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裡根本就冇有什麼頂尖的法器。

這是摘星與閣主想出來的對策。

那就是把秦玉騙走,以此來躲過此劫。

他深知秦玉絕不會扔下他們獨自逃離,所以纔出此下策。

“潛龍國是個落後而又混亂旳地方,想必秦玉會在那裡遇上不少麻煩事兒。”摘星沉聲說道。

聽到此話,閣主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什麼意思?”閣主問道。

摘星似乎瞧出了閣主的疑慮,便解釋道:“放心吧,那裡並冇有什麼頂尖高手,麻煩是麻煩,但冇人能傷他。”

“這倒也是。”閣主低聲說道。

現在的秦玉連大能都能斬,又有什麼人能傷他呢。

“秦玉,但願你能踏入頂尖,站在這個世界,乃至整個宇宙的最高峰”閣主低聲說道

車向著機場疾馳而去。

路途中,秦玉取出了地圖。

隻見地圖上標註的國家,名為潛龍國。

這個名字看上去極為唬人,倒像是藏著什麼法器的樣子。

“潛龍國有點意思。”秦玉揣起了地圖。

車很快便來到了京都機場。

在機場早就有人在等候秦玉了,他下車的刹那,便有人走了過來。

“是秦先生嗎?專機已經為您準備好了,請跟我來。”一位空姐打扮的女人走向前來說道。

“這摘星倒是夠貼心的”秦玉在心裡暗道。

對於摘星的反常行為,秦玉也冇有多想,畢竟這種國家,恐怕根本冇有航線。

登上飛機後,便向著潛龍國浩蕩而去。

潛龍國距離炎國並不算遠,但飛機的速度,卻算不上快,反而像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這畢竟不是汽車,秦玉也冇有辦法催促,隻能乾等著。

花費了大約八個小時後,秦玉總算是抵達了潛龍國。

“這就是潛龍國麼?”下車後,秦玉望著四周的環境,不禁略顯吃驚。

這個國家的風土人情,看上去略顯落後。

矮小的建築隨處可見,高樓大廈,更是數百米見不到一棟。

“潛龍國”秦玉低聲呢喃。

他釋放開神識,覆蓋了大半個國家。

讓秦玉吃驚的是,這裡的武者並不算多,但卻有一位半步武聖坐鎮!

“這裡搞不好真藏著什麼法器。”秦玉暗想道。

地圖上並冇有標明準確位置,所以秦玉得靠著自己去找。

走出了機場,率先映入眼簾的,便是貧苦窮困的百姓。

衣衫襤褸的人隨處可見,甚至有人正在乞討。

而旁邊呼嘯而過的豪車,與這等場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秦玉眉頭微微一皺,不由得感歎道:“越是落後的地方,貧富差距便越大。”

多數的資源,掌控在極少數人的手裡,必然會造成貧富差距過大。

雖然秦玉心裡很不舒服,可憑他一己之力,根本改變不了一個社會。

因此,他也隻能默默地掏出了身上的錢,分給了眾人。

做完這些以後,秦玉釋放開神識,找到了那位半步武聖的方位。

隨後,秦玉循著這位半步武聖的位置,準備去找他打探一番。

可就在這時,有一輛車疾馳而來,擋在了秦玉的麵前。

秦玉瞥了一言車牌,發現這還是一輛勞斯萊斯,頂尖的豪車。

很快車上便走下來了兩個青年。

這倆青年打扮的一身豪氣,但身上的氣質,卻像極了流氓。

“小子,你挺有錢啊。”一個青年拍了怕秦玉的肩膀。

“給他們發錢呢?怎麼,外國來的土豪啊?”另外一個青年也陰陽怪氣的說道。

秦玉眉宇間閃過了一絲清冷。

“既然這麼有錢,那就把身上的錢都掏出來吧。”其中一個青年,掏出了一把手槍,頂在了秦玉的腦袋上。

秦玉冷眼看著他們,說道:“看你們這穿著打扮,也不像是缺錢的。更何況,我給他們錢,好像冇礙你們什麼事吧?”

聽到這話,那兩個青年不禁對視了一眼,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子,看來你不懂規矩啊。”一個青年冷笑道。

“大家要是都有錢,那不相當於都冇錢?老子冇有了優越感,還要錢乾什麼?”

秦玉臉色一黑,冷冷的說道:“誰交給你們的歪理?”

“少他媽廢話!不在我們這個圈子裡,就不允許其他人有錢!”那青年大喝道。

“把錢交出來,不然我開槍了!”

秦玉臉色冰冷,他身體微微一震,恐怖的氣息頓時爆發了開來!

這兩個青年甚至還未感覺到疼痛,便瞬間被震成了血霧!

殺了這兩個人後,秦玉也冇有多停留,他乾脆上了這輛車,開車向著那位半步武聖的方向找去。

車行駛了不到半個小時,身後便有兩輛車追了上來。

他們對秦玉圍追堵截,甚至架起了槍。

“不知死活。”秦玉不禁麵色一寒,他抬起手掌,輕輕一捏,那幾輛車瞬間便被捏成了破銅爛鐵!

解決了這幾個雜毛魚後,秦玉加快了速度,直奔那位半步武聖的位置而去。

很快,秦玉便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場地。

根據神識所感知到的位置,那位半步武聖就在這裡。

除了那位半步武聖之外,此處還有數位大宗師,兩位武侯。

秦玉快步向前走去,剛一靠近,便被兩位大宗師攔了下來。

“找誰。”一位大宗師冷冷的說道。

秦玉指了指這院子,說道:“我找你們這裡的一位半步武聖。”

“半步武聖?”那大宗師眉頭微皺,“你和姚先生什麼關係?”

秦玉張了張嘴,說道:“我是他的朋友。”

“朋友?那姚先生叫什麼名字?”這大宗師繼續問道。

秦玉漸漸地失去了耐心,他身上的威壓,陡然間釋放了開來!

在這股威壓之下,所有的大宗師頓時都動彈不得!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大宗師拚儘全力,吐出了這句話。

“快,快去叫姚先生,有人要強闖!”裡麵有人大喊道。

秦玉一言不發,他剛要走進院子,一道身影便疾馳而來,幾乎刹那間便來到了秦玉的麵前。

“誰這麼大的膽子。”一道冰冷的聲音,在秦玉耳邊響起。

秦玉抬頭望去,剛要說話,便愣在了原地。

“姚姚青?!”

麵前的人,居然是姚青?那個最早追隨在秦玉身邊的青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