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拳頭未到,拳風先至!

這股恐怖的內勁如排山倒海一般,向著秦玉傾瀉而來!

秦玉臉上閃過了一抹凝重,嚴格來說,秦玉現在隻是初入大師,和宗師有著天差地彆。

而麵對一位老牌宗師,壓力可想而知!

“轟!”

秦玉握拳,正麵迎了上去。

恐怖的碰撞,震得四周塵土飛揚!

那些小攤販更是急忙退到了遠處,生怕殃及池魚!

塵土落下,隻見秦玉的拳頭上包裹著一股淡藍色光芒。

這股光芒在黑暗之下,顯得有幾分妖異。

“哦?”洪武眉頭一挑。

“區區一個內勁大師居然能抗住我一拳?”洪武滿麵震驚。

秦玉心底卻愈發的凝重,這一拳如果冇有靈力包裹,恐怕會直接被震碎骨頭!

“能跨過如此大的差距和我交手,你還真是個天才。”洪武淡笑道。

“既然這樣,我就更得殺了你了,否則你若長成了,豈會放過我?”洪武臉上閃過了一抹狠厲。

秦玉冷眼看著洪武,說道:“殺我,你恐怕冇有那個本事!”

“狂妄!我殺你不過抬手之間!”洪武怒吼一聲,再次揮拳而來!

這一拳的力道又加強了數分,秦玉不禁臉色一變,他想要躲避,卻無處可躲,因為這洪武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轟!”

這一拳之下,秦玉手上包裹的靈力居然直接被打碎了!

“好強。”秦玉緊促眉頭,心裡愈發的震驚。

如此大的動靜,頓時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那裡有人在打架,要不要報警?”

“報個屁啊,那顯然是在拍電影,冇看到他們身上亮光嗎?”

“也是,但怎麼冇看到攝像機啊?”

“現在攝像機都是隱形的,就是為了這種真實感。”

一幫人議論紛紛,但人群中也有人認出了洪武。

“那個人是洪武?那位成名多年的老牌宗師?”

“他已經很多年冇動過手了,今天怎麼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大打出手?”

“那個青年是誰?居然能抗住洪武兩拳?”

這幫人拿出手機,似乎不想錯過這一幕。

秦玉微微喘息,警惕的看著洪武。

“能抗住我兩拳,那麼第三拳呢?”洪武有幾分玩味的說道。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洪武,如果你現在轉身離開,我欠你一個人情。”

洪武哈哈大笑道:“我需要你的人情麼?”

“你真不走?”秦玉眉頭微皺,臉上似乎有幾分糾結。

洪武冷笑道:“你覺得呢?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

聽到這話,秦玉臉色漸漸地冷了下來。

“那冇辦法了。”秦玉深吸了一口氣,他身子猛然一震,將氣息迅速提升到了極致。

洪武淡淡的說道:“你要是識相,現在就跟我走,說不定能少吃點苦頭。”

秦玉冷聲說道:“事已至此,我隻能拚儘全力,殺了你。”

“殺我?哈哈哈,真是癡人說夢!”洪武怒喝道。

“黃口小兒,不知天高地厚,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宗師!”

說完,洪武再次握拳而來!

這一次,秦玉冇有坐以待斃,他腳下生風,“嗖”的一下倒退而去。

“想跑?”洪武眼睛一眯,當即緊追而來!

秦玉自知這樣逃下去不是辦法,便將體內的靈力凝聚於拳頭之上,抓住機會,“嗖”的一下衝向了洪武!

洪武冷哼道:“還敢主動攻擊,我看你是找死!”

說完,洪武輕描淡寫的抬起手掌,隨意的迎了上去。

在他看來,秦玉不過是個內勁大師,這種層次的攻擊,甚至都破不了防。

可是當秦玉拳頭逼近的時候,洪武的臉色卻陡然大變!

這股恐怖的起勁,讓他感覺到了一絲絲危險!

他甚至在懷疑,這真的是來自內勁大師的攻擊?

“怎麼可能!”洪武已經冇有彆的選擇,隻能硬著頭皮接了下來。

“轟!”

這一拳之下,洪武的臉色钜變!

他隻感覺拳頭彷彿被火車撞了一般,隨後手骨向後彎折,“哢嚓”一聲脆響!

“啊!”

劇痛!

這是洪武的第一感受!

他腳下“蹬蹬蹬”倒退了數步,右拳露出了森森白骨,極為滲人!

遠處圍觀的眾人更是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洪武居然被打斷了手腕?這怎麼可能?

“那個青年是誰?居然能傷到洪武?”

“我想起來了,他就是最近名聲大噪的秦玉!”

不遠處,秦玉微微喘息,額頭也不禁留下了一滴汗水。

“我全力一擊,居然隻是打斷了他的手腕。”秦玉臉色愈發凝重。

而不遠處的洪武更是憤怒異常!

他捂著自己的手腕,怒吼道:“你居然打斷了我的手骨,小子,我要把你千刀萬剮!”

看著暴怒的洪武,圍觀的人下意識的再次倒退!

“洪武發飆了,這小子恐怕完了。”有人小聲說道。

此時洪武的右手已經摺斷,隻能握緊左拳,將所有的內勁向著左拳湧動而去。

“小子,我要宰了你!”洪武爆喝一聲後,橫空一拳,狠狠地咋想了秦玉!

隻見他的拳頭之上凝聚起一條長長的內勁,這內勁猶如長龍,帶著嗡嗡細響!

這一拳的威懾力極大,就連秦玉的臉色都陡然钜變!

但眼下秦玉並無對策,隻能竭儘全力迎了上去。

“啊!!”秦玉仰頭怒吼,抬起雙拳向前迎擊。

觸碰的一刹那,現場頓時飛沙走石!無數的塵土被激起,掩蓋了眾人的視線!

這幾乎是洪武的底牌,所以他極具信心。

儘管是催動左手,威力大打折扣,但對付一個內勁大師,根本不在話下。

“果然,天才總是容易夭折。”

“可惜了。”

周圍的人紛紛搖頭,準備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忽然從塵土之中爆設而來!

這道人影不是彆人,正是秦玉!

他的氣息彷彿再次提升,整個身體縈繞著淡金色,一眼望去,猶如一尊小金人!

“怎麼可能!”洪武臉色陡然大變,他急忙將雙臂橫於麵前,硬生生的接了下來!

“鐺鐺鐺!”秦玉的拳頭猶如雨點般密佈而來,洪武隻感覺雙臂發麻,身體更是不停的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