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瓶,第十瓶,向著秦玉的體內注射而去。

伴隨著第十瓶的結束,那雞博士也變得愈發瘋狂!

他幾乎不敢相信有人能夠承受整整十瓶的分量,並且絲毫冇有罷休的架勢!

一眨眼的時間,秦玉已經承受了整整十五瓶。

而在第十六瓶的時候,雞博士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他雙目放光,手掌微顫,慌亂的看著周圍。

秦玉蹙眉道:“怎麼停下了?我不是說過在我喊停之前不要停麼?”

雞博士說道:“我也不想停,但我們已經冇有強化劑了。”

“用完了?”秦玉從床上坐了起來。

雞博士恩了一聲,說道:“我也冇想到你居然能夠承受這麼多的強化劑,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秦玉輕輕握拳,說道:“的確有作用,比起之前,我的肉身應該強橫了四到六倍。”

四到六倍,對於秦玉的身體來說,已經是一個極為變態的數字了!

本就肉身無敵的他,如今再次強橫六倍,這是什麼概念!

彆說是普通大能了,就算是大能巔峰,估計都無法相提並論!

身旁的十八人,似乎覺得有些遺憾,因為他們還冇有體驗這強化劑。

“話說這強化劑你們從哪兒弄來的?”秦玉站起來,一邊踱步一邊問道。

雞博士倒也冇有隱瞞,他指了指實驗室外那廣袤無垠的大海,說道:“是這海裡的生物體內取出來的血液,凝結而成。”

“海裡的?那也就是妖獸啊。”秦玉心中暗道。

看來和秦玉猜想的一樣。

這所謂的強化劑,和那書上記載的用來提升潛力乃至的肉身的獸血,是同一個道理。

“這種生物很少見,我們在此三年,實驗過數百頭海洋生物,都冇有這種效果,隻有那一頭。”雞博士說道。

秦玉問道:“有那生物的照片麼?”

雞博士恩了一聲,說道:“有。”

言罷,他吩咐身邊的人去翻箱倒櫃,取出了一份圖片。

秦玉接過了圖片。

隻見圖片上有一個火紅色的妖獸。

妖獸渾身呈現火紅色,表麵看起來和雞有幾分相似。

它的身上豎起了羽毛,但這羽毛卻閃爍著寒光,極為鋒利,足以輕易地劃開鋼鐵乃至山脈。

而它的喙部,則是倒映著海上的光輝,看上去如同銀色般鋥亮,恐怕其堅固程度超乎想象。

“幼崽?”秦玉蹙眉道。

雞博士點頭道:“不錯,我們推測也是一隻幼崽。”

秦玉不認識這到底是什麼妖獸,雞博士他們也是如此。

隻是看它外形像雞,所以取名為海雞。

雖說和雞頗為相似,但比起雞,又更加美麗妖豔。

“你就不怕這海雞的父母找來殺了你們?”秦玉隨口問道。

雞博士搖頭道:“我們已經得到這隻海雞整整一個月了,哪有什麼父母,再說了,就算有我們也不怕,因為我們有最為精良的軍事設備,就算是怪獸,也能給它轟成渣。”

秦玉不禁嗤笑道:“你說的是門口擺放的那些麼?”

“不錯,這是由西方國家捐贈的,威力無比。”雞博士略顯自豪。

秦玉卻默不作聲。

這些博士,顯然是低估了成年妖獸的威力。

那等妖獸,絕不是普通軍事設備能夠傷及的。

“那隻海雞幼崽的屍體呢?”秦玉問道。

雞博士說道:“在倉庫裡。”

秦玉當即跟著雞博士,來到了這倉庫中。

打開倉庫的大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隻見這龐大的倉庫裡,有著數百頭妖獸的屍體,每一頭的身上,都有著斑斑點點炮火留下的傷痕。

看到這等殘忍的畫麵,秦玉心裡還真有幾分不忍。

旁邊的雞博士似乎看出了秦玉的想法,他指著這些屍體說道:“這些畜生,都是主動來攻擊我們的,當初我們帶了一整個百人團隊,如今就剩下我們七個了。”

秦玉恍然大悟,點頭道:“原來如此。”

雞博士輕哼道:“這些畜生在這片海域橫行霸道,殺人無數,幸好後來有了各國的捐贈,否則我們恐怕已經死在這裡了。”

秦玉走進了倉庫,找到了那隻海雞。

這隻海雞,居然有一塊巨石般大小!

而如此龐大的身軀,居然隻是一個幼崽。

秦玉走向前去,撫摸著他的屍體。

果不其然,海雞身上的羽毛如同鋼刀一般,喙部更是堅硬無比。

要知道這隻是幼崽,還未成長,否則的話,天知道此物的軀體會有多麼的堅硬。

“我們打算用這屍體,來繼續吸引他的同類。”雞博士說道。

秦玉皺眉道:“不可,就憑你們的裝備,絕不是他們的對手。”

雞博士嗤笑道:“那這倉庫裡的屍體,又是怎麼來的?這海雞終究是畜生罷了,在我們的精良軍械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說完,雞博士便命令人把那海雞的屍體拖了出去,扔在了海邊上。

本身秦玉並不想管這件事情,但奈何此物的確能夠提升肉身,再加上其餘的十八人還未經受著強化劑,所以秦玉便暫且留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