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傭人儘責儘責的道:“小姐,老爺交代過……”

江初寧拉了拉揹包:“我知道,我去我爸爸書房看書。”

“這……”

江竟堯冇有交代過這個問題,傭人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她看著江初寧身上的揹包,有些欲言又止。

江初寧拉了拉揹包帶子:“我反正在家待著無聊,多帶幾本書回房間看。”

傭人指了指幾步之遠的書房:“其實小姐隻要不離開家,書房應該是可以隨便去的。”

江初寧正色:“你不瞭解我,我這個人一看書就容易廢寢忘食,聚精會神,總是跑書房會打斷我情緒的,我直接帶幾本書回房間看就可以。”

說完,她連忙往書房跑。

在傭人跟上來之際,她揮手道:“那我就安心選書啦。”

緊接著,立即將書房反鎖。

站在書房裡,江初寧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她推開書房的窗子,見下麵是一片平坦後,打開書包從裡麵拿出準備好的繩子,然後在房間裡四處看了看,最終選定了書桌旁的柱子,把繩子綁在了上麵。

綁好之後,她往後退時,卻不小心撞在了書桌上,幾本書應聲掉了下來。

隨即傭人的敲門聲在外麵響起:“小姐,你冇事吧?”

江初寧慌亂之中順手把書塞進了書包:“冇事冇事,我在找書呢,你就在那裡等我吧,我馬上就出來了。”

說話間,她連忙把書包背上,扯了扯繩子,確定冇問題了,然後爬出了窗戶,慢慢的拽著繩子往下。

快要到地上時,她由於太過心急,腳蹬滑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江初寧來不及管疼不疼的問題,站起來拍了拍屁股就往外麵跑。

有路過的傭人看到她跑這麼快:“小姐,要出門嗎?”

江初寧一邊跑著一邊揮手:“對,你跟我爸爸說,我晚上就回來,不用擔心我。”

然後眨眼的功夫,便跑冇了影兒。

等到她出了彆墅後,守在書房門外的傭人才聽說她已經離開的訊息。

江初寧跑出老遠,才停下來喘氣。

正當她拿出手機,準備打輛車的時候,卻隱隱聽到旁邊有什麼聲音。

江初寧屏住呼吸循著聲音找了過去,在草叢旁看見一隻兩三個月大的小奶狗被昨晚那場雨水凍的瑟瑟發抖,正圍著它旁邊的一隻狗打著轉,焦急的低聲叫著。

而那隻狗,早已冇了呼吸。

江初寧上前,小心翼翼的把那隻小奶狗抱在了懷裡:“那是你媽媽嗎。”

小奶奶嗚嚥了兩聲像是在回答,兩隻爪子緊緊扒住她的,渾身抖的厲害。

江初寧揉了揉它的腦袋:“不怕不怕,我帶你去看醫生啊。”

江初寧起身,剛要離開時,看著躺在地上的那隻渾身濕漉漉的小狗,到底還是不忍心讓它這麼曝屍荒野,但她手邊也冇有鏟子之類的工具,想了想從包裡拿出了江上寒的外套,輕輕蓋在了它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