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遠處,秦玉的神識僵在了二十三步。

他艱難的踏出步伐,似乎想要走出第二十四步……

但很可惜,無論秦玉怎麼努力,都無法踏出第二十四步。

“看來二十三步便是極限了。”秦玉感歎道。

不遠處的閣主忍不住說道:“正常人在這個境界,彆說二十三步,就算三步都難,你彆不知足了。”

秦玉苦笑了一聲,感歎道:“是啊,我也該知足了。”

言罷,他的神識飛回了本體之內,眼睛也唰的一下睜了開來。

“這赤火葉帶來的提升,還真是不俗啊。”項丹青說道。

秦玉點頭道:“恩,我也隻是偶然所得。”

“接下來是不是該試著渡天劫了。”閣主問道。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對,我不想再耽誤時間了。”

“就在這裡吧,我們二人為你護法。”項丹青說道。

秦玉苦笑道:“還是算了,要是在這裡,恐怕要把你的化龍穀給毀了。”

“冇那麼誇張。”項丹青擺手道。

秦玉搖頭道:“這還真不是誇張,前輩,您還是再幫我重新找一個地方吧。”

項丹青見狀,也不再堅持。

他帶著秦玉走出了化龍穀,打算另外找一個地方。

經過秦玉的提醒,項丹青帶著秦玉來到了一個距離藥田極遠的地方。

這裡同樣是一片山穀,景色宜人,周圍更是寂靜無聲。

“就在這裡吧。”秦玉答應了一聲。

雖說秦玉的丹田已經恢複,但他的心底卻隱隱有幾分擔憂。

上一次的天劫還曆曆在目。

那等規模,是秦玉從未見過的。

“麻煩二人前輩離我遠一點。”秦玉欠身。

說完,他便盤腿坐了下來,開始了第二次的武聖天劫!

一絲絲的神識,再次向著丹田內湧去。

而丹田中的金丹,也在這一刻迎向了神識。

伴隨著二者的融合,武聖天劫,再次降臨!

大片大片的烏雲壓在頭頂,極強的壓迫感,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黑雲壓城城欲摧啊。”望著這天空中密佈的烏雲,項丹青不禁感歎。

“哢嚓!”

就在這時,一道天劫應聲降落,砸在了秦玉的肉身之上!

看到如此的天劫,項丹青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怪不得這小子讓我們離他遠點,這等天劫,還真會把我的化龍穀給毀了!”項丹青驚聲說道。

“這隻是第一道天劫,接下來的天劫恐怕更加恐怖,我們還是躲遠一點吧。”

二人向後爆射,隔著遙遠的距離望著秦玉。

金丹恢複後的秦玉,無需再去控製那神識。

他所有的精力,都用來迎接天劫,比起上次,這一次顯然要輕鬆得多。

前三道天劫,秦玉輕鬆的應對了過去。

一眨眼,便是第四道天劫了。

“哢嚓!”

那道擊潰秦玉的天雷,在烏雲之中凝聚。

這一次花費的時間,似乎更短了一些。

秦玉站了起來,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打碎,露出了結實的肌肉。

“來吧,這一次我可不會輕易被擊敗了。”秦玉冷冷的說道。

天劫似乎被激怒了一般,伴隨著一聲巨響,這天劫向著秦玉狠狠地砸來!

和上次一樣,所觸碰之物,瞬間化為飛灰!

巨石、河流,更是在刹那之間被蒸乾!

秦玉凝望著這天劫,他渾身爆發金芒,眼神中更是寫滿了堅毅!

那天劫以極快的速度向著秦玉墜落而來,哧啦哧啦的聲音,無形中增強了壓迫感!

“來吧!”

就在天劫即將墜落之時,秦玉一聲怒吼,他身子騰空而起,金芒在這一刻爆發到了極致!

“轟!”

金色與藍色刹那間撞在了一起!兩股力量形成了強烈的對衝!

周圍的山石瞬間被震碎,那一道道浩瀚的力量,在向著四周急速的擴散!

“不好!趕緊逃!”項丹青暗道一聲不妙,拉著閣主轉身便走!

這兩道力量形成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橫掃而去!

即便秦玉特意挑了一個距離化龍穀很遠的地方,可化龍穀還是未能免於倖免!直接被這力量摧毀,藥田裡那鬱鬱蔥蔥的藥草,更是直接枯萎!

“我的藥田!”項丹青頓時瞪大了眼睛。

“行了,跟我回藥神閣,我賠你便是。”閣主蹙眉道。

那兩股力量還在對抗,秦玉身上青筋鼓起,他所有的金芒凝聚於拳頭之上,隨後一聲怒吼,金芒瞬間暴漲,居然直接衝散了那藍色的天劫!

秦玉墜落在地,意氣風發,他抬頭望著天空,冷聲說道:“還有四道,來吧!”

或許是秦玉狂妄的話語,激怒了上天,那烏雲變得更加厚重了。

一道道天劫在烏雲之中醞釀著,像是嬌羞的婆娘探出腳腕一般,一絲雷電之力,從那烏雲中泄露而出。

但這一絲雷電卻遲遲冇有降落而下,而是藏在烏雲之中遲遲冇有落下。

“怎麼,你還在等什麼!”秦玉指著烏雲大喝道。

話音未落,這雷電“嗖”的一下便砸了下來!

那速度快到極致,秦玉甚至還冇有看清,便直接被拍在了地上!

“這是什麼鬼”秦玉剛要起身,那雷電居然直接在秦玉的身上炸了開來!

刹那之間,秦玉血肉橫飛,肉身崩碎!

“這尼瑪搞我呢?”秦玉忍不住破口大罵。

還不等肉身重組,剩下三道居然在同一時間降落而下!

“我去三道天劫一起來?!”秦玉臉色不禁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