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秦玉如此固執,二人也不再多言,隻是眼神裡帶著幾分悲憫。

對於秦玉來說,這株何首烏無比重要,若是得到,秦玉便有十足的把握衝擊築基期。

一旦踏入了築基期,秦玉根本不會懼怕什麼狗屁柳家。

“恭喜秦先生以十個億的價格,拍下何首烏一株!”台上的主持人有些興奮地大喊道。

這是拍賣會的壓軸,所以成交以後,拍賣也算是結束了。

眾人開始四散而去,秦玉和顏若雪也起身往後台的方向走去。

途徑柳世輝身邊的時候,柳世輝忽然冷冷的說道:“小子,你膽子夠大,在南城還冇人敢得罪我們柳家。”

“是嗎,作為第一個,我很榮幸。”秦玉不卑不亢的說道。

柳世輝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希望你不要後悔。”

秦玉冇有再搭理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很快,秦玉和顏若雪便來到了後台。

“你等我一下。”顏若雪拉住了秦玉。

說完,她跑到一邊撥通了顏永修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顏永修便笑道:“若雪,怎麼忽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爸,趕緊給我卡裡轉十個億。”顏若雪說道。

那頭的顏永修一愣,有幾分無奈的說道:“怎麼忽然要這麼多錢?有什麼事嗎?”

“恩,有重要的事,趕緊轉過來啊。”說完,顏若雪便匆匆扣掉了電話。

秦玉看的目瞪口呆。

十個億在顏若雪的嘴裡,聽起來就好像十塊錢一樣簡單

不一會兒,顏永修便把錢打到了顏若雪的賬戶裡。

“走吧。”顏若雪眨眼道。

秦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但顏若雪的恩情,秦玉恐怕是還不完了。

辦理完手續以後,兩個人便拿著拍賣品走了出來。

“咦,這玉佩不是送給我的嗎?”顏若雪眨眼道。

秦玉神秘兮兮的說道:“暫時還不能給你,我得簡單的處理一下。”

顏若雪聞言,說道:“哦,那你可得快一點。”

“啊?為什麼?”

“冇什麼。”

“”

拍賣會畢竟不是天天召開,所以地點相對而言比較偏僻,四周長滿了叢林。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來自四周撲麵而來的靈氣,不由得有些興奮。

“南城還真是個好地方啊。”秦玉舉起雙手,怡然自得。

“是呢。”顏若雪看著秦玉的側臉,笑著說道。

“等以後我們老了,來南城買一套房子。”秦玉開玩笑似的說道。

“好啊,那你可得好好努力哦。”顏若雪一邊發動車,一邊說道。

“一定!”

此時,柳世輝正坐在一輛車裡,冷冷的看著顏若雪的方向。

“京都的牌子,柳少爺,看來這兩個人是從京都來的,我們是不是得謹慎一點”老仆皺眉道。

柳世輝冷著臉說道:“京都來的又如何,我把她們宰了,誰能找到我的頭上!”

“這株何首烏,我一定要得到!”柳世輝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車座上。

老仆見狀,不再多言。

他很清楚柳世輝的性格,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無法改變。

秦玉和顏若雪慢悠悠的開著車,海風吹過,頗為愜意。

就在這時候,前麵忽然出現了三輛車,堵住了二人的去路。

秦玉眉頭一皺,剛要說話,這時卻發現身後也有一輛車緩緩地開了過來。

“肯定是那柳世輝。”秦玉眯著眼睛說道。

隨後,秦玉看向了顏若雪,叮囑道:“你在車上等我,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下車,明白嗎?”

“恩恩,我知道啦,相信你!”顏若雪握著小粉拳說道。

秦玉從車上走了下來。

他站在車前,靜靜地等候著柳世輝的到來。

很快,柳世輝的車便停在了秦玉的麵前。

“小子,我早就說過,你會後悔的。”柳世輝帶著老仆,從車上走了下來。

秦玉笑道:“我後悔了嗎?你從哪兒看出來我後悔了?”

“牙尖嘴利的小子。”柳世輝冷聲說道。

“我現在給你個機會,把何首烏還給我,再自斷雙腿,我可以饒你不死。”柳世輝冷聲說道。

秦玉眯著眼睛道:“柳家還真是霸道,我花錢買的,憑什麼要給你?”

柳世輝大怒道:“我看上的東西就是我的!彆給臉不要臉!”

“給臉不要臉的是你。”秦玉臉色冰冷,氣息迅速提升到了極致。

“柳少爺,還是讓老仆來收拾他吧。”這時,柳世輝身邊的老仆說道。

柳世輝點上了一支菸,冷冷的說道:“既然他不知死活,那就宰了他。”

“是,少爺。”老仆點了點頭。

他慢慢地走到了秦玉的麵前,陰惻惻的笑道:“小子,我知道你有點身手,但你那點本事,在我麵前可不夠看。”

“你廢話可真多。”秦玉冷聲說道。

“要打就快點,我還要回去睡覺。”

老仆哈哈大笑道:“真是無知者無畏,好那我就讓你這條臭蟲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