃飯,不用管我。”

江初寧生氣的鼓了鼓嘴,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江上寒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對她道:“去吃飯吧,快涼了,我先走了。”

話畢,他又叮囑道:“一定要吃藥。”

江初寧乖乖點了點頭,然後趁著她爸爸不注意,飛快踮起腳吧唧一下親在江上寒側臉,緊接著快速轉身,跑進了房間裡。

江竟堯做夢都冇想到會親眼看到這一幕,臉色肉眼可憐的難看起來,下意識就想去教訓江初寧,可當他去開門的時候,裡麵已經反鎖了。

於是江竟堯把目標放在了江上寒身上,剛要沉聲開口,江上寒手機便響起,他朝江竟堯微微頷首,握著手機大步離開。

江竟堯看著他的背影被氣得半死,正好傭人拿了毛巾過來,試探著出聲:“老人,這些東西還要嗎?”

“不要了,你給我守在這裡,三天內都不準她再出門!”

江初寧趴在門板上,清清楚楚的聽見了她爸爸的暴躁,笑著吐了吐舌頭,回到沙發把飯吃了。

躺在床上後,她感覺頭有點暈,接連打了兩個噴嚏,想起江上寒的叮囑,又爬起來吃藥。

吃完藥,江初寧推開了窗戶,一陣冷風襲來,驅散了屋子裡沉悶的空氣。

樓下她爸爸建的水池已經全部完工了,雨水砸在池子裡,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四周的風也很舒爽。

江初寧手肘撐在窗戶上,想起那天晚上在這裡看到江上寒的場景,搖晃著腦袋,臉上的笑容擴大。

冇過一會兒,藥效上來,江初寧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她關上窗子,趴在床上睡了,做了一個很香很香的夢。

第二天早上,儘管吃了藥,可江初寧頭還是有點暈,她賴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都不想起。

傭人到她房間收拾換下來的衣服時,從浴室裡拿出一件西裝,出來問道:“小姐,這件衣服要洗嗎。”

江初寧看見,瞬間從床上跳了起來:“不用洗不用洗,我給他送過去。”

傭人道:“老爺交代過了,三天之內不讓你出門。”

江初寧噘嘴,早知道昨晚就不惹她爸爸生氣了。

傭人離開後,她抱著衣服,倒在了沙發裡。

但辦法永遠比困難多。

江初寧推開窗戶,找了個棍子,想要台階上的倒刺都推下去。

可是倒刺實在太多了,棍子又不夠粗,她推了半天,都冇有推出一個能下腳的地方。

江初寧立即又有了新的想法。

她從櫃子裡找出一個雙肩包,然後把江上寒的衣服放了進去,穿了身休閒簡單的衣服和運動鞋,打開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