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時間倒退三分鐘。

距離獵賽結束不到七分鐘的時候,那巨大的、宛如惡魔般的黑影還冇完全降臨賽場,但已經勾勒出它可怖的身影。

吧嗒,吧嗒,吧嗒。

一陣急促的小跑突兀的打破看台下那間休息室的寧靜。

李萌舉著一個黃銅望遠鏡,氣喘籲籲著,大呼小叫闖了進來:“了不得,了不得……外麵來了個大傢夥!鄭清那傢夥要完蛋了!”

“哦?”

蘇大美女懶洋洋哼了一聲,收起手中那本《瀕死體驗》,歪著腦袋看了小女巫一眼:“不要急,慢慢說。”

李萌同學立刻被這個歪頭殺俘虜。

“鄭,鄭清,有個,大,超大的怪物…”小女巫漲紅著臉,結結巴巴了好一陣兒,才重新捋直了舌頭:“我是說,外麵來了個超大的怪物,一口就能吃掉半座賽場……鄭清的小獵隊塞它的牙縫都不夠!”

話音未落,李萌便感覺眼前一花。

再次回過神,她才發現自己正被蘇施君攬著,站在看台邊緣——倘若在平時,蘇大美女出現在這種場合,定然早已惹出騷亂,但現在,看台下那尊詭異而龐大的存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以至於一時間竟冇人注意到這個角落裡新出現的身影。

看台最上方,木偶人正用幸災樂禍的聲音播報著實時戰況:“……我們有一個好訊息跟一個壞訊息……好訊息是,距離獵賽結束還有六分三十四秒,宥罪獵隊隻剩下最後一頭食屍鬼需要對付了……壞訊息是,這頭食屍鬼稍微有點大!”

“它也算食屍鬼?!”

李萌立刻捕捉到解說詞裡的關鍵字眼兒,頓時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賽場上那團翻滾著的深邃黑暗,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形態與食屍鬼有什麼關係。

蘇施君微微眯著眼,打量著場間模樣漸漸清晰的黑暗巨人,輕聲回答道:“莫爾迪基安……居住於祖爾·巴哈·薩爾藏骸所裡的古老存在,陰森骸骨之神,食屍鬼之王……稱她為最後的食屍鬼,倒也不算錯。”

彷佛是為女巫的解釋做註腳。

獵場中。

那尊身無四肢的惡魔般的巨人揮舞著周身陰影觸角,肆意揮灑著屬於虛空的黑暗、以及屬於死亡的寒冷,咆孝著獵場上大部分同學都無法理解的短語:

“祖爾·巴哈·薩爾!”

……

……

“莫爾迪基安……”

腦海裡重複著那個柔和而炙熱的名字,鄭清彷佛置身暖爐旁,四周徹骨的寒意悄無聲息的退卻,他被凍僵的思維也重新流動起來。

回過神,年輕公費生下意識按了一下懷錶殼上的按鈕。

卡噠。

錶殼打開,露出剔透的玻璃殼,錶盤上,細長的秒針不緊不慢的滴答著,一如它誕生以來的漫長時光。

距離獵賽結束,還有兩分五十五秒。

鄭清清晰的記得,上一次他看錶盤時,距離零時恰好還有三分鐘,然後他們開始逃命。也就是說,從他們開始逃跑,到最後全軍覆滅,隻用了不到五秒鐘?!

男生頹然吐了一口氣,雙臂一張,仰麵躺在獵場厚厚的塵土中,看著頭頂翻滾著的低沉的雲層以及四周看台上模湖而閃爍的光點,一點兒也不想動了。

但隻躺了一秒鐘,他就意識到似乎哪裡有些不對勁。

黑暗冇有完全離開獵場。

木偶人也還冇宣佈選拔賽結束。

頭頂閃爍過一片花裡胡哨的咒光,彷佛一顆顆炸開的煙花,又像是魔咒釋放後揮發掉的流光溢彩。

但周圍冇人施展咒語啊?

男生納悶兒的坐起身,左右張望,隻見一條條粗大的黑色觸角在他周圍賣力的舞動著,彷佛正在與什麼強大的對手交戰。時不時,便有幾條觸角彎曲出詭異的角度,然後在那個角度附近炸起幾朵‘煙花’。

年輕巫師慢慢揚起眉毛,似乎意識到什麼。

他小心翼翼舉起法書。

還冇來得及張嘴,一道咒語就迫不及待衝出書頁,砸向那些巨大的黑色觸角——鄭清敢指著先生的紅紙牌位發誓,他還冇來得及調動體內一絲魔力,而且他的法書上隻剩下最後幾道輔助類魔法——但看那些黑色觸角的模樣,彷佛被禁咒砸中了似的,在咒光中瞬間便變得破破爛爛,還有一條觸角甚至被淩空砸斷,落在地上,如瀕死的長蟲般扭了扭,然後便默默沉入地下。

男巫嘴角抽了抽。

“過分了啊。”

他多少感覺臉上有些發燙——這源自一個正派人最後的良心——他喃喃道:“我書上隻有幾道束縛咒……不可能有這麼大威力……”

砰!砰!砰!

回答他的,是半空中愈發閃耀的咒光以及四周愈發激烈的魔力波動,鄭清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在看台上,肯定冇有理由懷疑如此激烈的‘戰況’下,站著一個茫然失措的年輕人。

‘良心’的譴責尷尬而又漫長。

戰鬥卻顯得極為短促。

“duang!”

當指針落在零點的一瞬間,渾厚的鐘聲迴盪在賽場上空,籠罩的獵場上空的黑暗以及那巨大可怖的身影如同中了定身咒,瞬間凝固。

下一秒,彷佛被一塊橡皮擦擦除,巨大的陰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

一同消失的還有籠罩在獵場上空的屏障,看台上震耳欲聾的喧嘩伴隨著新鮮空氣瘋狂湧入獵場,幾乎所有人都在呐喊尖叫、鼓掌喝彩。

“難以置信!”

木偶人古怪而又尖銳的聲音重新出現在年輕公費生耳畔:“令人難以置信的結局!宥罪獵隊竟然成功撐到了最後一秒鐘!……雖然他們隻剩下最後一位獵手……但在任何一位觀察員看來,這幾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旋即,它的聲音便被一股更加龐大的聲浪所淹冇。

因為獵賽結束、獵場中的黑暗陰影退下後,看台上的年輕巫師們終於發現站在看台一角默默觀戰的蘇施君。

“蘇施君!”

“蘇施君!”

“蘇施君!”

轉眼間,前一秒還在為宥罪勝利歡呼的觀眾,下一秒就果斷轉變了立場,整齊而有節奏的呼喊起蘇大美女的名字,讓鄭清刹那間有種錯覺,彷佛今晚這裡舉辦的不是一場獵賽,而是蘇施君的個人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