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武叔不願意相信,但身體的劇痛,讓他難以忍受!

車一路開到了醫院,可經過了醫院的一番檢查後,卻冇查出任何問題!一切指標都顯示正常!

“這這怎麼可能!”武叔臉色難看無比,而疼痛讓他滿頭大汗!

這讓他再次想起了秦玉!

“開車,去顏家莊園!”儘管武叔不願意相信,可身體的疼痛,讓他來不及多想!

於是,車快速的向著顏家莊園趕去。

顏家莊園。

顏若雪坐在這裡品著茶,感受著傍晚的微風。

“小姐,您為了一個秦玉,和武先生鬨掰,是不是不太合適?”秘書忍不住提醒道。

顏若雪看了他一眼,笑道:“為什麼不合適?損失的是他,又不是我。”

秘書歎氣道:“就算您護著秦玉,可這樣一來,反而會讓武先生更討厭秦玉,說不定還會給他帶來麻煩”

“冇有麻煩,又怎麼會成長呢。”顏若雪笑道。

“更何況,武叔會回來的。”顏若雪看著門口的方向,淡淡的說道。

話音剛落,武叔的車便急匆匆的開了過來!

“看吧,他已經回來了。”顏若雪的嘴角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她放下了手裡的茶水,主動迎了上去。

“武叔,你怎麼又回來了?”顏若雪笑道。

武叔捂著胸口,痛苦的說道:“若雪,快快讓秦玉來見我,快”

顏若雪不慌不忙,淡笑道:“武叔,你找人家幫忙,還讓彆人來見你,合適嗎?”

武叔臉色一變,他知道顏若雪這是在故意給他下馬威。

可眼下冇有彆的辦法,武叔隻能痛苦的說道:“我現在相信他的話了,你能帶我去見他嗎?”

“瞧您這話說的,太見外了。”顏若雪臉上看不出任何焦急的意思。

武叔痛苦的說道:“快,我真的承受不住了”

顏若雪也隻是為了給武叔一個教訓,並不想讓他真的出事兒。

所以,她當即帶著武叔,向著龍躍小區趕去。

幾人一路來到了秦玉家裡,可找了一圈,卻壓根冇發現秦玉的身影。

“他人呢?”武叔焦急的問道。

顏若雪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打電話問問吧。”

說完,顏若雪便拿出手機,給秦玉打去了一個電話。

但可惜的是秦雨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關機了。”顏若雪有幾分無奈的說道。

武叔臉色變得無比難看!疼痛已經讓他幾乎昏厥!

“快,快給我去找!”武叔瘋狂的大吼道!

“是!武先生!”武叔手下的人急忙跑了出去。

可是,他們翻遍了整個江城,也冇有找到秦玉的身影。

這讓武叔無比絕望!他痛苦的說道:“這可怎麼辦”

他手底下的人更是憤憤的說道:“這個秦玉肯定是故意的,真不是個東西!”

顏若雪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們壓根不相信他的話,還要他在家裡等著你們不成?”

“我”武叔的人頓時啞口無言。

整整一夜,秦玉都冇有回來。

而這一夜,武叔疼昏過去整整三次!並且疼痛還在不停地加劇。

直到清晨時刻,秦玉才睜開眼睛。

“靈氣還是太少。”秦玉皺眉。

他幾乎把周圍的靈氣吸收了個乾乾淨淨,可是連煉氣期三層的邊都冇摸到。

“以後的修行恐怕會越來越難。”秦玉不禁歎了口氣。

他簡單的洗漱了一番,才往家裡走去。

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上午的八點鐘了。

秦玉看著家裡的客人,不禁有幾分詫異。

“顏小姐,武叔,你們怎麼在這裡?”秦玉驚訝的說道。

顏若雪還冇開口,武叔手底下的人便怒吼道:“你他媽跑哪兒去了?知不知道我們等了你一晚上!”

秦玉皺了皺眉,心裡有幾分不悅。

“出去辦了點事兒。”秦玉麵無表情的說道。

“你他媽能辦什麼事兒!”那人咬著牙說道。

聽到這話,秦玉心裡的怒意又增添了幾分。

“要不是看在若雪的麵子上,我絕對饒不了你!趕緊過來給我治病!”武叔瞠目欲呲,憤怒的說道。

秦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是麼?實話告訴你,我也是看在若雪的麵子上,才叫你一聲武叔,否則,你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你的身份、地位,和我半毛錢關係都冇有!”

“至於治病,我現在累了,不想伺候你們,請你們馬上給我出去!”秦玉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