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眾人的臉色都微微一變。

他們當然也有這個想法,隻是現在的秦玉太強勢了,強勢到讓他們生不起半分與他為敵旳意圖。

更何況他們也不是傻子,這顏錦堯顯然是在利用他們。

“各大秘境各自派出一位武聖,殺他秦玉,根本就不在話下。”顏錦堯敲打著桌麵說道。

“如果你們今天不出手,那麼日後一定會成為秦玉的眼中釘肉中刺,到那時候,可就冇人幫你們了。”

眾人陷入了沉默,似乎頗為糾結。

顏錦堯輕哼了一聲,說道:“我可以向大家保證,如果我坐上了這個會長的位置,會把所有的資源分配給各大秘境,人人有份!”

“第二秘境龐大無比,物產富饒,你們難道甘心讓他秦玉自己霸占麼?”

“顏少爺,你希望我們怎麼做?”百天河急忙起身,屁顛屁顛的說道。

顏錦堯敲打著桌麵,淡淡的說道:“很簡單,大家各自派出一位武聖,聯手除掉秦玉即可。”

“顏少爺,你自己殺不了他秦玉麼?”有境主嗤笑道。

顏錦堯臉色一黑,硬著頭皮說道:“我當然不懼他秦玉!隻要他身邊有幫手罷了,若是一對一的情況下,我殺他如同屠狗切菜!”

“哦,那簡單啊,我們各大境主聯手,攔住他的人,保證讓他們無法幫他秦玉,如何?”有人說道。

顏錦堯臉色頓時更加難看,忍不住在心底暗罵連連。

“對,顏少爺你放心,我們保證讓任何人都無法插手!”其餘人也跟著說道。

此時的顏錦堯,頓時騎虎難下,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好,那就多謝各位幫忙了。”

“顏少爺放心,我們是盟友,幫你是應該的。”有境主笑嗬嗬的說道。

顏錦堯忍不住在心底怒罵道:“等老子殺了秦玉,就把你們這幫蠢貨全都宰了!”

會議結束後,顏錦堯便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走在回家的路上,顏錦堯心裡愈發的不安。

不知為何,向來自信無比的顏錦堯,這一刻卻有些害怕。

這種害怕的感覺,讓顏錦堯極為不爽。

“希望天血虹的秘術能有用吧。”顏錦堯低聲說道。

“看來顏少爺很冇自信啊。”

就在這時,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在顏錦堯的耳邊響起。

轉身望去,隻見一團黑色的霧氣,在慢慢地凝聚。

那團霧氣很快凝聚成人形,站在了顏錦堯的麵前。

“是你?賀騰?”顏錦堯眼睛微微一眯,認出了此人。

賀騰依然隱藏於黑袍之中,他身上那股氣息愈發的滲人。

“顏少爺,普天之下最理解你的人,恐怕非我莫屬了。”賀騰淡淡的說道。

“哦?”顏錦堯眉頭一挑。

賀騰倒背雙手,緩緩地說道:“我很理解你現在的感受,當初我和你一樣,從萬眾矚目的中原第一人,慢慢淪落為了背景板,從最初的信心滿滿,但不但懷疑自己。”

“而這一切的原因,都是秦玉!”賀騰語氣冰冷至極。

顏錦堯輕哼道:“我和你可不一樣,誰是誰的背景板,還不一定。”

“哦?你真是這麼想的嗎?”賀騰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若真是這麼想的,又豈會如此懼怕?”

“你若真是這麼想的,又何必去聯合其他秘境一同出手,斬他秦玉?如果你當真有戰勝秦玉的信心,為什麼不獨占這份榮耀呢?”

顏錦堯依然嘴硬道:“我說了,那是因為秦玉身邊有幫手,僅此而已!”

“嗬嗬,彆自己欺騙自己了。”賀騰冷笑道。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秦玉不會這麼做,他可不想成為天下人的笑柄。”

顏錦堯臉上閃過了一絲慍怒,他握著拳頭,冷冷的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賀騰倒背雙手,淡笑道:“我知道你現在還不甘心承認自己不如他,最初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可很快我就想明白了。”

“隻要他死了,我還是中原第一人!就如同現在的你,隻要他秦玉死了,你顏錦堯還是那個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顏錦堯默不作聲,似乎在忌憚著什麼。

“你想要出師有名,是吧?你不想被人戳著脊梁骨,說你以多欺少,是吧?”賀騰淡淡的說道。

顏錦堯猛然抬頭,他望著賀騰,等待著他的下文。

賀騰繼續道:“所以你纔想著商議眾多秘境的境主,連同他們一起出手殺了秦玉,美名曰是因為秦玉太過霸道,引起了眾怒”

“是。”這一次,顏錦堯乾脆的承認了下來。

以多欺少,就算殺了秦玉,那也必將名聲儘毀。

但眾人一同討伐秦玉,意義就不一樣了。

把秦玉塑造成一個惡人,到那時候在一同出手,不但不會被鄙視,反而會被視為英雄。

可惜的是,各大秘境的境主,根本就不上當。

“你有什麼好的辦法麼?”顏錦堯問道。

賀騰挑了挑眉,說道:“在這裡聊,似乎不太合適吧?”

顏錦堯眉頭微皺,說道:“你隨我回顏家,咱們詳談。”

“哈哈哈,好!”賀騰大笑著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