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

侯家勁不怒反笑。

“唐國雄,那我就讓手底下的人,好好伺候伺候你,不過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改變主意,再要了你的小命!是去是留,你自己決定!”

都到這時候了,侯家勁還在裝腔作勢的威脅呢?

唐國雄也笑了,就像是在吩咐下人似的:“小猴子,去,在大廚給我做好飯菜之前,你先去給我端一盆洗腳水,幾天冇洗腳了,臭的要死!”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心說今天的侯爺,好像很不正常,該不會真就乖乖的去端洗腳水吧?

“滾你妹的!”

侯家勁罵了一句,便揚長而去。

他可以不殺唐國雄,也可以讓人伺候唐國雄,但他絕對不會對唐國雄唯命是從。

把他當什麼了?

他可是堂堂孔雀大明王的兒子!

半小時後,侯家勁來到孔雀大明王的住處。

“爸,羅傑那小子認了個大哥,有兩下子,把羅傑兩腿……廢掉了,還重傷了趙信!”

孔雀大明王侯宗橋,正站在池塘邊上,喂著裡麵的金魚。

“我都知道了!”

侯宗橋看似冇什麼反應,卻有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侯朋是他的親孫子,雙腿被廢,且永遠都無法恢複,身為爺爺,他能不惱怒麼?

隻是,在地下世界稱王稱霸了大半輩子,他已經能夠做到不喜怒於行色。

“爸,羅傑的大哥,還公然跟你宣戰!”侯家勁又說道。

“嗯!”

侯宗橋依舊隻是點點頭,等他喂完金魚,才說道:“在你來的路上,我已經派人調查過了,那個小子叫林寒,來自江東,以前還是個吃軟飯的,冇什麼背景。忽然變得這麼生猛,或許是有了什麼機遇吧,隻不過他單槍匹馬的來到金陵,想在金陵地下世界攪動風雲,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

“再過幾天,就是你八十歲的壽誕了,我覺得不能被這小子搗亂,所以是不是應該在壽誕開始之前,就結束這場鬨劇?”侯家勁請示道。

“哼!他一個無名小卒,也配跟我孔雀大明王一戰麼?家勁啊,難道你冇發現,今天的我,身邊少了點兒什麼嗎?”侯宗橋露出一抹玩味兒的冷笑。

侯家勁撓撓頭,左看右看,恍然大悟:“古叔叔不見了,平常隻要你在這邊喂金魚,他都會幫你端著魚食!”

“這個時候,阿古已經到半路上了吧!”

侯宗橋眼裡一片死寂。

“那小子以為重傷了趙信,就可以在我麵前撒野了?趙信?那不過是我座下,眾多戰將之一罷了,阿古纔是我的底牌!”

“原來爸提前讓古叔叔行動了,有古叔叔出手,那小子死定了。不過,他廢掉了侯朋,待會兒我得給古叔叔打個電話,給那小子留一口氣,再帶回來讓我出出氣!”侯家勁滿眼陰鷙。

從小到大,他隻見古叔叔出過一次手,便震驚了整個大夏國地下世界,包括金陵的所有修武家族。

在他看來,古叔叔簡直就是金陵五強家族家主之外,最強的一個了。

“對了,不知為何,孔家派人前來要請柬,想參加你的壽宴!”侯家勁說道。

“哦?是麼?”侯宗橋微微皺眉,最近奇怪的事情,好像接二連三。

“嗯,為了表示咱們侯家的誠意,所以我答應孔家,你會親自寫一封請柬,再送去孔家!”侯家勁說著,讓傭人拿來了筆墨。

“或許這麼多年,是我太過自謙了吧。冇了無能勝明王,我便是金陵地下世界的唯一統治者,早就進入金陵五強家族的視線。按理來說,確實應該邀請他們,畢竟我跟他們的差距,已經微乎其微了!”侯宗橋似乎有些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