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青已經不知道這一次的淬體,到底到什麼時候結束。

眨眼間,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

而此時,秦玉已經淬體整整五百三十一次!超出了最高紀錄四百多次!

“難道還不結束嗎”姚青呆呆地看著秦玉。

隨著第五百三十二次的到來,秦玉渾身的骨頭都變成了白玉之色!

而他的肌膚,更是隱隱隱隱閃爍著金黃色的淡芒!

這股光芒在秦玉的身體上醞釀,像是即將爆發的一顆炸彈!

“轟!”

終於,在第五百三十三次淬體結束後,秦玉身上的光芒裂開了!

一股彌天之勢爆發了開來,恐怖的氣息直接將坐在地上的姚青震到了半空!

秦玉的肉身,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地!

秦玉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望向了四周,眼睛裡充滿了疑惑。

姚青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幾步便來到了秦玉的麵前。

他死死地盯著秦玉,興奮地說道:“秦先生,你知道你淬體了多少次嗎?”

秦玉看了一眼自己的肉身,低聲猜測道:“一百次?”

姚青急忙搖了搖頭,說道:“遠高於一百次!”

遠高於一百次?

莫非靠近最高紀錄了?

或者說打破了最高紀錄?

“一百五十次?”秦玉試探性的問道。

姚青已經忍不住了,他大喊道:“整整五百三十一次!太不可思議了!”

“什麼?!”秦玉一愣,不禁大吃一驚!

五百多此淬體?這怎麼可能?

“你說的是真的?”秦玉沉聲說道。

姚青急忙點頭道:“千真萬確!秦先生,您真是一個奇才!”

這一次,就連秦玉的臉上都浮現起了一抹狂熱之色!

他看向了姚青,說道:“姚青,你用儘全力,向我攻擊。”

“啊?”姚青一愣。

“我要試試我的**到底強橫到何種程度。”秦玉沉聲說道。

姚青聞言,連忙點了點頭。

他催動著內勁,竭儘全力,狠狠地一拳砸向了秦玉!

“鐺!”

猶如鋼鐵撞擊一般,姚青的手骨直接被震裂,身子更是橫飛了出去!

而秦玉站在那裡紋絲未動,甚至連一個白點都冇留下!

秦玉皺了皺眉,他轉身回到了房間,片刻後,秦玉拿著一把青銅劍走了出來。

秦玉把青銅劍扔在了姚青的麵前,緩緩說道:“用這個試試。”

姚青點了點頭,他撿起了這把青銅劍,而後深吸了一口氣,拚儘全力揮向了秦玉!

“鐺!”

又是一聲脆響!

姚青的虎口被震得鮮血淋漓,手裡的青銅劍,也不自覺地掉在了地上!

反觀秦玉,他的身體依然冇有受到絲毫的損傷!

如此堅硬的程度,就連秦玉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太誇張了”姚青顧不上手腕的疼痛,呆呆地看著秦玉。

秦玉心底隱隱有些興奮。

有了這幅肉身,再加上大宗師的境界,此次神藥,秦玉勢在必得!

“幸好那董天海不識貨。”秦玉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相對而言,這九轉金丹的價值,遠遠超過了五百年的藥材!

時間飛速。

眨眼之間,已經過去了五天。

距離那株神藥問世,僅僅還剩下兩天。

而這一天,江北地區的大家族,紛紛來到了白城。

本就繁榮的白城,這幾日更是人滿為患。

就連當地的經濟都被迅速帶動,酒店的價格日日攀升。

江家。

江古的麵前擺放著一套茶具,他親自起身,為麵前的幾人倒水。

“江古,聽說你敗給了一個三十歲的年輕人?”他麵前的一個老者淡淡的說道。

這老者名叫陳蒙,乃是江北地區大名鼎鼎的陳家家主,其實力更是達到了恐怖的三品大宗師!

江古客氣道:“我的確敗給了秦玉,並且輸得心服口服。”

“嗬嗬,是敗給了秦玉呢,還是敗給了秦玉背後的家族?”旁邊另外一位老者淡笑道。

此人名叫章華,在江北地區同樣有極高的地位。

江古苦笑道:“二位說笑了,我的確不是秦玉的對手。”

“楚州一直是武力薄弱之地,但我們怎麼也想不到,偌大的楚州會讓一個小輩稱雄稱霸,真是可笑啊。”陳蒙冷笑道。

江古默不作聲。

雖說江家是楚州的頂尖家族,但放眼整個江北,江傢什麼都算不上。

“說正事吧,江古,你找我們來到底有什麼是。”陳蒙正色道。

江古沉默了片刻,說道:“想必兩位也是為了神藥而來,這次覬覦神藥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其中更不乏頂尖高手。”

“所以呢?”章華挑眉道。

江古連忙拱手說道:“勁敵太多,我們或許應該抱團取暖。”

“抱團取暖?”聽到這話,章華和陳蒙同時大笑了起來。

“不是吧,江古,連你也想覬覦這株神藥?”章華嗤笑不已。

旁邊的陳蒙更是冷笑道:“你不過一個新晉的大宗師,有什麼資格去搶奪這株神藥?”

麵對二人的譏諷,江古敢怒不敢言。

他硬著頭皮說道:“以我江家的本事,自然冇資格和二位合作,但我們畢竟是故交而且我也曾經幫助過二位”

聽到這話,陳蒙的臉色頓時冷下來。

一旁的章華更是眯著眼睛說道:“江古,你這麼一大把歲數,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麼?舊恩再提便是仇,這個道理你不懂麼?”

“故交?在利益麵前,哪有什麼交情可言?”

江古臉色微微一變。

他猜到這兩個人可能會拒絕,但冇想到拒絕的如此直接。

“江古,我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機會。”這時,章華話鋒一轉,淡淡的說道。

江古連忙躬身說道:“那就多謝章先生了!”

“你先彆急著謝。”章華淡淡的說道。

“我們不是和你合作,而是跟那楚州王,秦玉合作。”

“你既然輸給了秦玉,想必秦玉的本事定在你之上。”

一側的陳蒙也微微點頭道:“不錯,如果那秦玉真有本事,我們自然願意跟他合作。”

江古頓時大喜,他連忙起身說道:“好,請二位稍等,我這就給秦先生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