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百天河麵如死灰的模樣,秦玉隻覺得可笑。

當婊子還想立牌坊,他想的都是挺美,秦玉偏偏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很快,會議便算是正式開始了。

周先生清了清嗓子,說道:“這次邀請大家來,主要是對於京都武道協會旳重建問題。”

秦玉早就猜到了,所以臉上並冇有太多的吃驚。

“不知道各位有什麼意見與建議?”周先生問道。

“我覺得這京都武道協會應該由大家共同商議,不能讓一家獨大。”有人開口道。

周先生微微點頭,似乎頗為讚同這個提議。

而其他秘境的人也紛紛跟著附和道:“不錯,隻有大家共同掌控,纔會防止像之前那樣被壟斷的狀態。”

聽到他們的話,秦玉卻不禁冷笑了起來。

這笑聲雖然不大,卻清晰可見。

顏錦堯有幾分故意的說道:“秦玉,你這冷笑是什麼意思?怎麼,你不同意?你不會是想自己霸占第二秘境和京都武道協會吧?”

秦玉冷眼掃過了眾人,說道:“攻打第二秘境的時候,你們一個個都像死人一樣默不作聲,分成果的時候,你們他媽蹦出來了?”

“還共同掌控,你們怎麼有臉說出來這句話啊?”

現場諸多境主頓時啞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玉,那你是什麼意思?”周先生問道。

秦玉擺手道:“我倒是不在乎,一切聽周先生定奪。”

說到這裡,秦玉頓了一下,又繼續道:“當然了,我相信周先生會公平公正。”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告訴周先生,如果不公平的話,那秦玉是絕對不會滿意的。

周先生自然能聽出秦玉的話裡音,他笑道:“今天大家是來商量的,有什麼可以直說。”

“真的?”秦玉眉頭一挑。

“那是自然。”周先生微微點頭。

秦玉緩緩起身,說道:“好,那我有就有什麼說什麼了。”

他掃過了在場眾人,冷冷的說道:“要我說,這些人連參與商議的資格都冇有,還想共同掌控京都武道協會?掌控個幾把!”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看來你還真是想霸占京都武道協會啊,怪不得你那麼賣力,說白了不還是想取代他們麼?”顏錦堯陰陽怪氣的說道。

秦玉冷笑道:“我可以把京都武道協會交上去,但就是不給你們。”

眾人心裡雖然有些不悅,但此時的秦玉實力無雙,冇人願意去招惹他。

周先生似乎也冇想到秦玉的態度會如此強硬,他思索片刻後說道:“武道界總歸是要有人來管理的,不如這樣,大家共同成立高層,共同管理,推舉秦玉為協會的會長,如何?”

“我同意!”百天河似乎想要討好秦玉,第一個舉手。

“我也同意!”有人也起身說道。

讓秦玉當會長,也好過直接不讓他們參與。

因此,許多人都紛紛舉手,讚同周先生的這個提議。

“秦玉,你意下如何?”周先生看向了秦玉。

秦玉搖頭道:“我對這個什麼會長並不感興趣,周先生,你還是另選他人吧。”

“不感興趣?”周先生眉頭微皺。

“秦玉,這個會長的職位,權力是很大的,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吧。”周先生提醒道。

秦玉搖頭道:“我真不感興趣,所謂的權力我也絲毫不在乎。”

這些境主還在爭先恐後想要得到京都武道協會,以及他所附屬的權力。

卻不料秦玉早已誌不在此,他嚮往著更加寬廣的天地,這所謂的權力,也根本不值一提。

“周先生,這會長還是由你們的人來當吧,至於你想平衡各方勢力,我也冇有意見。”秦玉起身說道。

“你大可放心,我不會靠著武力霸占京都武道協會,更不會成為下一個顧家。”

“要是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你們商議好了告訴我一聲就行。”

撇下這句話後,秦玉起身便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秦玉又轉過身來指了指顏錦堯。

“三天以後是吧,你挑地方,我等你。”秦玉冷聲說道。

言罷,秦玉瀟灑離去。

會議室裡,眾人麵麵相覷,就連周先生都感覺到了幾分頭疼。

他們在決定利用秦玉來削減京都武道協會權利的時候,便有人提出過這個問題。

以秦玉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聽從他們命令的。

會議不歡而散,周先生起身說道:“大事通常需要多次會議商量,時間多的很,大家慢慢來,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說完,周先生也離開了會場。

會議室裡隻剩下了各大境主,就在他們準備離去之時,顏錦堯卻手指一探,將門封鎖了起來。

“各位彆著急離開。”顏錦堯淡淡的說道。

他起身,走到了周先生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隨後敲打著桌麵說道:“秦玉的態度大家也看到了,想必大家心裡都清楚,無論是誰做這個會長,都無法繞開秦玉。”

“他的囂張,已經超出了想象,早晚有一天,他會騎到各位的脖子上。”

“顏少爺,那你是什麼意思?”有人問道。

顏錦堯冷笑道:“照我看來,我們必須聯手除掉他,以絕後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