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根本懶得搭理這個三長老,反正他已經做好了離開藥神閣的準備,所以根本無所畏懼。

一行人,站在這太陽之下,靜靜地等候著藥神閣閣主的歸來。

時間飛速,眨眼間便過去了一個小時。

眾人在太陽下,曬得也是汗水直流。

“這閣主怎麼還不回來。”秦玉不禁蹙眉道。

一旁的桃子說道:“誰知道呢,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不都是得擺譜麼。”

秦玉攤了攤手,說得好像也冇毛病。

就在這時,終於有一輛車,出現在了藥神閣的門口。

一眼望去,一輛勞斯萊斯,正在太陽的光芒下,熠熠生輝。

車停下以後,便看到兩個男人迅速下車,打開了後車門。

不一會兒,一個少女,便從這車上走了下來。

少女看上去彷彿隻有十七八歲,雪白的皮膚猶如凝脂,大腿更是修長白皙,性感無比。

而她的臉上,帶著幾分說不出來的冷冽,和她的年紀似乎不符。

秦玉嘀咕道:“閣主還有女兒?”

“不許胡說!她便是閣主!”旁邊有人小聲嗬斥道。

秦玉頓時滿麵錯愕,張大了嘴巴。

這個小姑娘,就是藥神閣大名鼎鼎的閣主?

“閣主居然是個小孩?”秦玉忍不住說道。

“說了,讓你彆胡說八道!閣主已經六十多歲了!”旁邊的人瞪著眼睛說道。

這頓時讓秦玉更加吃驚!這個小姑娘,居然六十多歲了?這他媽是怎麼保養的?

“恭迎閣主歸來!”藥神閣閣主踏入的一瞬,所有人都齊聲大喊了起來!

而閣主的臉上冇有絲毫表情,看上去有幾分冰冷。

麵對眾人的恭迎,她更是彷彿冇看見一般。

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為閣主讓開了一條路,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崇敬之意。

秦玉不禁有些好奇,他試著放開神識,想要一探閣主的實力。

然而,就在秦玉神識探出的一瞬,便直接被強行斬斷了!

與此同時,閣主的目光,也落在了秦玉的身上。

她臉上的冰冷,又強盛了幾分!

不僅如此,閣主更是邁著步子,一步步的向著秦玉走了過來。

雖然隻有十幾歲的外貌,可她身上強大的氣場,還是讓人忍不住冷汗直流!

“小子,你死定了!”三長老見狀,忍不住在心底冷笑連連。

很快,閣主便走到了秦玉的麵前。

她冷冷的看著秦玉,說道:“你對我似乎很感興趣。”

所有人,都在這一刹那心驚膽戰!

“閣主,他”

“我問你了麼?”五長老剛要解釋,便被閣主冷冷的打斷。

五長老頓時噤聲,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在這種強大的壓力之下,秦玉卻咧嘴笑了起來。

“閣主,你身為藥神閣的閣主,我想冇有誰會不感興趣吧?”秦玉如實說道。

“秦玉,注意說話的態度!”五長老著急的提醒道。

秦玉倒是冇什麼感覺。

他不相信就因為一句話,閣主便會把他怎麼樣。

“你就是那個新來的秦玉?”閣主打量著秦玉,眼睛裡似乎閃過了一抹異樣的色彩。

這不禁讓秦玉感覺有些奇怪。

因為他總覺得自己對這閣主,好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獨特感覺。

“是,見過閣主。”秦玉冇有多想,客氣的迴應道。

閣主微微點了點頭,隨後轉身便要走。

正在這時,三長老快步走了上來。

“閣主,我有一事相告!”三長老急切的說道。

閣主瞥了他一眼,示意他說下去。

三長老伸手指向了秦玉,說道:“閣主,這個秦玉無視藥神閣的規矩!並且動手打人!”

“韓家少爺韓士勳前來藥神閣取藥,卻被他一腳踢碎了丹田!”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五長老更是麵色難看至極!額頭甚至留下了一絲絲汗水。

“閣主,是那韓士勳挑釁在先!秦玉多次為他煉製了丹藥,他卻故意刁難!”桃子急忙解釋道。

“閣主,正如桃子所說,那韓士勳的確有意為難秦玉。”五長老也急忙說道。

“而且本來接待韓士勳的,應該是三長老!”

“三長老明知秦玉和韓家有仇,卻故意讓秦玉去接待韓士勳!這一切和三長老脫不了乾係!”

三長老絲毫不慌,他淡淡的說道:“我可不知道什麼仇不仇的,我隻知道他打了人,打的還不是普通人!”

“閣主,這可是壞了藥神閣的規矩!”

閣主一言不發,現場更是一片沉寂。

緊張的氣氛,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終於,閣主開口了。

她轉身,瞥了三長老一眼,淡淡的說道:“所以你覺得我藥神閣的藥師,麵對挑釁應該忍氣吞聲?”

此話一出,三長老臉色頓時一變!

這這是什麼意思?莫非閣主覺得秦玉做的冇問題?

就連秦玉都不禁目瞪口呆!閣主的態度,和秦玉想的完全不一樣啊!

“閣主,可可這畢竟是壞了您立下的規矩”三長老有些不死心的說道。

閣主冷冷的說道:“藥師的確不能打人,但是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

“被人當眾羞辱,難不成還要卑躬屈膝不成?那叫窩囊。”

閣主如此明確的態度,幾乎震驚了所有人!

他們甚至懷疑,秦玉和閣主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否則怎麼會如此力保這秦玉!

“閣主,那韓士勳畢竟是京都韓家的人,這秦玉廢了韓士勳,韓家豈會就此罷休”三長老訕笑道。

閣主冷冷的說道:“怎麼,你覺得我藥神閣怕他韓家不成?”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看來,閣主是要保定這秦玉了!

“閣主,這秦玉是在抹黑我藥神閣的形象啊!”三長老依然不死心。

閣主的臉色,總算是冷了下來。

就連其他人都忍不住暗罵三長老是個蠢逼。

閣主的態度,顯然是要力保這秦玉啊!這三長老依然不休不饒,這不是在自尋死路嗎?

“韓士勳本來就應該由你接待,你卻把這屬於你的工作,交給了秦玉。”

“究其根本,你纔是罪魁禍首。”閣主冷冷的說道。

說到這裡,閣主掃向了眾人,冷冷的說道:“藥神閣不懼怕任何人,韓家我自然也會給他們交代。”

“至於你,從今天起,不再是藥神閣長老,貶為普通藥師。”閣主冷冷的看向了三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