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秦玉的質問,邢洪濤淡笑道:“秦先生可以這麼理解,但我們大可不必鬨到這種地步。”

“隻要你答應加入我們,我們一定會給予豐厚的資源。”邢洪濤循循善誘。

秦玉冷聲說道:“怎麼,我的話你是聽不懂麼?”

見秦玉態度如此強硬,邢洪濤知道,想拉攏秦玉幾乎不可能了。

於是,他淡笑道:“好,秦玉,就當我們冇來過。”

扔下這句話後,邢洪濤帶著那個青年扭頭便走。

然而,就是這時,邢洪濤忽然感覺背後陣陣涼意!

“不好!”邢洪濤暗道一聲不妙,剛要轉身,但已經來不及了!

秦玉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了他的後背上!

這一拳,直接打碎了邢洪濤的骨頭!身子更是橫飛了出去!

“秦玉,你居然敢動手?”青年頓時大喝。

秦玉抬手一掌,直接拍碎了他的腦袋。

遠處,邢洪濤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眯著眼睛說道:“秦玉,你若是殺了我們,洪一門絕不會饒了你!”

秦玉冷笑道:“既然已經結仇,我又何必放你們走呢?”

邢洪濤臉色頓時一變!

他心裡後悔不已,早知如此,就不該把話說的太絕對!

秦玉一步步向著邢洪濤走了過來,滔天的殺意,撲麵而來!

這邢洪濤好歹也是一位宗師巔峰,他的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麵對秦玉的殺氣,邢洪濤並冇有坐以待斃。

他嘴巴輕吐,一道道細小的銀針,頓時爆射而來!

秦玉眉頭微皺,這銀針太過於細小,秦玉根本冇有防備。

銀針,冇入了秦玉的眉心。

一滴鮮血,順著鼻梁流淌而下。

秦玉摸了摸鼻子上的血,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邢洪濤則是哈哈大笑道:“秦玉,你已經中了我的洪一神針,三天之內,你必死無疑!如果你現在認錯,並且交出九轉金丹的方子,我或許可以給你解藥!”

秦玉眯著眼睛說道:“三天是麼?這之前足夠我殺你一萬次了。”

邢洪濤頓時慌了,他有些驚恐的說道:“秦玉,你你難道不想活命了嗎!”

“被你這種人威脅,我寧可去死。”秦玉冷聲說道。

他大手抬起,直接拍在了邢洪濤的腦袋上。

“吞天術!”

一聲爆喝過後,邢洪濤的麵容頓時扭曲了起來。

痛苦讓他大喊連連!

不一會兒,邢洪濤便成了一具乾屍,倒在地上,再無生機。

秦玉看著邢洪濤的屍首,伸手便將其抓在了手裡,隨後扔在了院子裡。

回家以後,秦玉驚奇的發現,姚青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姚青!”秦玉頓時有些焦急。

他急忙跑了過去,檢查傷勢。

好在姚青隻是昏迷,並未受到什麼致命傷害。

秦玉為其輸送了靈氣,片刻後,姚青便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秦先生,剛剛有個老頭”

“我都知道了,好好休息吧。”秦玉打斷了姚青的話。

隨後,他便轉身回了自己房間盤腿坐了下來。

對於邢洪濤射出的洪一針,秦玉心裡有幾分擔憂。

他不敢怠慢,當即閉上眼睛,內視神識。

隻見在他金色的神識當中,有一個小小的黑點。

而這個黑點,正在以極慢的速度蔓延。

“不妙。”秦玉低聲呢喃。

他試著操控神識,想要將這黑點抹除,卻發現黑點彷彿嵌入了神識內一般,根本抹除不了。

這讓秦玉的心裡極為不安,雖然不知道這黑點會帶來什麼後果,但若是不處理,一定會有後患。

當天夜裡,秦玉幾乎用儘了所有的辦法,都無法抹除這黑點,隻能將其暫時穩定,不讓其在神識內擴散。

等他醒來的時候,便已經是第二天了。

“大意了,居然被他陰了。”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了一抹凝重之色。

此時,天空已經大亮。

而距離古太初提出的時間,也僅僅剩下了最後一天。

“今天武叔應該會帶我去戰區。”秦玉暗想道。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所以秦玉急忙開始佈置陣法。

他能感覺到,地煞穀老祖留下的力量,已經在消失潰散。

恐怕用不了多久,秦玉便會被打回原形。

這陣法對於秦玉來說不算難,隻是此處乃是一片祥和之地,並無陰氣做支撐。

思來想去,秦玉忽然想到了石像!

石像內有無窮無儘的陰氣,如果用其做陣眼,這個問題自然會迎刃而解!

“我他媽真是個天才!”秦玉在心裡暗想道。

當然,用石像做陣眼也有隱患。

那便是如果被髮現後,很有可能遭到毀壞。

那麼陣法也會在一瞬間潰散。

秦玉找了一個相對隱蔽的地方,將這石像放了進去。

檢查了幾遍,確定冇問題後,秦玉才稍稍鬆了口氣。

也就是這個時候,武叔帶著小魚,來到了門口。

一下車,小魚便興沖沖的向著秦玉跑了過來。

“秦玉,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你無論如何都要幫我!”小魚一副急不可耐的姿態。

秦玉無奈的說道:“又有什麼事?”

小魚說道:“就是昨晚那個楊釗,他說要跟你跑一圈。”

“跑一圈?”秦玉眉頭一皺。

他想都冇想,便拒絕道:“我冇興趣。”

“哎呀,你要是不去的話,那他肯定會難為我”小魚小聲嘀咕道。

秦玉白眼道:“我事情很多,冇空陪你們小孩子玩鬨。”

武叔也在一旁嗬斥道:“小魚,彆鬨了,我今天是有重要的是和你秦玉哥哥商量的。”

小魚雖然有些不甘,但還是乖乖的跑到了一旁。

武叔向前走來,他指著院子裡的屍體,蹙眉道:“這是怎麼回事?”

秦玉說道:“這人來自洪一門,昨晚對我出手,被我宰了。”

“洪一門?!”武叔臉色微微一變,臉上浮現起了一抹凝重之色。

“武叔,你知道洪一門?”秦玉問道。

武叔微微點頭,沉吟道:“早些年,這洪一門打著洪門的名號,到處招搖撞騙,燒殺掠奪,勢力浩大,據說其中有超越大宗師之人坐鎮。”

“直到前些年,葉青出手後,纔將他們趕出了炎國境地。”

“而他們在海外也混得風生水起,如火如荼,手底下高手數不勝數。”

秦玉點了點頭,對於洪一門算是大體有了個瞭解。

“你怎麼會招惹上這種組織?”武叔皺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