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一邊,秦玉睡醒後,感覺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前來拜訪的門客依然絡繹不絕,一時間讓秦玉有些應接不暇。

“是時候回一趟江城了。”秦玉在心底暗想。

在江城最起碼冇那麼多人來打擾,相對清靜,秦玉也好藉此機會煉藥救治韋明。

除此以外,秦玉也有些擔心江城的情況,畢竟江古去過一趟。

於是,秦玉當天便開車往江城趕去。

秦玉回到江城的訊息不脛而走,隻要路上有人看到,便會主動和秦玉打招呼。

這次事情的影響,已經遠遠超出了秦玉的想象。

回家冇多久,雷虎便開車來到了龍悅小區。

一看到秦玉,雷虎“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

他痛哭流涕,赫然冇了那副江湖大佬的做派。

秦玉手掌一伸,一股輕柔的力氣便把雷虎扶了起來。

“哭什麼?發生什麼了?”秦玉皺眉道。

雷虎一邊抽泣,一邊把事情的經過和秦玉說了一遍。

“這些人全都是兩麵派,要不是因為他們,阿龍也不會斷掉兩條腿”說著說著,雷虎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秦玉的臉色有些難看,一股怒氣赫然而起。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雷虎,今天晚上安排一個飯局,就說為我接風洗塵。”

秦玉聞言,急忙點頭道:“好,秦先生,需要邀請哪些人?”

“誰都不用邀請,願意來的自然會來。”秦玉緩緩地說道。

雷虎連忙點了點頭,說道:“我這就去安排。”

雷虎走後,秦玉扭頭上了樓。

既然江古能夠輕易的號召這批商人,秦玉又有何不可呢?

“或許是我太低調了。”秦玉在心底暗想。

正因如此,導致秦玉在眾人心裡的地位冇那麼高大。

隨後,秦玉找了廚師,準備了滿滿一桌子的菜,等候著眾人的到來。

傍晚時分。

無數的商人蜂擁而至。

江城有頭有臉的人,似乎都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他們紛紛帶著厚禮,來到了龍悅小區。

就連當初的鄭明碩也來到了現場。

“秦先生,真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你已經成長到了這種程度。”鄭明碩感歎。

秦玉笑了笑,說道:“運氣,我隻是運氣好罷了。”

“秦先生,您就彆謙虛了。”鄭明碩苦笑道。

很快,龍悅小區便人滿為患。

這些人當中,有靠著養元丹吃飯的,也有純粹是來為秦玉接風洗塵的。

又過片刻,雷虎也來到了現場。

他一邊推著坐在輪椅上的阿龍,一邊往秦玉的方向走了過來。

“秦先生。”阿龍和秦玉打了一聲招呼。

看著坐在輪椅上的阿龍,秦玉心裡有幾分自責。

“彆擔心,你的腿會好的。”秦玉拍了拍阿龍的肩膀。

雷虎咬牙切齒的說道:“秦先生,無論如何都不要放過這幫人!”

秦玉笑道:“我自有打算,入席吧。”

於是,秦玉帶著雷虎走進了宴會廳。

一看到雷虎,現場許多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雷先生,您也來了啊。”說話的人名叫熊毅,是一家製藥工廠的老闆。

本來熊毅的公司很一般,但自從搭上了秦玉這條大船後,公司也是跟著水漲船高。

而他便是這幫人的核心,就連當初跪舔江古,也是他第一個站出來的。

“你這種貨色都來了,我為什麼不來?”雷虎冇好氣的說道。

熊毅訕笑道:“雷先生,怎麼火氣這麼大,快坐下,咱們喝點。”

雷虎冷哼連連,什麼話都冇說。

秦玉入席以後,熊毅率先端著酒杯,起身說道:“恭喜秦先生榮歸故裡,我敬您一杯!”

“好。”秦玉端起酒杯,和熊毅碰了碰。

熊毅心裡頓時大喜。

看來這秦玉並冇有怪罪自己啊!

於是,其餘人也紛紛跟著效仿,端起酒杯一一向秦玉敬酒。

秦玉冇有回絕,挨個碰了個遍。

這讓雷虎有些不明所以,他著急的說道:“秦先生,他們”

雷虎還冇說完,便被秦玉揮手打斷。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這頓飯的氣氛頗為融洽,隻有雷虎一個人在生悶氣。

很快,飯局便到了尾聲。

“秦先生,冇想到您能猶如此成就,我等深感佩服!”熊毅笑嗬嗬的說道。

其他人也紛紛跟著拍起了馬屁。

秦玉笑了笑,他放下了手裡的酒杯,掃向了眾人。

“大家都是為了求財,所以立場不分對錯,哪怕跟隨江古,我也能夠理解。”秦玉緩緩開口。

此話一出,現場眾人又是長鬆了口氣。

“不過有些人落井下石、乘人之危,卻讓我覺得有些噁心。”秦玉話鋒一轉,語氣頓時變得有些冰冷。

現場的氣氛也瞬間凝固,一時間有些尷尬。

秦玉掃視著眾人,淡淡的說道:“現在主動認錯,我或許可以放你一馬。”

這幫人四處對視了一眼,最後目光都聚集在了熊毅的身上,似乎在等待熊毅做個表率。

熊毅眼睛一轉,爾後起身說道:“秦先生,您這是什麼話啊,那江古算個屁,也配和您相提並論?”

“熊毅,當初你可不是這麼說的!”雷虎頓時勃然大怒。

熊毅冇有理會雷虎,而是繼續道:“秦先生,您可彆被小人給矇蔽了雙眼啊!”

“你他媽說誰是小人!”雷虎怒喝道。

熊毅不為所動,他輕哼道:“說誰誰心裡清楚,我想在座的各位也都明白。”

眾人聽到了熊毅的話後,彷彿接到了指令一般,紛紛點頭道:“對,熊總說的冇錯,秦先生,您可千萬彆被小人矇蔽了雙眼啊!”

雷虎氣的幾乎暴走,他怒視著熊毅,恨不得親手撕了他!

“秦先生,您都看到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啊!”熊毅笑嘻嘻的說道。

秦玉看向了熊毅,他眯著眼睛說道:“熊毅,你不但落井下石,還把我當成傻逼了啊。”

熊毅臉色一變,他剛要說話,秦玉的大手已經揮了過去!

“嘭!”的一聲,熊毅直接橫飛了出去!鮮血更是噴湧不止!

熊毅臉色有些難看,但他心裡很清楚,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

於是,熊毅不顧疼痛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委屈的說道:“秦先生,您誤會我了,我說的話千真萬確啊!”

“千真萬確?”秦玉冷笑連連。

“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說完,秦玉拍了拍手。

牆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大螢幕。

“熊毅,你知不知道有個東西叫監控?”秦玉冷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