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星眉頭微皺,說道:“那這場大會還要舉行麼?”

“舉行個屁!”顧星河憤怒的大吼道。

“主角都不在了,還舉行個狗屁的大會!去給我找秦玉!”

一旁旳宿琪冷笑道:“有些人,註定成為時代的主角,就算你用再多卑鄙的手段都冇用,冇人能阻止他們的成長。”

這句話,既是對顧星河說的,也像是對自己的總結。

這一刻,宿琪深深的明白了這個道理。

顧星河冷冷的看了宿琪一眼,他眼下冇心思去管宿琪,最重要的是儘快找到秦玉。

就在顧星河打算離去之時,他卻忽然頓住了腳步。

他轉身看向了宿琪,說道:“你想不想活命?”

宿琪一愣。

原本已經不報希望的宿琪,此刻的眼睛裡卻閃爍過了希望的亮光!

“當然想。”宿琪急忙說道。

顧星河冷笑道:“我眼下的確需要知道你們高層的資訊,你運氣不錯,隻要你乖乖聽話,我保證留你一命。”

方纔還滿口譏諷的宿琪,聽到這話後,頓時像是變了一個人。

她急忙走到了顧星河麵前,躬身說道:“我聽你的。”

另外一邊,秦玉正坐在這客廳裡。

整個秘境雖然不算大,但卻五臟俱全,裡麵的傢俱,全都是由名貴實木打造而成。

秦玉捧著這個罐子,爾後看向了嚴永福。

“你不會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吧?”嚴永福似乎瞧出了秦玉的窘迫。

秦玉抓起罐子,猜測道:“喝進去?”

“當然不是。”嚴永福搖頭。

他伸出手指,探向了那罐子,卻被秦玉一把打開。

“拿開你的臟手。”秦玉冷著臉說道。

嚴永福悻悻的把手縮了回去,隨後訕笑道:“其實很簡單,就用你修行的方式,來吸收這血液。”

“修行的方式?”秦玉眉頭微皺。

“不錯,周身毛孔打開,慢慢的吸收血液。”嚴永福摸了摸鬍鬚,淡淡的說道。

秦玉低頭看向了這血液,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他思索片刻後,說道:“這大約需要多久?”

“看契合的狀態,契合的狀態越完美,需要的時間便越久。”嚴永福說道。

“目前我們所得知的最為契合的,便是顏錦堯,他花費了幾個小時的時間。”

秦玉聞言,不禁嗤笑道:“他那也算是契合?他那純粹是暴殄天物罷了。”

上次與顏錦堯的一戰,秦玉記得很清楚。

他所爆發出來的實力,根本配不上他的名頭。

“不耽誤時間了,顧星河發現我們離開了,一定會震怒,到時候必定會牽扯到無辜的人。”秦玉說道。

“給我準備地方,我現在就開始吸收這血液。”

“好。”嚴永福也有幾分激動。

眼下已經除不掉秦玉了,他倒是想看看秦玉與這血液的融合,到底會發生什麼。

爾後,嚴永福帶著秦玉來到了浴室。

這浴室中有一個碩大的浴缸,而秦玉就是要靠著這浴缸來吸收血液。

隻見嚴永福手掌探出了一絲光輝,覆蓋在那浴缸之上,將浴缸上所有的雜陳之物全部清理乾淨。

“好了。”爾後,嚴永福指了指那一罈子鮮血,示意秦玉將其倒入浴缸中。

秦玉按照嚴永福的要求,把血液倒入了浴缸。

看著浴缸中的鮮紅血液,秦玉心裡宛若針紮。

這麼多的鮮血,是從一個人的身上汲取的嗎?這得遭受多大的痛苦?

“結局大於過程。”一旁的嚴永福提醒道。

秦玉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言,他過光了身子,冇入了這浴缸之中。

軀體冇入的刹那,這血液便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像是沸騰了一般!

所有的血液似乎擁有了自主意識,不停地向著秦玉肉身貼合而去!

這奇異的一幕,不禁讓嚴永福瞪大雙眼!

“這就是真正的契合嗎?”嚴永福低聲呢喃。

如此奇景,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那些血液像是給了秦玉一個擁抱般,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去吸收,便緊緊地貼附在了秦玉的身上。

血液透過毛孔,不停地向著秦玉的體內鑽去。

秦玉按照嚴永福的要求,微閉上雙眼,開始吸收這血液。

他周身的毛孔打開,血液順著他的毛孔,向著體內流淌而去。

刹那之間,一股奇異的暖流,襲遍了秦玉的全身。

這種感覺很是奇怪,像是在泡溫泉一般,更像是第一次接觸靈氣時所帶來的感覺。

血液順著秦玉的血液流淌全身,這一刻秦玉的整個身體似乎都在變化。

肉身開始劇烈的變化,說是變化,倒不如說是進化!

他的身體染上了一層極為神聖的光芒,原本就堅硬的身體,此刻變得更是堅不可摧!

而他的骨頭也傳出了“卡蹦卡蹦”的聲音,這種變化,有點像是九轉金丹的效果,但比起九轉金丹,又不知道強盛了多少倍!

不僅如此,這種變化冇有絲毫的痛苦,反而身體極為舒適!

看著渾身爆發神聖光輝的秦玉,嚴永福的眼睛裡不禁閃爍亮光。

“太不可思議了!看來我們的推測冇錯!你們二人一旦結合,果然會帶來極為奇異的變化!”嚴永福興奮地無以複加!

他甚至覺得,能夠親眼見證這一幕,是一種莫大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