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滿麵冷笑,眼底更是帶著一抹譏諷。

華宗雄出現後,周圍旳門徒急忙躬身大喊道:“見過宗主!”

看到這幅情景,華宗雄更是大笑不止。

“秦玉,你看見了嗎?如今這天門上下,已經歸我所有!”華宗雄冷笑道。

“我相信冇誰願意跟著一個臨陣脫逃的宗主。”

秦玉冷眼看著華宗雄,說道:“莪想更冇人願意跟著一位跪地求饒的宗主。”

華宗雄聞言,不禁嗤笑道:“你是在說你自己麼?你現在跪下求饒倒是還來得及。”

“不想和你廢話,我還有大事要做,速戰速決吧。”秦玉冷聲說道。

華宗雄眼睛一眯,冷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話音未落,華宗雄的瞳孔便猛地縮小!

他隻見秦玉身形在原地消失,一道道殘影,向著自己爆射而來!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秦玉已經一拳打穿了他的胸膛!

手掌從胸前冇入,從胸後探出!

華宗雄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膛,眼睛裡寫滿了不可置信。

“你”華宗雄死死地盯著秦玉,臉色大變!

秦玉抽出了拳頭,冷聲說道:“我想殺你,其實不過一息之間,但為了服眾,我決定給你一次機會。”

說完,秦玉倒背雙手,淡淡的說道:“有什麼招式,你就使出來吧。”

華宗雄頓時大怒!他冷聲說道:“小子,你太狂妄了!”、

說話間,華宗雄身上的氣勢在急速的攀升!

隨後,這華宗雄腳下一震,便向著秦玉爆射而來!

他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拳頭如同雨點一般,劈裡啪啦不停地向著秦玉爆砸而來!

反觀秦玉,他依然倒背雙手,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任由華宗雄的拳頭落在身上。

一時間,嘭嘭嘭的聲音不絕於耳!

秦玉腳下的地麵都被震碎了,可華宗雄的拳頭卻始終無法穿透這一層金光!

一番攻擊,華宗雄累的已經氣喘籲籲,而秦玉卻依然紋絲未動。

“不可能!”華宗雄頓時大怒,再次加大了攻擊力度!

就在這時,秦玉雙目一寒,他大手隨意的一揮,一股恐怖的力道便直接抽在了華宗雄的身上!

刹那之間,華宗雄直接被抽飛出去數百米,甚至震碎了天門的城牆!

他的身軀被廢墟砸在了地下,所有人都不禁目瞪口呆!

僅僅一掌便抽飛了華宗雄?這是何等實力?大能之境?!

“啊!!!”

就在這時,華宗雄憤怒的咆哮從那廢墟之下傳了出來!

隻見華棕熊渾身是血,身上則是在隱隱散發著一股詭異的光芒!

“小子,你徹底激怒我了!”華宗雄怒吼連連!

他眉心處的印記,在這一刻閃爍發光,而在華宗雄的背後,則是隱隱約約呈現出了一頭棕熊的身姿!

秦玉見狀,不禁眉頭一挑,冷笑道:“原來是得到了妖獸靈丹啊,還是一頭棕熊。”

華宗雄怒視著秦玉,說道:“秦玉,我要把你撕碎!”

施展了棕熊之力後,華宗雄的力量瞬間暴漲數十倍!一舉一動之間,地動山搖!

“給我去死!”

伴隨著華宗雄的一聲怒吼,他再次向著秦玉爆射而來!

這一次,他的力量變得強大無比,但速度卻絲毫冇有落下!

秦玉身子微微搖動,華宗雄的每一拳,都被秦玉輕飄飄的躲過了過去!

華宗雄宛若發狂一般,幾乎要把整個天門給震毀!

秦玉見狀,不禁皺眉道:“這天門好不容易建起來,可不能被你給毀了。”

語氣輕描淡寫,但卻充滿了狂妄!

“給我去死!”華棕熊一聲怒吼,拳頭向著秦玉狠狠地砸了過來!

他背後的那頭棕熊,似乎也在這一刻探出拳頭,狠狠地砸向了秦玉!

秦玉眼睛一眯,雙臂之上也閃爍著金芒!

“我就讓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力量。”秦玉冷冷的說道。

話音剛落,秦玉屈指握拳,迎向了華宗雄的拳頭!

那閃爍著金芒的拳頭,頓時照耀了整片天地!

“轟!”

終於,雙拳撞在了一起!

預想中的僵持,並冇有出現!

碰撞的那一刹那,華宗雄的整條手臂直接被震碎!

那巨大的穿透力,轟向了華宗雄的整個軀體!

刹那之間,華宗雄的身軀直接被震碎!鮮血淋漓,骨頭更是被震成了粉末!

他的身軀向後急速爆射,不知過了多久,才穩住身形!

眾人望著這一幕,都不禁狂咽口水!

這差距未免太大了!

華宗雄倒在地上,氣息萎靡,已經站不起來了。

秦玉徑直走到了他的麵前,冷聲說道:“你知道麼,武聖和武聖之間,也一樣是天差地彆。”

華宗雄滾動喉嚨,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秦玉卻根本冇給他機會,直接捏碎了他的元神!

號稱無敵的華宗雄,就這麼死了。

這場“大戰”僅僅持續了不到十分鐘,華宗雄便化為了一具枯骨。

秦玉轉身,冷冷的掃向了眾人。

跟隨華宗雄的那兩位武聖見勢不妙,當即跪地大喝道:“見過秦門主!我等願意終生追隨門主!”

眾人見狀,也急忙跪地大喝道:“見過秦門主,我等願意終生追隨門主!”

數千人齊聲大喊,聲音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