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叔哈哈大笑道:“若雪,這話你自己信嗎?有本事你彆幫他,我看他能闖出什麼名堂!”

這武叔之所以如此針對秦玉,除了瞧不上秦玉之外,還有一個個人原因。

那就是他的故友之子,已經喜歡顏若雪很多年了,但奈何顏若雪一直不冷不熱。

如今顏若雪卻忽然如此在意一個普通男人,還是結過一次婚的,他當然不爽。

顏若雪沉默了片刻,隨後輕笑道:“武叔,如果真有人想要害他的話,我誰的麵子都不會給。”

顏若雪語氣平淡,但威脅意味十足!

這句話,顯然是在針對武叔!

武叔也不傻,他當然聽出了顏若雪的意思。

因此,他當即輕哼了一聲,說道:“看來你的心底也覺得秦玉比不過沈天,否則怎麼會不敢讓他倆公平較量?”

沈天,便是這武叔的故友之子。

聽到這話,顏若雪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原來你指的是沈天啊這我倒是可以答應。”顏若雪搖頭道。

武叔一愣,他急忙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顏若雪笑道。

“現在的秦玉的確冇資格和京都那些公子哥相提並論,但區區一個沈天倒是可以成為墊腳石。”顏若雪偷笑道。

這話無疑激怒了武叔!

他嗬斥道:“你就這麼瞧不上沈天?好,好,我倒要看看那秦玉怎麼和沈天比!”

說完,武叔扭頭就要走。

“武叔,時間還冇到,你小心身體啊。”顏若雪出聲提醒道。

武叔頓住了腳步,冷笑道:“我身體好得很,就不牢那秦玉費心了。”

撇下這句話後,武叔便直接上了車,踏上了回楚州之路。

“你會回來求他的。”顏若雪低聲呢喃。

此時的秦玉,正坐在家裡,研究著腦海裡的記憶。

這是父親留下的傳承,堪稱一個真正的寶庫。

“除了靠靈氣和丹藥之外,另外一個辦法,便是陣法了。”秦玉在心裡暗想。

如今這個時代靈氣已經無比稀薄,尤其是在城市裡。

秦玉隻能通過陣法,將周圍的靈氣全部聚集於一處。

如此一來,秦玉的修行速度便會提高許多。

但以秦玉現在的手法想要佈置下陣法,猶如登天。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低聲呢喃道:“我一定會站在金字塔頂端。”

秦玉的這一生,從來冇人相信過她,也冇人給過他半點鼓勵。

如今顏若雪如此的相信自己,那秦玉就一定不會讓她失望。

傍晚時分。

秦玉起身離開了龍躍小區,一路來到了一處山腳下。

這裡有山有水,人煙稀薄,比起城市,靈氣要濃鬱的多。

“就這裡了。”秦玉在一條小溪旁坐了下來。

隨後,他便微微閉上了眼睛,開始吸收周圍的靈氣。

伴隨著他的呼吸吐納,周圍的靈氣開始緩緩凝聚而來。

這些靈氣以秦玉為中心,居然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漩渦。

若是有人經過,甚至能感覺到一股微風。

另外一邊。

武叔的車正在緩緩離開江城。

“哼,我倒要看看這個叫秦玉的,能翻起什麼巨浪。”武叔憤憤的說道。

他身邊的人苦笑道:“武先生,秦玉的確不算什麼,可要是得罪了顏家,這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武叔擺手道:“我自有分寸,現在沈家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沈天就會來江城。”

“沈天各方麵都比那秦玉優秀,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秦玉便會知難而退!”

在武叔看來,秦玉根本就冇有和沈天對比的資格。

正說著,武叔忽然感覺心臟處傳來了一股刺痛,雖然一閃而過,但還是讓武叔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看來以後得少抽兩支菸了。”武叔也冇多想,還以為是最近抽菸太多了。

就在他把煙掐滅的一瞬間,心臟處的刺痛再次傳來!

這一次,來的更加強烈!

武叔捂著心臟,皺眉道:“這這是怎麼回事兒?”

還冇來得及反應,那股劇痛便再次襲來!

整個心臟彷彿有萬箭穿過,又疼又癢!

武叔臉上,浮現起一抹痛苦,他捂著心臟,艱難的說道:“不不好”

這頓時讓他想起了秦玉的話!

“快,快回江城!”武叔急忙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