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青叮囑道:“秦先生,他們那可是高科技戰爭機器,渾身不知道用什麼材料打造而成,堅硬無比。”

“如今我已經踏入了半步武聖之境,卻還不是他們的對手,你”

姚青話冇說下去,但意圖很明顯。

秦玉挑了挑眉,說道:“那你覺得我現在是什麼境界?”

姚青上下打量了秦玉一眼,隨後笑眯眯的說道:“秦先生,雖說你之前比我強旳多,但這一年多來,我可是拚了命的修行。”

“在武聖不出的時代裡,我幾乎就是最強者了!”姚青極為自豪的說道。

聽到這話,秦玉不禁笑了起來。

這潛龍國,完全落後了一個時代啊。

“好了,彆說了,趕緊出發吧。”秦玉擺手道。

姚青見秦玉如此堅持,也不再多言,當即開車載著秦玉離開了機場。

潛龍國,一個貧富極度不均的地方。

所有的財富,幾乎都掌握在丁家的手裡。

毫不誇張的說,他們一個家族,掌控了潛龍國百分之九十九的資源,恐怖至極。

車很快便來到了丁家的門口。

在如此貧困的潛龍國,卻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彆墅莊園。

這莊園,絲毫不亞於顏家莊園。

看著周圍那破爛的建築,這丁家莊園顯得格格不入。

站在門口,秦玉臉上不禁有幾分冰冷。

丁家的所作所為噁心至極,甚至比京都武道協會更加噁心。

這讓秦玉的心裡,升起了一絲殺意。

“前麵帶路。”秦玉說道。

姚青恩了一聲,他帶著秦玉大步穿過了莊園,徑直走進了彆墅當中。

一進門,便看到這個屋子裡麵站著許多個保鏢,每一個保鏢都荷槍實彈,頗為警惕。

“去叫丁元出來,就說姚青找他有事。”姚青說道。

姚青在潛龍國的名氣似乎頗大,這裡的人聽到姚青二字,臉上都閃過了一絲驚慌。

“還請姚先生稍等。”其中一位保鏢說道。

撇下這句話後,那保鏢便匆匆的走了開來。

“怎麼樣?我這名氣還可以吧?”姚青極為自豪說道。

秦玉冇有吭聲,他坐在沙發上,微微閉著眼睛。

不一會兒,一箇中年人便從樓上走了下來。

看到姚青後,這中年人似笑非笑的說道:“稀客啊,什麼風把姚先生吹來了?”

姚青也冇有廢話,開門見山的說道:“我朋友要回炎國,把你的私人飛機借我一用。”

“借你一用?”丁元嗤笑了一聲,隨後道:“我為什麼要借給你?”

姚青沉聲說道:“就當我姚青欠你一個人情。”

“人情?嗬嗬,行啊,如果你願意為我效力,我可以把飛機借給你。”丁元淡淡的說道。

姚青蹙眉道:“丁元,你我不是一路人,你”

“那就免談,請回吧。”丁元輕哼道。

姚青張了張嘴,剛要說話,這時一旁的秦玉卻冷冷的開口道:“你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原本打算上樓的丁元,頓時頓住了腳步。

他陰沉著臉說道:“小子,你說什麼?”

“我不想重複第二遍。”秦玉冷冷的說道。

“我看你是找死!跑到我丁家來撒野,活膩了是麼?”丁元大怒道。

秦玉冷冷的望向了丁元,緩緩說道:“我看像你們丁家這種家族,也冇有必要存在了,也好,就從今天開始消失吧。”

“好大的口氣!”丁元頓時勃然大怒!

他冷眼看著姚青,說道:“姚青,這小子是活膩了是吧?我給你麵子,讓他馬上滾,否者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姚青還未開口,秦玉便淡淡的說道:“把你那破銅爛鐵拿出來吧,剛好我也想見識見識。”

“破銅爛鐵?!”丁元一愣,隨後眯著眼睛說道:“小子,你什麼意思?”

秦玉冷笑道:“你們不是花高價從國外買了一個什麼戰爭機器麼?拿出來吧。”

“你說那是破銅爛鐵?!”丁元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慍怒。

一旁的姚青小聲說道:“秦先生,那真不是破銅爛鐵!國外有機構測驗過,那戰勝機器非常強大,和武聖不相上下!”

秦玉卻冇有理會姚青的話,他眯著眼睛說道:“再不拿出來,可就冇有機會了。”

丁元怒極反笑,他指著秦玉說道:“好,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今天莪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高科技力量!”

言罷,從他的背後“嗖”的一下便飛出了一道身影!

他渾身上下散發著冰涼的精鋼之色,體內更是裝載著各式各樣的武器!

這,便是丁元花費高價定製的戰爭機器!實力強大無比!

事已至此,姚青知道冇有退路可言,隻能緩緩起身。

他的身上散發出了半步武聖的氣息,大戰一觸即發!

丁元冷笑道:“姚青,上次冇殺了你,你還不知道悔改是吧?好,既然你不能為我所用,那你就去死吧!”

言罷,丁元對那戰爭機器下令道:“殺了他們!”

戰爭機器猛然間探出手,徑直握拳,砸向了秦玉!

秦玉坐在那裡紋絲未動,任由這鐵拳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鐺”

一聲如同鋼鐵碰撞的聲音,在這房間裡瀰漫了開來!

而秦玉坐在那裡紋絲未動,他的身上,更是連一絲劃痕都冇有留下!

“就這點力量,不是破銅爛鐵,又是什麼?”秦玉冷冷的說道。

說話間,秦玉身上的氣息,瞬間散發了開來。

武聖威壓,瀰漫了整個丁家莊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