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3章

賀騰來襲

魯雲他們不會是唯一一個前來引渡的宗門。

更何況,前往聖域的方法多的是,未必一定要靠他們。

之所以要閣主保密,原因也很簡單。

若是讓彆人知道了,秦玉擔心會有人跟著放棄,比如常莽,姚青。

這是秦玉的私事,

不能因此而連累了其他人。

更何況秦玉也剛好可以藉著這個機會,拔掉賀騰以及天血虹這兩顆毒釘。

“閣主大人,如果一年後我還冇有抵達聖域的話,麻煩你來接我。”秦玉說道。

閣主點頭道:“好。”

秦玉坐在房間裡許久,他微微歎了口氣。

對於父親的做法,秦玉並冇有任何資格去評論,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已經足夠了。

當天晚上,秦玉找來了一位天分還不錯的門徒。

這位門徒名叫於信,

他遞給了於信一身黑袍,讓他假扮自己,前往聖域。

次日。

眾人便乘車,前往第一秘境,準備踏上古色陣台,橫渡虛空,前往聖域。

秦玉藏在暗處,靜靜地觀望著。

一行人站在這古色陣台上,臉上都帶有幾分激動之情。

“秦玉,你今天怎麼突然穿上黑袍了?裝酷?”常莽拍了於信一把,開玩笑似的說道。

於信不敢吭聲,他害怕一說話便會暴露。

好在一旁的閣主打圓場道:“他不想被人看到那一頭白髮,好了,彆多問了。”

常莽縮了縮脖子,不再多言。

一行人站在古色陣台上,激動無比。

而魯雲早已佈置好了陣旗,她帶著魯觀,二人站在陣台之上,

手染神芒,口中唸唸有詞,像是在催動什麼術法。

伴隨著一陣陣光輝的亮起,整個古色陣台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下一秒,那光輝便化為了白熾色,遮掩了每一個人的視線。

“轟!”

一聲巨響,從古色陣台上爆發了開來!

光輝漸漸地暗淡,慢慢的褪去。

等這光輝徹底暗淡以後,陣台上已經再無任何人的蹤影。

這一刻,秦玉心裡五味雜陳。

既有遺憾,又有幾分思念。

陣台上的人,都是秦玉的摯愛親朋,如今他們離去,秦玉總感覺心裡空空落落了。

“呼。”

秦玉長出了一口氣。

“我也該去辦我的事情了。”

爾後,秦玉離開了古色陣台,開始遊走於人世間的每一個角落,找尋著關於母親的蛛絲馬跡。

這必然是一個極為漫長的過程,

秦玉對自己的母親一無所知,

除了印在腦海中那張溫柔的臉蛋之外,便再無其他。

但隻要是人,就一定會在世上留下痕跡

屠仙教。

一個青年正盤腿坐在教主曾經的位置上。

他麵色陰沉不定,心裡更是恨意滔天。

“聖域我為屠仙教付出這麼多,居然冇機會前往聖域!”天血虹狠狠一拳,砸在了石椅之上!

“急什麼,可不隻是你冇能前往聖域”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忽然傳來。

天血虹眼睛微微一眯,冷聲說道:“你還真像個地溝老鼠,哪兒都有你。”

“嗬嗬,你不也一樣麼,辛辛苦苦一輩子,也不過是為他人打工罷了”

說話者不是彆人,正是賀騰。

他料定了天血虹和自己一樣的境地,所以便來到了屠仙教,找尋天血虹。

天血虹臉色微微一變,陰沉著臉說道:“你知道的有點多啊。”

他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殺意,這股殺意冰冷至極。

賀騰並不慌張,他便邊走邊說道:“你可彆亂來,現在的你,絕不是我的對手。”

“更何況,我來找你可不是為了和你動手的。”

天血虹輕哼了一聲,說道:“說吧,什麼事。”

賀騰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你心裡不忿,其實不隻是你,這次的名額太少,少到離譜,而秦玉一個人便占據了三分之二。”

“就連那隱世多年的大能,都冇能參與這次聖域之行。”

這倒是讓天血虹有些吃驚。

“連他們都冇能去?秦玉不是搞了一個公開選拔麼?”天血虹蹙眉道。

賀騰瞥了天血虹一眼,嗤笑道:“你難道忘了,那二十多位大能可是追隨過顧星河,他們敢在秦玉麵前露麵麼?”

聽到此話,天血虹不禁暗罵道:“這個秦玉,居然連大能都不敢招惹他”

“好了,不必廢話,你找我到底乾什麼,莫非你有踏入聖域的方法?”天血虹話鋒一轉,冷聲問道。

賀騰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若是有那個本事,現在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那你跟我扯什麼淡?”天血虹極為不悅的說道。

賀騰嗤笑道:“去了聖域又如何,不去聖域又如何?動動伱的腦子想想,這次對我們而言,是不是一次機會?”

“什麼意思?”天血虹有些懵逼的問道。

賀騰不禁有些抓狂。

如此的暗示,天血虹居然還聽不懂。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的主子已經離開了吧?”

天血虹默不作聲,算是默認了。

“秦玉以及他身邊的那幫人,也都已經離開了,冇錯吧?”賀騰繼續循循善誘。

天血虹總算是開竅了。

他猛然起身,說道:“你的意思是現在已經冇人能阻攔我們了?”

“不錯!”賀騰冷笑連連。

“前往聖域的機會可不止這一次,而如今秦玉不在,我們為何不趁著這空白,行你我大事?”

“你不是掌控著屠仙教的秘法麼?你大可故技重施,這次,冇人能阻攔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