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大祭司官職更高,就連易將軍也得聽大祭司的,所以獄卒隻好把徐少蘭給放了。

徐少蘭被放下來那一瞬,整個人無力的跌倒在地,披頭散髮,狼狽萬分。

洛嬈將她扶起來,碰到她的胳膊都疼的她一抽,整個人神情更是恍惚,就像是被抽走了魂魄一般。

渾渾噩噩。

眼神渾濁不清,彷彿已經失去了理智。

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洛嬈靜靜的跟在她身後,看著她那樣子,讓她莫名感到揪心。

或許對徐少蘭而言,打擊最大的不是受刑,而是她最愛的人,親手送她來受刑,讓她死。

一直走出官府大門,寒風呼嘯,猛地吹倒了徐少蘭。

洛嬈上前扶她,她卻趴在地上渾身抽搐了起來。

哭的發不出聲音。

那抽搐的身體,卻有一種心都裂開的悲痛。

就這樣哭著哭著,徐少蘭整個人暈了過去。

“溪辰。”

溪辰上前將徐少蘭抱上了馬車。

立刻帶著徐少蘭回了大祭司府。

徐少蘭被送進房間,洛嬈給她處理完傷口,便讓人去煎藥,準備了些清粥。

醒來時,徐少蘭已經冷靜下來,十分憔悴的開口:“多謝大祭司,又救了我一命。”

洛嬈歎息道:“昨夜已經將結果告訴你,你卻還是回去了。”

“一個心裡根本冇有你的男人,何必糾纏,折磨自己呢。”

徐少蘭頓時紅了眼眶,哽嚥著開口:“不甘心啊......”

“二十多年,他冇有一日從我的心裡離開過。”

“我想著,這麼多年夫妻,總有幾分真情。”

說著,徐少蘭絕望的閉上了眼,眼淚從眼角滑落。

聽著徐少蘭的話,洛嬈彷彿也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一絲不甘心。

可是為什麼這樣的感覺那麼真切。

她胸口一陣悶痛。

忍不住按住了胸口。

那絲愛而不得的不甘心,為什麼她會有如此熟悉的感覺。

彷彿......她也曾經經曆過一般。

她呼吸都重了幾分。

緩了好一會才恢複。

“易嘯天為何突然將你送進大牢。”

徐少蘭緩緩開口:“昨夜徐少晴受傷了。”

“他認為是我害的。”

“他說,他對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致。”

說著說著,徐少蘭苦澀一笑。

抬手擦掉了眼淚。

洛嬈聽到這話微微一驚。

人是溪辰打傷的,易嘯天卻怪在徐少蘭身上。

這樣說來,倒是她連累了徐少蘭。

“那你現在還會不甘心嗎?”

“他已經做到了這個地步,徐少晴磕了碰了,都怪在你身上,徐少晴若想要你命,輕而易舉。”

“躲過這一次,也還有千千萬萬次。”

“今後你的性命就被人隨意拿捏在手了。”

徐少蘭吸了吸鼻子,止住了眼淚。

“怪我昨天冇聽大祭司的忠告。”

“還帶著一絲希望回府。”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不能真把性命交代在將軍府。”

徐少蘭撐著身體坐起來,“大祭司可否給我一張紙。”

洛嬈拿了張紙給她。

徐少蘭看著手腕上纏著的紗布,手指狠狠的掐住了傷口,於是鮮血滲了出來,染紅了紗布。

徐少蘭疼的眉頭緊鎖,卻強忍著疼痛,沾著傷口的血,緩緩寫下了一封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