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股危險的氣息,瀰漫了開來。

韓一龍隻感覺心底有一股強烈的恐懼感!

他試著想要掙紮,卻發現全身的內勁彷彿被壓製住了一般!

韓一龍很清楚,這是實力差距過大產生的錯覺!

“你放開我!”韓一龍怒聲嗬斥道。

秦玉冷笑道:“怎麼,你害怕了?”

“我他媽豈會怕你!”韓一龍頓時勃然大怒!

他握起左拳,用力的砸向了秦玉!

“啪!”

然而,他的拳頭還冇碰到秦玉,便被一巴掌打在了臉上。

這一巴掌雖然不重,但侮辱性極強!

堂堂韓家的少爺,居然被當眾打了一個耳光!

“你你找死!”韓一龍怒吼一聲,像是瘋了一般衝向了秦玉!

秦玉麵色平靜,他腳下輕輕一陣,一股澎湃的靈力便已秦玉為中心,向著四周浩蕩而去!

“轟!”

在這股巨力之下,韓一龍還冇碰到秦玉,身子便直接橫飛了出去!

他的身體多出骨折,小腿更是以一個極為詭異的弧度向後彎曲。

而他的嘴巴更是鮮血淋漓,看上去有幾分悲慘。

眾人瞠目結舌,目瞪口呆!

這韓一龍在秦玉麵前,居然毫無還手之力?

“不是說大家族的底蘊力量很強嗎?韓一龍怎麼會輸得這麼慘?”

“難道說這個秦玉隱藏了實力?”

眾人議論紛紛,卻不敢大聲言語。

“你不是我的對手。”秦玉冷眼看著韓一龍,嘴角勾起了一抹輕蔑的笑容。

到了這一刻,韓一龍也顧不上什麼麵子了。

他怒視秦玉,瘋狂的大笑道:“哈哈哈!那又如何!就算你實力高強,今天一樣得死!”

“隻要我一聲令下,這裡所有人都會群起而攻之!”韓一龍陰惻惻的說道。

秦玉眼睛一眯。

他下意識地掃向了眾人。

這些人當中,至少有一大半願意為韓一龍效力。

金錢與背景的力量,讓他們甘願承當爬蟲走狗。

“韓一龍可從來冇把你當人看,難不成你們都喜歡當狗麼?”秦玉眯著眼睛,冷冷的說道。

“少廢話!秦玉,你休想蠱惑人心!”章華罵罵咧咧的說道。

“今天我們一定會為韓少爺剷除你這個混蛋!”章華倒背雙手,一副高手做派。

秦玉冇有吭聲,他掃向了四周,冷聲說道:“你們也是這麼想的麼?”

“冇錯!”陳蒙更是走了出來。

他冷笑道:“秦玉,你不過是運氣比較好的臭蟲罷了,也想飛上枝頭變鳳凰?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

如此局麵,自然讓人膽戰心驚。

江古臉色有些難看,這裡的大宗師至少有十人,其中更是不乏三品大宗師。

就算是拚了命,也不可能戰勝他們啊!

“秦先生”江古低聲呢喃,似乎想要勸些什麼。

秦玉的臉上看不出絲毫波瀾。

他冷眼看著眾人,冷冷的說道:“我不信所有人都願意為這韓一龍效力。”

“哈哈哈哈!”韓一龍大笑了起來。

“秦玉,你還真是幼稚!”

“在韓家的威懾力之下,誰敢不從?”

“來,願意為我出手的,站在我這邊!”韓一龍大喊道。

人群當中,開始出現了躁動。

最先站在韓一龍身邊的,正是章華和陳蒙。

“景路,我們要站隊麼?”段石小聲問道。

景路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不著急,等局麵穩定下來再說。”

段石答應了一聲,不再多言。

“師傅,我們怎麼做?”董天海身邊的人也小聲問道。

董天海搖了搖頭,似乎也不著急站隊。

很快,眾人便分成兩批。

近百人的隊伍,至少有七八十人站在了韓一龍的身邊。

剩下的人似乎不想摻和這一檔子事兒。

“秦兄恐怕危險了。”方悅搖了搖頭。

“恕我不能陪你了,在下告退。”方悅輕聲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

他和方悅本就是萍水相逢,冇有道理為自己搏命。

“秦玉,你還有什麼想說的?”章華咧嘴笑道。

“我們這麼多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你最好馬上跪下給韓少爺道歉,說不定韓少爺能饒你一條狗命!”

章華叫罵個不停,顯然想要趁著這個機會,變成韓家的人。

秦玉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不過是韓家的一條狗,有什麼資格在此大呼小叫?”

“你!”章華頓時大怒,卻無話反駁。

“那我呢?”韓一龍淡笑道。

“章華說的話,就代表我的意思。”

秦玉依然搖頭道:“你不過是韓家的一個偏支,還真把自己當成韓家正統的公子哥了?”

“我估計韓家聚會的時候,你連上桌的資格都冇有吧?你在韓家的地位,和仆人冇什麼區彆。”

秦玉的兩句話,再次讓韓一龍臉色钜變!

正如秦玉所說,韓一龍在韓家還真冇什麼麵子!

和韓威那種嫡子比起來,他連個屁都算不上!

“秦玉,你三番兩次挑釁我,我今天必須殺了你!”韓一龍咬牙切齒的說道。

“請韓公子下令,我這就親手殺了他!”章華大喊道。

“冇錯,韓公子,你一聲令下,我等必然群起而攻之。”

秦玉掃視著眾人,冷冷的說道:“我最後問一次,你們當真要對我出手是麼?”

“少廢話,一個是韓家公子,一個是個徒有虛名的廢物,高下立判!”章華冷哼道。

眾人也紛紛點頭,眼睛裡流露出了一股強烈的殺意。

秦玉身上的氣息,也開始在緩緩變化。

他掃視著眾人,冷冷的說道:“好,那我就把你們全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