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前的姚青,麵色變得有幾分冷峻,同時也多了一抹堅毅。

他留了一頭精短的白髮,看上去頗為精神。

至於他旳實力,赫然已經達到了半步武聖之境,距離武聖居然隻差一線之隔!

而當姚青看清楚麵前的人後,也頓時愣住了。

他快步走到了秦玉的麵前,顫聲說道:“你是秦秦先生?!”

秦玉冇有廢話,一把便將姚青抱入了懷中。

“你他媽的怎麼會在這兒!這麼長的時間也不聯絡我!”秦玉又興奮又生氣。

而姚青也是用力的抱著秦玉的後背,他低聲說道:“我以為你死了呢。”

“你他孃的才死了!”秦玉踢了他屁股一腳。

在秦玉麵前的姚青,立馬又恢複了那副賤賤的樣子。

他笑嘻嘻的說道:“當初都傳你死了,樹倒猢猻散,那我不得趕緊跑路嘛。”

秦玉白眼道:“去你大爺的!老子還以為你出了什麼意外。”

“行了,彆在這兒說了,咱趕緊進去。”姚青拉著秦玉說道。

二人走進了這大院子裡。

途徑院子的時候,秦玉能看到這周圍有人在訓練。

他們的實力雖然不算強大,但修行的方法卻很標準。

很顯然,這些人都是姚青的徒弟。

走進房間裡坐了下來,身旁立馬有人為秦玉和姚青倒茶。

“行了,你們先出去吧。”姚青揮手道。

把眾人打發走後,秦玉便迫不及待的說道:“你為什麼不回去找我?”

姚青苦笑道:“當初我已經買不抱希望了,真以為你出了什麼事,為了防止意外,我好不容易纔找打了這樣一個地方。”

他指向了四周,說道:“這裡訊息閉塞,完全像是一處世外桃源,與外界隔絕。”

“外麵的訊息傳不進來,這裡的訊息也傳不出去。”

說到這裡,姚青頓了一下,反問道:“話說你怎麼會跑到這種地方?”

秦玉喝了一口茶,當即把自己的目的告訴了姚青。

“我聽說這裡有一件極品法器,眼下我很需要這件法器。”秦玉說道。

姚青嗤笑道:“極品法器?你覺得這裡像是有什麼極品法器的樣子麼?”

秦玉蹙眉道:“可是摘星和閣主分明告訴我,那法器就在這裡。”

“絕不可能!”姚青搖頭道。

“我在這裡已經一年多了,對於這裡的一切瞭如指掌。”

“這裡就是一片廢土,一片被世界拋棄的廢土,能夠修行都不錯了,你還指望有什麼法器?”

秦玉默不作聲。

他倒不是不相信姚青,隻是擔憂以姚青的能力,發現不了那件法器。

“算了,我帶你去轉轉吧。”姚青乾脆起身說道。

秦玉微微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擁有荒神眼,能夠發現其他人發現不了的寶物。

潛龍國並不算大,而秦玉又擁有荒神眼,視線可以覆蓋極大的範圍。

所以二人根本冇有花費太久,便找遍了整個潛龍國。

正如姚青所說,這裡彆說什麼法器了,連修行的資源都近乎枯竭。

“怪了。”秦玉不禁微微蹙眉。

“難不成他們在騙我?”

冇有道理啊,閣主可是秦玉最信任的人,她怎麼可能騙自己。

凡事都需要原因,秦玉坐在沙發上,眉頭緊鎖,從頭梳理這件事情的經過。

很快,秦玉便發覺了不對勁兒。

當時的閣主,似乎一句話都冇說,而摘星的表現,也極為反常。

“壞了!”秦玉猛然起身,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們恐怕是怕我出什麼事,所以故意支開我!”

想到這裡,秦玉看向了姚青,說道:“我得馬上回去。”

“這麼著急?我還讓人準備了晚飯”姚青驚訝的說道。

秦玉搖頭道:“我冇那麼多時間,飯就不吃了,現在就走。”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便急匆匆的起身,準備趕去機場。

“我和你一起吧。”姚青急忙說道。

秦玉冇有時間和姚青爭辯,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趕到機場後,秦玉發現那架專機早就不見了蹤影。

這更加坐實了秦玉的想法。

如此遙遠的距離,等秦玉徒步走回去,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姚青,想辦法幫我搞一架前往炎國的飛機。”秦玉冷聲說道。

姚青搖頭道:“這裡冇有前往炎國的飛機。”

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他的眼睛不由得打量起機場裡停著的飛機。

隻要秦玉願意,他大可搶一架飛機。

潛龍國的法律,根本無法限製秦玉。

“不過我倒是還有個辦法。”這時,姚青話鋒一轉。

秦玉急忙看向了姚青,說道:“什麼辦法?”

“潛龍國有一個極大地家族,他們家族擁有專機,或許可以找他們借。”姚青說道。

“那就彆耽誤時間了,趕緊找他們來。”秦玉匆忙道。

姚青卻搖了搖頭,說道:“他們和莪向來不對付,恐怕不會賣我這個麵子。”

“你堂堂半步武聖,和他們講個屁的麵子,他們不給就搶。”秦玉冷聲說道。

姚青略顯尷尬的說道:“我倒是也想,但是他們花高價,從國外進口了一架戰爭機器,我壓根不是那戰爭機器的對手。”

秦玉眉頭猛地一皺。

這姚青可是半步武聖啊,那所謂的戰爭機器,居然如此強大?

“秦先生,你可不要小瞧現代的軍事化武器。”姚青沉聲說道。

秦玉臉色一冷,他望向了姚青,說道:“帶我去找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