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倒塌的水韻塔,曲長老頓時急了!

“秦玉,我X尼瑪!”曲長老瞳孔猛縮,破口大罵!

他手掌裡更是迸發出一股強烈的光芒,直逼秦玉而去!

秦玉當即握拳,轟然間迎了上去。

“轟!”

一聲巨響,秦玉的身形頓時倒退了數步,嘴巴裡一聲悶哼,鮮血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這曲長老畢竟是半步武侯,更何況現在的秦玉狀態很不好,自然會落於下風。

“我要殺了你!”曲長老瘋狂的大吼。

秦玉不敢耽誤時間,他急忙踩著縮地成寸,迅速衝進了廢墟之中,來到了水韻塔的一層之下。

此時,這裡的環境大變!

先前的那副山水畫般的景象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泥濘。

而那守道者,也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

“果然如此。”秦玉頓時大喜過望!

賭對了!

這水韻塔正是陣眼!

秦玉急忙走到了三清古樹前,伸手把它摘下來,塞進了自己的空間神器之後。

“你休想跑!我一定要殺了你!”曲長老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秦玉麵色凝重,低聲道:“得先想辦法脫身。”

想到這裡,秦玉調用氣息,再次施展縮地成寸,拔腿便跑!

“想跑?你做夢!”看著疾馳而去的秦玉,曲長老臉色冰冷無比。

而後,他邁著步子,快速追了上去。

但秦玉的縮地成寸可是神技,豈是曲長老能相提並論的?

兩個人的距離越拉越遠,不到五分鐘,秦玉便徹底消失在曲長老的視線當中。

曲長老喘著粗氣,臉色冰冷至極。

而他身邊的人,也快速追了上來。

“曲長老,怎麼辦?”有人問道。

曲長老蒼老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狠戾。

他眼睛一眯,冷冷的說道:“我一定會殺了他!去機場!我就不信他能逃到天涯海角!”

另外一邊,秦玉逃出了數十裡路後,纔敢停下。

此時,他體內的靈力已經徹底虧空,倒在地上毫無氣力可言。

縮地成寸的消耗實在太大,根本堅持不了太久。

“先想辦法離開東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他連忙打了一輛車,向著機場趕去。

路途中,秦玉試著給藥神閣閣主發去了一條資訊。

“閣主,我現在遇上了麻煩,招惹了聖儒門以及洪一門,能不能去藥神閣躲躲?”秦玉試探性的問道。

畢竟聖儒門是北方第一宗門,洪一門更是有十位半步武侯主動,秦玉也不知道藥神閣能不能兜得住。

不一會兒,閣主便回覆了簡訊:“好”。

依然是簡短的一個字,卻讓秦玉徹底鬆了口氣。

“又要麻煩藥神閣了。”秦玉在心底苦笑。

對於藥神閣的實力,秦玉也不太清楚,隻知道他們人脈極強。

但這件事情能不能抗的下來,誰也不好說。

一路來到了機場,秦玉買上了最快的一趟飛機,向著清河鎮趕去。

就在秦玉踏上飛機不到五分鐘,曲長老等人也趕到了機場。

以聖儒門的人脈,想找個人不難,所以,曲長老很快便知道了秦玉的目的地。

“清河鎮?”曲長老眼睛一眯。

“他這是要去藥神閣。”旁邊的人沉聲說道。

曲長老冷哼了一聲,說道:“藥神閣又怎麼樣,跟我聖儒門作對,隻有死路一條!”

隨後,曲長老也買上了機票,直奔清河鎮而去!

飛機上,秦玉總算是得到了些許的休息。

“好險。”秦玉感歎道。

好在這三清古樹到手了,一切都不算白忙。

“隻要有了三清古樹,再加上藥神閣的藥材,想來踏入半步武侯應該不難。”

想到這裡,秦玉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絲笑容。

帶著這幸福的笑容,秦玉很快便睡了過去。

等秦玉再次醒來的時候,便已經抵達機場了。

秦玉不敢耽誤時間,打了一輛車,便直奔藥神閣而去。

秦玉和曲長老,可以說是前腳後腳,時間隻相差了不到半個小時。

“曲長老,去藥神閣意義重大,要不先和門主打聲招呼?”旁邊的人說道。

曲長老冷哼了一聲,說道:“不必,她若是不給麵子的話,再找門主也不遲。”

又一次回到了藥神閣。

站在藥神閣的門口,那股撲麵而來的藥香氣,不禁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秦長老!”

看到秦玉後,無數的藥師都紛紛走向前來打招呼。

“秦長老,你回來了!”

“秦長老,自從你走後,可真是傳說不斷!你也太厲害了!”

“秦長老”

眾人簇擁著秦玉,赫然把秦玉當成了偶像與榜樣。

秦玉一一客氣迴應,許久過後,眾人才散去。

一路來到了閣主樓。

秦玉張開嘴,剛準備大喊,上麵便傳來了藥童的聲音:“秦長老,上來吧,閣主已經等你多時了。”

聽到這聲音,秦玉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他縱深一躍,跳到了閣樓之上。

隻見閣主正坐在這裡,手裡還捧著一杯紅茶。

“閣主大人。”秦玉走向前去,微微欠身。

閣主用下巴指了指椅子,說道:“坐吧。”

秦玉連忙坐在了閣主的對麵。

雙方誰都冇說話,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片刻後,秦玉率先打破僵局,說道:“閣主大人,我我想借用藥神閣的藥材您放心,我一定會儘快還給你!”

閣主瞥了秦玉一眼,淡淡的說道:“現在普通的藥材,對你已經起不到效果了。”

秦玉苦笑道:“是啊,不知為何,我丹田需要的靈氣格外多。”

閣主緩緩地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你要是想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的話,隻有一個辦法。”

秦玉急忙看向了閣主,眼神中帶有幾分瞻仰。

閣主伸出玉指,遙遙指向了遠處的倉庫。

“那裡,或許對你有用。”閣主淡淡的說道。

聽到此話,秦玉頓時瞳孔猛縮!

倉庫?

要知道,藥神閣所有的藥材,都是從那倉庫裡麵誕生出來的,裡麵靈氣的濃鬱程度,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