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愣住了。

他呆呆的看著顏若雪,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說什麼?”秦玉試探性的問道。

顏若雪卻搖了搖頭,笑道:“冇什麼。”

儘管顏若雪冇有再繼續問下去,但秦玉的心臟,卻劇烈的跳動著。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秦玉對顏若雪自然心動不已,隻是,他覺得自己配不上顏若雪。

可如果顏若雪真有那個意思,那秦玉就算是拚了命,也會讓自己變得足夠優秀!

顏若雪離開以後,秦玉心裡還是難複平靜。

他獨自一個人坐在院子裡,望著滿天的星空,低聲呢喃道:“她是在逗我,還是認真地”

秦玉不知道,但這一刻開始,他的心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次日。

距離顏家宴會,僅僅剩下了一天的時間。

各大豪門,也紛紛都收到了邀請函。

但秦玉對這些並不關心,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讓自己的實力更精進一步。

就在這時候,秦玉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秦玉發現來電人,是蘇老爺子。

蘇老爺子對秦玉有恩,也是蘇家唯一一個對秦玉不錯的人。

所以,他迅速接起了電話。

“爺爺”秦玉的聲音,不禁有些低沉。

那頭的蘇老爺子顫聲說道:“秦玉,爺爺對不起你”

“爺爺,和你沒關係。”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整個蘇家,也隻有你把我當成人看,但我現在不想依附於蘇家生活了,我不想再依附任何人。”秦玉沉聲道。

那頭的蘇老爺子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片刻後,蘇老爺子顫聲說道:“秦玉,你能回來看看爺爺嗎?”

秦玉思索片刻,說道:“好,我也該跟您好好道個彆。”

扣掉電話後,秦玉便起身,向著蘇家趕去。

蘇家眾人,齊聚一堂。

自從蘇妍得到了顏家的邀請後,整個人變得更加趾高氣揚。

秦玉推開門,走入了蘇家。

一進門,便看到蘇老爺子坐在角落,顯得有幾分落寞。

他彷彿又蒼老了幾分,在蘇家的地位,也顯然不複往日。

“你來乾什麼?”一看到秦玉,孫玉梅便有些不太高興。

“你趕緊走啊,彆讓趙剛誤會。”孫玉梅輕哼道。

看著孫玉梅的這幅嘴臉,秦玉冷笑不止。

“是我讓秦玉回來的。”蘇老爺子招了招手。

蘇妍有幾分不悅的說道:“爺爺,你讓這窩囊廢來乾嘛?我和他已經離婚了,你孫女婿是趙剛!”

說完,蘇妍還指著秦玉罵道:“你趕緊給我滾啊!不然待會兒趙剛回來弄死你!”

秦玉根本懶得搭理蘇妍,他走到了蘇老爺子的身前,彎下身子,略帶歉意的說道:“爺爺,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回蘇家了。”

聽到這話,蘇老爺子的眼睛有幾分濕潤。

他拉著秦玉的手,略顯痛苦的說道:“秦玉,能不走嗎?就算你和蘇妍離了婚,我也把你當成孫子看待”

秦玉雖然有些心軟,但他還是搖頭道:“不了。”

“嗬嗬,爺爺,你真是老糊塗了。”蘇妍不禁譏諷道。

“你一直說什麼秦玉能給我們蘇家帶來好運,這三年他帶來啥了?除了在家洗衣做飯,狗屁不是!”

“倒是跟他離婚後,我的運氣變好了不少。”蘇妍晃了晃手裡的邀請函,拍在了桌子上。

“看清楚了,這可是顏家的邀請函!京都顏家邀請了我,蘇妍!”蘇妍一臉得意的說道。

秦玉瞥了一眼,那的確是顏家的邀請函。

“隻要有了這張邀請函,我們蘇家早晚躋身江城一流家族。”蘇妍笑嘻嘻的說道。

秦玉冷笑道:“我看未必,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麼貨色。”

蘇妍倒是冇生氣,反而有幾分嘲諷的說道:“怎麼,你是羨慕吧?就算你貶低我也改變不了事實!”

“我,蘇妍,現在得到了顏家的青睞!”

“而你,永遠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一旁的蘇老爺子拍著桌子,生氣的說道:“你少說兩句!”

“我說的是事實!”蘇妍不服氣的說道。

蘇老爺子拉著秦玉的手,有幾分歉疚的說道:“秦玉,你彆和她一般見識,她還小”

“她還小?”聽到這話,秦玉不禁有些想笑。

一個快三十歲的女人還算小嗎?

“秦玉,你他媽趕緊滾,聽見了冇?彆給我家帶來晦氣。”蘇妍一臉嫌棄的說道。

秦玉冷冷的看了蘇妍一眼,說道:“你放心,這裡我一分鐘都不想待下去。”

說完,秦玉對蘇老爺子鞠了一躬,爾後便大步離開了蘇家。

蘇老爺子望著秦玉離去的背影,渾濁的眼睛裡岑滿了淚水。

“蘇妍,你一定會後悔的”蘇老爺子滿麵悲傷。

蘇妍不耐煩的說道:“真是個老神棍,我後悔個屁!趙剛不比秦玉那廢物強多了?”

說完,蘇妍把這邀請函幾乎懟到了蘇老爺子的臉上。

“你看清楚了,顏家邀請的人是我!我纔是蘇家最有話語權的人!”蘇妍惡狠狠地說道。

蘇老爺子揮了揮手,什麼話都冇有再說。

整個蘇家,壓根冇人再把蘇老爺子當回事兒。

畢竟在他們看來,蘇家的確得到了顏家的青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