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言一出,滿座皆驚!

眾多門客更是興奮的說道:“伍先生,您說的是真的?”

“當然,我伍宏昌說到做到!”伍宏昌淡笑道。

“我去,內勁大師可是一場大機緣啊!”

“不愧是伍先生,若是有機會,也請幫幫我!”

這些人看上去興奮異常,對他們而言,能踏入內勁大師,似乎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就連陸樹銘都小聲對秦玉說道:“秦玉,如果你踏入了內勁大師的層次,那柳世輝絕不是你的對手!”

“要知道伍先生已經很久不收徒弟了,還不快謝謝伍先生!”

眾人似乎認定了這對秦玉來說是一場機緣,而秦玉卻坐在那裡冷笑連連。

對他們而言,內勁大師是什麼遙不可及的存在,但對於秦玉而說,這連一個開始都算不上。

更何況,這伍宏昌自視甚高,讓人厭煩。

“我看還是不必了。”秦玉儘量保持客氣的說道。

伍宏昌一愣,他扣了扣耳朵,似乎不太敢相信這句話。

“秦玉,你傻了吧,能拜入伍先生門下,對你而言絕對是一場大機緣啊!”陸樹銘有幾分激動的說道。

秦玉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內勁大師對我來說並不算什麼。”

聽到秦玉的話,現場頓時陷入了寂靜。

而伍宏昌則是有幾分不悅的說道:“年輕人彆太心高氣傲,你可知道多少人卡在內勁巔峰無法更進半步?”

秦玉看了伍宏昌一眼,說道:“我的確已經三十歲了,但是我踏入修途僅僅不到一個月。”

“至於內勁大師,在我眼裡一文不值!”

秦玉的聲音雖然不大,卻猶如晴天霹靂般震耳欲聾!

“吹牛吧你就。”伍宏昌不禁嗤笑不已。

“我習武半輩子,也不過內勁大師巔峰罷了,你一個月最多能入門。”伍宏昌顯然不相信秦玉的話。

秦玉也懶得和伍宏昌解釋,他起身說道:“陸先生,如果冇彆的事,我就先走了。”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便轉身走出了餐廳。

陸樹銘連忙在身後跟了出來,他客氣的說道:“秦玉,你彆太計較,伍先生畢竟資曆比較老,大家都很尊敬他,更何況他也真有本事。”

“我知道,不必多言。”秦玉點了點頭。

隨後,秦玉便不再理會陸樹銘,扭頭離開了這裡。

對於秦玉而說,他根本不想和這些人白費口舌。

眼下最重要的,是水龍窟。

如果水龍窟下真有什麼東西的話,秦玉還是有把握衝擊到築基期的。

秦玉走後,陸樹銘也回到了飯桌上。

整個房間裡,都是對秦玉的指責謾罵。

“陸先生,這個秦玉未免有些太過猖狂。”有人說道。

陸樹銘擺了擺手,說道:“秦玉的背後是顏家,他的確有狂妄的資本。”

“嗬嗬,多少富家子弟不是半路夭折了?就他這個性格,早晚出事兒,等著看吧。”伍宏昌冷哼道。

陸樹銘笑了笑,冇有再多說什麼。

但事情鬨到這一步,的確是陸樹銘冇想到的。

思索片刻後,陸樹銘叫過來了一個手下。

“去我辦公室裡,把那塊手錶去送給秦玉,順便替我表達歉意。”陸樹銘吩咐道。

“是。”手下的人點了點頭,便快步離去。

秦玉從這裡離開後,先回了一趟酒店。

酒店裡,姚青早已睡醒,他看著窗外百般擔憂。

直到秦玉回來後,姚青才鬆了口氣。

“秦先生,冇什麼事吧?”姚青有幾分焦急的問道。

秦玉晃了晃手裡的藥材和合同,說道:“你覺得呢?”

“我去,秦先生,你太牛了!”姚青不禁對秦玉豎了個大拇指。

“能憑藉一人之力讓柳家吃癟,你恐怕是南城第一人!”

秦玉心裡也有些飄飄然。

他不禁在想,如果顏若雪知道的話,一定會為自己開心吧?

“收拾一下,我們走。”秦玉對姚青說道。

姚青連忙問道:“去哪兒?”

“水龍窟。”秦玉道。

水龍窟的玄妙讓秦玉充滿好奇,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去搞清楚狀況了。

二人推開門,剛準備離去。

這時候卻發現門口站著一個穿著西裝的青年。

“秦先生,是陸總讓我來的。”這青年客氣的說道。

“陸樹銘?”秦玉眉頭微皺。

“有什麼事麼?”

青年連忙把一個禮盒遞給了秦玉,說道:“這是我們陸總讓我送給您的,他有要事離不開,所以便托我代勞,以表歉意。”

秦玉打開了禮盒,拿出了裡麵的手錶。

這塊手錶很是精美,一看便價格不菲。

“好,回去替我謝謝陸總。”秦玉點了點頭。

把這青年打發走後,秦玉便和姚青一同離開了這裡。

很快,秦玉和姚青便抵達了水龍窟。

此時的水龍窟全是數不清的遊客,他們在溫泉裡泡著,看上去極為滿足。

“秦先生,要不要通知清人?”姚青問道。

秦玉掃視了一圈,說道:“不必,我可不是柳世輝那種二世祖。”

很多遊客都是從外地趕過來的,就這麼把他們趕走了,未免有些心狠。

隨後,秦玉走到了水龍窟的附近。

他深吸了一口氣後,直接跳入了水龍窟內。

這裡的溫泉很淺,但往前麵遊卻極深。

秦玉直接向著深水區鑽去,他放開氣息,妄圖從這水龍窟內找到什麼。

但花費了整整一個小時,幾乎找遍了整個水龍窟,秦玉卻一無所獲。

更讓他吃驚的是,這水龍窟每一處靈氣的濃鬱程度都幾乎一模一樣。

這不禁讓秦玉有些奇怪,如果這水底下藏著東西的話,氣息的濃鬱是絕對有差彆的。

“怪了。”秦玉從水裡鑽了上來。

他坐在水邊,不禁陷入了沉思。

看著水裡正在泡澡的眾人,秦玉忽然一拍腦袋,眼睛頓時一亮!

“我明白了!”秦玉有幾分驚喜的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