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聲音極具威嚴,蒼老的氣息更是讓人驚詫不已。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停手,靜靜地看向了那個方向。

“前輩,我等並冇有冒犯之意。”姚夢率先拱手。

她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那大能一口打斷。

“好了,不必多言,聖域開啟在即,我不想在這個時候出現任何意外。”那大能說道。

眾人默不作聲,等候著他的下文。

那大能繼續道:“你們一人摘三朵奇異之花,就此離去吧。”

秦玉聞言,頓時心中暗喜。

雖說這真打起來這雲龍必輸無疑,但在這個節點得罪一位大能之境,並非是明智之舉。

於是,秦玉拱手說道:“多謝前輩成全。”

“主人,這奇異之花怎麼能給他們!”雲龍頓時有幾分著急。

“好了,不必說了,按照我說旳去做吧。”那大能說道。

雲龍咬了咬牙,他一臉不忿的看向了秦玉等人,說道:“算你們幾個運氣好!”

“說不定運氣好的人是你。”秦玉笑著迴應道。

雲龍冷哼了一聲,他不再多言,當即退到了一旁。

秦玉也不在耽誤時間,他快步走向前去,準備摘取奇異之花。

這奇異之花長得都差不多,其上流淌的氣息極為神秘。

據傳奇異之花是一種能夠提供大量靈氣的藥材,並且是諸多天階藥材的主材料。

“三朵奇異之花,至少能讓我煉製三顆天元丹。”秦玉在心底暗道。

有了這三顆天元丹,其餘有希望踏入武聖中期之境。

看著漫山遍野的奇異之花,秦玉心裡卻不禁有些貪婪。

若是能把這些奇異之花全部收入囊中,那帶來的提升,將超乎想象。

“年輕人,彆太貪婪。”那大能似乎瞧出了秦玉的意圖,聲音裡不由得帶了幾分警告意味。

秦玉眼珠子轉了轉,拱手說道:“前輩誤會了,我是一名藥師,所以對奇異之花頗為敏感。”

“你居然還是一位藥師?”那大能的聲音中帶有幾分吃驚。

秦玉心裡一喜。

看來有戲!

於是,秦玉起身,他手掌微微一震,一團紫色的靈火便落在了手心當中。

“不錯,我打算用奇異之花煉製天元丹。”秦玉繼續道。

“天元丹?你能夠煉製出天元丹?”那大能的聲音裡,又多了幾分激動。

秦玉點頭道:“不錯,我用一株奇異之花,至少可以煉製一顆天元丹。”

“此話當真?”那大能的聲音愈發激動。

“千真萬確啊前輩,我怎麼會騙你!”秦玉說道。

這時,雲龍不禁冷聲說道:“主人,你彆被這小子騙了,他就是想多拿幾株奇異之花罷了。”

那大能沉默了片刻,爾後冷聲說道:“如果你當真可以煉製天元丹,我或許可以考慮多給你幾株奇異之花,但是,你也要為我煉製天元丹。”

秦玉連忙說道:“當然冇問題啊!求之不得啊前輩!”

“主人!這小子就是在騙你!”雲龍頓時急了。

那山穀中的大能沉聲說道:“雲龍說的冇錯,誰也不知道你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說的絕對是真的!”秦玉拍著胸脯說道。

“這樣吧,我當場為你煉製天元丹,如果我能煉製成功,你我便合作,如果煉製失敗,你馬上殺了我,如何?”秦玉說道。

那大能沉默了片刻,隨後沉沉的說道:“可以,不過其他人得馬上離開。”

秦玉眉頭微微一皺,他看向了常莽等人,不情願的說道:“前輩,他們都是我的朋友,我保證他們不會生事端,我願意為他們擔保!”

“不必多言,馬上讓他們離開,我不想再說第二遍。”那大能冷冷的說道。

秦玉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但那大能卻爆喝道:“再敢廢話,你們就全給我滾!”

“秦玉,莪們能得到這三株奇異之花,已經很知足了。”姚夢笑道。

“既然前輩不願意讓我們留在這裡,那我們走便是。”

“不錯,秦玉,你自己多加小心。”

秦玉見狀,也隻好微微歎了口氣,點頭道:“好,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儘快離開這裡,把天元丹送給你們。”

“對了,你們可以去藥神閣找閣主,由她煉製天元丹。”

“恩。”眾人點了點頭。

他們分彆采了三朵奇異之花,隨後轉身離開了此地。

等他們都離去以後,雲龍站在了秦玉的麵前。

“小子,彆耽誤時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煉製天元丹。”雲龍語氣有幾分冰冷的說道。

秦玉冇有多言,他心神一動,便取出了藥鼎。

在秦玉的空間神器裡,囤積著大量的藥材,這些藥材足以支撐秦玉煉製天元丹。

“我不敢保證一株奇異之花能煉製幾顆天元丹。”秦玉說道。

“一株奇異之花能夠煉製一顆便足以。”那大能說道。

“我會給你三次機會,如果你失敗三次,就彆怪我無情了。”

秦玉嗯了一聲,他不再多言,當即采下了一株奇異之花,投入了藥鼎當中。

隨後,秦玉手心燃氣紫色靈火,開始煉製奇異之花。

根據秦玉自我推斷,一株奇異之花應該能煉製出一顆天元丹,這漫山遍野的奇異之花,不知道能夠煉製出多少的天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