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興奮地起身,有些激動地說道:“閣主,您說的是真的嗎?”

閣主淡淡的說道:“你覺得呢?”

秦玉一時間甚至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急忙彎下身子,恭敬地說道:“多謝閣主大人,您的大恩大德”

“行了。”閣主打斷了秦玉的話。

她打量著秦玉,淡淡的說道:“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秦玉立馬點頭道:“彆說一個要求,十個要求都行!”

“彆急著答應。”閣主淡笑道。

“這個要求,可不簡單。”

秦玉笑道:“閣主大人,您幫了我這麼多,就算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願意!”

閣主不再多言,她淡淡的說道:“不著急,時間還早,到時候我會通知你的。”

“好!”秦玉用力點頭道。

這時,秦玉像是想起了什麼。

他連忙取出了三清古樹,遞給了閣主。

“閣主大人,這是我剛剛得到的一件寶物,名叫三清古樹。”秦玉說道。

聽到這話,閣主的眼睛裡頓時閃過了一抹驚訝。

她接過了三清古樹,仔細地打量了起來。

三清古樹在閣主的手上,閃爍著翠綠的光芒,和閣主白嫩的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還真是三清古樹。”閣主愈發的驚訝。

“這東西你要藏好了。”閣主沉聲說道。

“一旦傳出去的話,一定會引來滅頂之災。”

看到閣主如此認真的表情,秦玉也不敢怠慢。

他連忙點頭道:“現在隻有我們兩個人知道這三清古樹。”

說到這裡,秦玉有些疑惑的說道:“閣主大人,您知道這三清古樹的來曆嗎?”

閣主沉默了片刻,而後緩緩說道:“三清古樹,據說是道家用來悟道的神樹。”

“此樹的成長性極強,並且效果也會隨之提升。”

說完,閣主打量了秦玉手裡的三清古樹一眼,繼續道:“你手裡的這株,還隻是一個雛形,未來的成長空間很大。”

隻是一個雛形便有如此的效果,那若是長大成型,其效果豈不是超乎想象?!

“收起來吧。”閣主說道。

“記住我的話,這三清古樹,絕對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否則一定會引來滅頂之災。”

“到那時候,我也保不了你。”

秦玉連忙點頭道:“我知道了,閣主大人。”

就在二人交談之際,這時,一個藥童忽然跑了過來。

“閣主大人,聖儒門曲長老求見。”藥童小聲說道。

秦玉苦笑道:“是來找我的。”

閣主並不吃驚,她瞥了秦玉一眼,說道:“先去休息吧,晚上我帶你去倉庫。”

“好。”秦玉點了點頭。

隨後,他有些擔憂的說道:“閣主大人,你你小心。”

閣主什麼話都冇說,她身如輕燕,輕飄飄的跳下了閣樓。

大廳裡。

曲長老以及聖儒門的幾個弟子,正坐在這裡喝茶。

身邊幾位藥師端茶倒水,絲毫不敢怠慢。

就在這時,閣主輕飄飄的走了進來。

一看到閣主,曲長老便淡笑著起身,說道:“見過藥神閣閣主。”

閣主微微點頭,而後坐在了曲長老的對麵,開門見山的說道:“曲長老來我藥神閣,是有什麼事麼?”

曲長老沉默了片刻,說道:“閣主,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我這次來,是來要人的。”

“要人?”閣主眉頭一挑。

曲長老點頭道:“我知道你偏愛那秦玉,但這秦玉毀我聖儒門重要寶物!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閣主抿了一口茶,什麼話都冇說。

曲長老見狀,繼續說道:“閣主,我不知道你和那秦玉到底什麼關係,但這秦玉是個惹禍精,你要是留他,遲早會給藥神閣帶來災難!”

聽到此話,閣主總算是抬起了頭。

她打量著曲長老,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麼?”

曲長老冇有正麵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我知道秦玉是你們藥神閣的長老,但是”

“既然知道他是我藥神閣的長老,還跑來要人?”閣主打斷了曲長老的話。

曲長老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

“聽閣主這意思,是不打算交出來了?”曲長老冷冷的說道。

閣主聞言,淡笑道:“我藥神閣還從來不知道什麼是交人。”

曲長老頓時大怒!拍案而起!

他怒視著閣主,說道:“你可想好了!你要是死保這秦玉,得罪的可不止是我,而是整個聖儒門!”

閣主瞥了曲長老一眼,淡淡的說道:“這話還是讓你們門主來跟我說吧,你,還不夠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