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去?現在出去麼?顧星河肯定滿世界的找你。”嚴永福沉聲說道。

秦玉看了一眼嚴永福,隨後說道:“剛好,你來對比對比,現在的我,到底能不能和顧星河交手。”

言罷,秦玉轉身往院子裡走去。

嚴永福愣了半秒,隨後快步追了上去。

走到院子裡後,秦玉深吸了一口氣,他雙拳握緊,體內如海般浩瀚旳靈力,正在奔湧!

他的氣息在急速的攀升,整個地麵在轟轟作響,那背後的大殿更是在瑟瑟發抖!

一旁的嚴永福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如山般的壓力,他的脊椎幾乎要被壓斷,不停地向下壓去!

“啊!!!”

這時,秦玉忽然一聲怒吼,渾身的氣息徹底爆發!

背後的大殿終於承受不住了,開始崩碎!

而這秘境中更是出現了一道道裂痕,大片大片的空間開始塌陷!

感受到秦玉身上那恐怖無比的力量後,嚴永福大驚失色!

他死死地盯著秦玉,顫聲說道:“這這就是二人結合的力量嗎太恐怖了”

此時,秦玉的周身因為強大的氣流,而形成了一個以他為中心的旋渦。

一頭許久不曾打理的長髮,也隨風飄揚。

秦玉看向了嚴永福,說道:“你感覺如何?”

嚴永福極為激動的說道:“秦玉,以你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弱於大能之境了!恐怖,太恐怖了!即便是巔峰時期的我,恐怕也得掂量掂量!”

秦玉眉頭微皺,繼續問道:“和顧星河比呢?”

提起這個話題,嚴永福不禁眉頭微皺。

他低聲說道:“顧星河畢竟吸收了我們八人的力量,早已不是普通大能能夠相提並論的了,雖然你現在很強,但是比起顧星河,恐怕還差點。”

秦玉並冇有太過吃驚,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一般。

“無妨,我還冇有施展鬥字訣。”秦玉低聲說道。

言罷,秦玉邊準備催動鬥字訣。

這時嚴永福卻急忙攔住了秦玉,他搖頭道:“鬥字訣第五層,能給你帶來幾十倍的戰力提升,我這秘境可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量,趕緊停手吧。”

秦玉摸了摸下巴,說道:“那你覺得如果我施展鬥字訣的話,能否贏他?”

這一次,嚴永福冇有絲毫的遲疑。

他笑道:“施展鬥字訣後,你必然能勝他。”

“那就足夠了。”秦玉低聲說道。

“帶我出去。”

嚴永福本來不想離開這秘境,但是他也想看看秦玉吸收了顏若雪血液後真正的實力。

於是,糾結再三後,嚴永福決定冒著風險同行。

二人走到了秘境的入口處,嚴永福用秘匙打開了秘境。

伴隨著一道道亮光閃爍,二人從這秘境中走了出來。

秦玉望向了四周,那種不安愈發的強烈。

“去哪兒?”嚴永福問道。

秦玉眼睛一眯,說道:“先去藥神閣。”

他的摯友親朋,多半都在藥神閣,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保證他們冇事。

二人不再多言,向著藥神閣趕去。

短短幾日的時間,顧星河手上依然沾染了無數的人命,更是被稱為了當世惡魔。

對於這個稱呼,顧星河不但不覺得愧就,反而頗為自豪。

“摘星叔叔,你說我會不會名留青史?”顧星河看向了摘星,淡淡的問道。

摘星默不作聲,但臉色卻愈發的不好看。

顧星河輕哼了一聲,說道:“如果不是你心太軟,秦玉早就死了。”

“今天,我就要改掉你這個壞毛病!”

說完,顧星河低頭看向了一個集市。

這集市聚集了很多人,有武者,也有普通人。

而這也是顧星河今日新的目標。

他倒背雙手,爾後指了指下方,說道:“摘星叔叔,這個集市就交給你了,用你的摘星手,殺了他們。”

摘星臉色一變,他咬著牙說道:“我不會這麼做的。”

“不會?”顧星河眉頭一挑,爾後冷笑道:“你要是不出手,我就殺了你。”

摘星怒聲說道:“那你就殺了我好了!就算你把我碎屍萬段,我也絕不會做這種事!”

顧星河眼睛一眯,冷冷的說道:“摘星,你彆給臉不要臉,隻要你按照我說的做,京都武道協會你依然是二號人物!”

“我去你媽的!什麼二號人物,你覺得我在乎嗎!”摘星近乎崩潰的大吼道。

說到這裡,摘星身上忽然爆發了一股強勁的氣息!

在他的手指之上,更是染上瞭如同星辰一般的光輝。

這正是摘星的成名術法,摘星手!

“不錯,這樣纔對嘛。”顧星河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倒背雙手,淡淡的說道:“就這樣拍下去,你就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二號人物,位列宿琪之上!”

摘星手上的光輝愈發強盛,似乎所有的氣息,都凝聚在了手指之上!

就在顧星河一臉滿意之時,摘星忽然冷冷的看向了顧星河。

“顧星河,你去死吧!”

摘星一聲怒吼,摘星手陡然拍向了顧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