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語出驚人,不由得讓眾人神情一滯。

殺了所有人?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在場有十位大宗師坐鎮!宗師更是不計其數!

一個內勁大師,居然敢口出狂言?

“秦玉,我看你是膨脹了吧。”章華嗤笑道。

“自我安慰唄。”

“可能是打出來自信了。”

韓一龍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他裂開嘴笑道:“要是把你殺了,韓威說不定會獎勵我秦玉啊秦玉,你可真是給我帶來了一個驚喜啊。”

“就怕你冇有那個機會。”秦玉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韓一龍不再廢話,他倒退一步,冷聲說道:“所有人,給我殺了這個秦玉!”

話音一落,眾人的身上便燃起了陣陣騰騰的殺氣。

一道道氣息爆開,十餘位大宗師的氣息,頓時讓現場飛沙走石,樹木連根拔起!

無數的野獸在這股威壓之下,直接被震成了血霧!

一些實力低微者,更是吐血不止!

就連景路、江古等人,也感覺到一陣陣強烈的壓迫感。

“秦玉恐怕麻煩了,真是可惜。”方悅微微搖頭,為秦玉感覺到惋惜。

江古麵色難看至極。

他本想靠著秦玉帶領江家一飛沖天,卻不料會遇上如此必殺之局!

“秦先生,我願意陪你一起!”思索再三後,江古最終還是站了出來!

他大宗師的氣息瞬間爆發了開來,抵抗著來自外界的威壓!

“江古,你可真是不識趣啊。”章華冷冷的說道。

“嗬嗬,那我們就先把你殺了好了。”陳蒙身上光芒閃爍,似乎隨時都要出手。

“陳蒙,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彆以為我怕你!”江古一聲怒吼,大步向前走來!

他身為曾經的楚州第一人,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感受到江古的氣息後,陳蒙臉色微微一變。

“這個江古,實力似乎又精進了不少。”陳蒙的臉色有幾分凝重。

章華也眯著眼睛。

對於江古的實力,他們似乎都低估了。

“一起上,殺了他!”章華冷聲說道。

陳蒙點了點頭,二人當即踏步而來!

“來吧,我江古又有何懼!”江古怒喝一聲,刹那間氣息奔湧,狂發亂舞!

楚州第一人,名不虛傳!

然而,就在即將動手之際,秦玉卻伸手攔住了江古。

“你退下吧。”秦玉淡淡的說道。

江古一愣,他急忙說道:“秦先生,你”

“我殺他們,如屠雞宰狗!”秦玉冷聲說道。

狂妄!

這是所有人心底的想法!

秦玉的狂妄,儼然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秦先生”

“不必多言。”江古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秦玉打斷。

“既然你求死,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章華冷聲說道。

“我也很想見識見識,你這所謂不同的大師,到底有何特彆之處!”陳蒙陰惻惻的說道。

話音剛落,章華率先發難!

他腳下輕輕一震,身子頓時淩空而起!

下一秒,章華便自半空中,向著秦玉狠狠地砸了下來!

秦玉不慌不忙,隻是抬頭冷冷的看著章華!

“小廢物,給我去死吧!”章華怒吼一聲,恐怖的拳風直接讓秦玉腳下的地麵下陷數分!

“好恐怖的力道!”

“這就是大宗師嗎”

“果然不是那內勁大師所能相提並論的。”

眾人驚詫連連!

僅僅是普通的一拳,便有如此威力!這大宗師到底何等恐怖!

“轟!”

很快,章華的鐵拳來到了秦玉的身前!

“來吧,讓我看看二品大宗師到底有多少本事!”秦玉氣息未動,拳頭抬至半空,正麵迎了上去1

“鐺!”

巨大的聲響,幾乎要震破人的耳膜!

而秦玉腳下的地麵在這股巨力之下,又下陷了幾分!

一高一矮,一上一下。

場麵彷彿定格了一般!

預料中秦玉被打碎肉身的場景並未出現!隻是如此僵持在半空!

“怎怎麼可能!”章華的臉色钜變,心底更是感覺到一股驚恐!

他隻感覺秦玉的拳頭彷彿由鋼鐵製成一般,堅硬無比!

“他的肉身怎麼會如此堅硬!”章華暗道一聲不妙,扭頭就想拉開距離!

但秦玉根本不給他機會!

“主動靠近我,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錯誤。”秦玉裂開嘴角,露出了滲人的笑容!

章華臉色狂變,心底恐懼無比!

就在他想要離開之時,秦玉已經欺身而至,伸手抓住了章華的胳膊!

隨後,秦玉手掌猛然用力,直接捏碎了章華的骨頭!

“啊!!!”

章華疼痛難當,痛苦的大吼了出來!

“鐺!”

秦玉並未就此罷休,他大手一揮,一巴掌抽向了章華!

章華來不及躲避,隻能硬著頭皮抬手迎了上去!

但秦玉的肉身經曆了五百多次的淬鍊,豈是這章華豈能相提並論?

章華的手掌觸碰到秦玉的一瞬,骨頭直接被震成了粉末!

冇有了骨頭的支撐,章華的兩條胳膊就像是一攤爛肉,垂在胸前,動彈不得!

現場死一般的寂靜。

隻是偶爾能聽到咽口水的聲音。

誰也想不到,秦玉的肉身居然強橫到瞭如此地步!

大宗師的肉身在其麵前,赫然是以卵擊石!

“怎怎麼可能啊”不知是誰,小聲呢喃。

“這個秦玉居然打碎了章華的胳膊?”

遠處,段石也臉色難看無比!

“這小子剛纔絕對隱藏了實力!”段石心裡感覺有些後怕!

景路卻搖了搖頭。

他淡淡的說道:“這秦玉身上並無任何氣息波動,他還是一位內勁大師。”

“什麼意思?”章華皺眉道。

景路冷笑道:“這秦玉隻是肉身強橫罷了,除此以外,一無是處。”

段石急忙看向了秦玉。

果然,這秦玉隻是一個內勁大師!

他之所以能打甭章華的胳膊,純粹是仗著一副堅硬到變態的肉身!

不遠處,章華臉色難看至極!甚至留下了心理陰影!

因為秦玉的肉身實在太堅硬了!

“不要被他近身,他除了一副肉身之外,並無其他過人之處。”這時候,韓威身邊的隨從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