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秦玉擬定了二十個名額,剩下的十個名額,就交給魯雲自己選拔。

次日。

秦玉把這名單交給了魯雲,至於剩下的人,讓魯雲自己公開選拔。

聖域來者,定居在天門之事早就已經傳開,許多人更是蠢蠢欲動。

而公開選拔旳訊息放出以後,更是有無數人齊聚在天門之內,打算搏一搏。

雖說地球的武者不算多,但這依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恐怕需要數日。

此時,顏家。

顏錦堯正苦苦哀求道:“爸,聖域的人已經來了,你得想辦法幫我要一個名額啊,不然我這輩子就完了”

顏四海的臉上也有幾分難看。

雖說顏家是個大世家,但他們也隻是在資本的世界中龐大。

對於武道界而言,顏家的能量太小了。

更可怕的是,這聖域來者,居然定居在天門!

“那聖域來者,恐怕已經和秦玉通同一氣了。”顏四海眉頭緊緊地皺著。

以顏家和秦玉的關係,想要一個名額,簡直太難了。

在商界摸爬滾打多年的他,當然明白其中的蠅營狗苟。

“難道要我去求那秦玉嗎。”顏四海猛抽著煙,臉上閃過了一絲為難。

顏錦堯的臉色更加難看,他對秦玉的恨意,不亞於這世界上任何一個人!

讓他去求秦玉,那簡直比死還難受!

“爸,無論如何,我都要得到一個名額,否則我就毀了!”顏錦堯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堅決。

他死死地盯著顏四海,說道:“先當孫子再當爺,就算求他又如何,隻要我去了聖域,就有恢複身體的機會!到那時候再報仇便是!”

顏四海看著麵前的顏錦堯,低聲說道:“你當真那麼想去聖域?那樣的話,我們恐怕永遠都見不到了,你”

“好男兒誌在四方!我豈能像個女人一樣天天圍在家裡!”顏錦堯語氣中有幾分憤怒的說道。

顏四海張了張嘴,不禁歎氣連連。

他隻有這一個兒子,而且自幼顏錦堯便極為懂事,每一方麵都讓顏四海頗為滿足。

這也導致眼下的顏四海犯了難。

他既想滿足自己的兒子,又不希望兩隔天際。

思索良久後,顏四海掐滅了手裡的煙,冷冷的說道:“好,我去求他秦玉便是!”

顏錦堯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興奮,他急忙說道:“爸,你放心,等我去了聖域,我一定會想辦法殺了秦玉,為我們的恥辱報仇!”

另外一邊,秦玉也在等。

前往聖域對於任何一位武者都是極大地誘惑,尤其是當世的天才之輩。

比如顏錦堯,比如賀騰,再比如天血虹。

隻要顏四海來求他,那秦玉就可以藉機把顏家重新討回來,還給顏老爺子。

至於賀騰與天血虹這兩個人隻要敢現身,秦玉絕不會放過他們!

“真是怪了。”秦玉在房間裡踱來踱去,眉頭緊鎖。

整整一天過去了,他體內的靈氣,依然冇有絲毫恢複的跡象。

“難道這暮氣影響這麼久麼?”秦玉低聲呢喃。

有悲有喜,更讓秦玉驚訝的是,他的身體比起之前,又堅硬了幾分。

毫不誇張的說,現在得秦玉,彆說同階,就算在大能之境也無人能與其相提並論。

當天傍晚。

秦玉和常莽、姚青三人在天門的後院裡閒逛。

“常莽,你收起體內的靈力,你我切磋一下。”秦玉說道。

常莽一愣,隨後撓頭道:“你這時什麼意思?”

“就是切磋,友好切磋。”秦玉笑道。

常莽訕笑道:“那我得提醒你,我從小身體就異於常人,十一歲那年我就能徒手打死一頭牛,到後來肉身更是刀槍不入。”

秦玉微微點頭,他當然知道聖體的可怕之處。

這種體質和秦玉的混沌體還不一樣,他是本身的堅硬,就算自幼不曾修行,也能發揮出異於常人的天分。

但混沌體則不一樣,混沌體若是不踏入修途,肉身不會有任何的變化。

“來吧。”秦玉對常莽勾了勾手。

“那我可不留手了。”常莽晃動著他粗壯的胳膊,一臉認真的說道。

“就怕你留手。”秦玉笑道。

常莽一言不發,他怒喝一聲,胳膊上青筋瞬間爆起,爾後向著秦玉快步衝了過來!

那龐大的身軀,激起了一陣陣塵土,壓迫感十足。

秦玉同樣握拳,迎了上去。

“鐺!”

一聲巨響,從二人的雙拳中間傳開!

圍觀的姚青,被震得短暫失聰,倒退連連。

下一秒,常莽蹬蹬蹬倒退了數步,拳頭更是感覺陣陣生疼。

他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拳頭,驚聲說道:“我去,這還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遇上敵手。”

而秦玉則是滿麵輕鬆,這一拳,未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好可怕。”秦玉在心裡暗想。

自從沾染暮氣以後,秦玉的靈力便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肉身卻變得極為變態。

不遠處的常莽也不禁嘀咕道:“你這小小的身子,簡直像是一個小鐵球子一樣硬。”

秦玉笑道:“來,這次你動用全力,用你的靈力。”

說完,秦玉直接收起了拳頭,倒背雙手,微微閉上了眼睛。

常莽一愣,他撓頭道:“秦玉,你可想好了,雖說你的身體堅不可摧,但想要硬扛,還是很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