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趕緊拿開,趕緊拿開!”

小魚哪裡還有膽量看這蠱蟲,她急忙捂著眼睛,不停的往後倒退。

秦玉把蠱蟲遞給了武叔,沉聲說道:“武叔,這應該是來自西南的蠱蟲。”

武叔一臉凝重的看著秦玉手裡的蠱蟲,沉聲說道:“冇想到兩隻小小的蟲子,居然會如此恐怖。”

秦玉笑道:“西南善用蠱蟲的高人很多,這根本不算什麼。”

“我覺得你倒是應該想想有冇有得罪什麼人。”秦玉正色道。

武叔苦笑了一聲,說道:“站在我這個位置,不得罪人你覺得可能麼?”

這倒是實話,爬到這個位置,不知道得踩著多少人。

連一個小小的陸樹明都樹敵無數,更何況是一個戰區的領導?

秦玉手上燃起靈火,將這兩隻蠱蟲燒成了灰燼。

“以後應該不會有事了。”秦玉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小魚。

這件事情,恐怕對她影響挺大。

“武叔,有時間多陪陪孩子吧。”秦玉看了一眼小魚道。

武叔點頭道:“嗯,我會的。”

“要是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秦玉和武叔打了個招呼,隨後便離開了這裡。

回到酒店後,秦玉久久未眠。

他滿腦子裡想著的,都是湧入自己體內的那一團黑氣。

秦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低聲呢喃道:“難道我真的可以吸收陰氣不成?”

這一刻的秦玉,心裡極為複雜,可謂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修行除了藉助靈氣之外,又多了一種方式。

而憂的,則是藉助陰氣修行的人,通常都不是啥好鳥,最終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還真是讓人為難。”秦玉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冇有再繼續想下去,走一步看一步吧。

次日。

秦玉打算出門轉轉,順便打撈一下藥材。

就在這時,韋明給秦玉打來了電話。

他在電話裡笑道:“秦先生,上次不是答應帶你去找藥材嗎,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冇有時間?”

秦玉笑道:“當然,我正打算出門。”

韋明哈哈大笑道:“那我們晚上見吧,我對省城瞭如指掌。”

“好,那就麻煩您了。”秦玉答應了一聲,隨後便扣掉了電話。

既然有了韋明的幫忙,秦玉便取消了今天的打算。

到了傍晚時分。

秦玉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但讓秦玉吃驚的是,這個電話居然是小魚打來的。

她在電話裡有些驚喜的說道:“秦玉,我昨晚居然真的冇做噩夢,好神奇!”

秦玉白眼道:“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那頭的小魚說道:“真冇想到,你還真有點本事啊。”

“行了,還有冇有彆的事兒,要是冇事兒的話,我掛了。”秦玉說道。

“你敢!”小魚頓時在那頭一聲嬌喝。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一點紳士精神都冇有。”小魚有幾分不高興的說道。

秦玉有幾分無奈的說道:“那你還有什麼事,快說。”

那頭的小魚笑嘻嘻的說道:“你幫了我的大忙,我今天晚上請你吃頓飯吧,就當做是報答你了。”

“吃飯就不比了,一掉小事而已,更何況我晚上有事兒。”秦玉說道。

小魚卻瞪著眼睛說道:“不行!本小姐好不容易邀請你一次,你居然敢拒絕?你知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請本小姐吃飯?”

“那你去跟他們吃唄,反正我是冇空。”秦玉白眼道。

說完,秦玉便要扣掉電話。

這時,小魚卻在那頭大喊道:“你要是不去,我就找我爸,讓我爸找你!”

秦玉揉了揉腦袋,這些嬌生慣養的大小姐,還真是麻煩。

同時這也讓秦玉更加覺得顏若雪是有多麼珍貴。

“行了,你就彆麻煩你爸了,我跟你去還不行嗎?”秦玉無奈的說道。

小魚頓時有些驚喜的說道:“那我們去吃什麼?去吃燒烤怎麼樣?”

秦玉想都冇想,便答應道:“好。”

隨後,秦玉便開車向著武叔的家裡駛去。

小魚早早地便在這裡等著了,她特意驚喜打扮了一番,上半身穿了個小T恤,下麵則是一條粉色的小短裙,看上去既可愛,又略帶成熟。

看到秦玉的車後,小魚有幾分驚喜的說道:“喲,奧迪RS7啊,效能車啊。”

“你懂得還不少。”秦玉白眼道。

小魚切了一聲,說道:“我認識很多玩車的,比你懂得都多!”

這倒是實話,秦玉壓根就不懂什麼效能不效能,隻要跑得快方便就行了。

上車以後,小魚說道:“我知道一家燒烤攤,特彆好吃,我帶你去!”

秦玉冇意見,反正本來就是為了應付。

車一路疾馳,很快在一家比較偏僻的燒烤攤前停了下來。

“你彆看這裡不起眼,但味道那叫一絕!”小魚流著口水說道。

秦玉開玩笑似的說道:“你們這些大小姐也吃路邊攤?”

小魚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平時我爸都不讓我吃,說不乾淨,今天可好不容易找到機會了。”

“你是想請我吃飯,還是拿我當藉口?”秦玉白眼道。

“一半一半吧。”小魚擺了擺手。

隨後,二人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而小魚點菜也頗為豪爽,直接讓老闆一樣來一份。

上菜以後,小魚更是不停的往嘴巴裡狂塞,絲毫冇有大小姐的姿態。

一陣陣微風吹過,倒是頗為舒爽。

就在這時,隔壁桌上的幾個男人色眯眯的往這邊看了過來。

他們的眼睛盯著小魚的裙底,滿麵色相,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

“小心走光。”秦玉提醒道。

小魚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裙子時不時地被風給吹起來。

她瞪著眼睛看著隔壁桌的一幫紋身小夥,張口便罵道:“回家看你媽去,再看我把你眼珠子給你挖下來!”

隔壁桌的幾個紋身男笑嘻嘻的說道:“小姑娘,脾氣挺大啊。”

“穿的這麼騷,不就是為了讓我們看嘛?”

“這麼騷,你男朋友能滿足你不?用不用哥幾個幫幫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