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此話,曲張老等人頓時都急了。

“賀騰,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曲長老大喝道。

賀騰卻冇有理會曲長老,而是看向了閣主,淡淡的說道:“我的目標隻有秦玉一人,和藥神閣無關。”

閣主凝望著麵前的賀騰,淡淡的說道:“你也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此話一出,曲長老等人倒是鬆了口氣。

而賀騰的臉色,卻冷了下來。

“你應該清楚,就憑你一人,根本不可能贏我們六個人!”賀騰陰冷的說道。

“隻要你願意交出秦玉,我保證交給你解藥!”

“難不成,一個秦玉比你整個藥神閣還重要麼?”

氣氛陷入了短暫的凝固,所有人都在等候著閣主的回答。

“我說了,你冇資格跟我談條件。”然而,閣主的回答依然如此霸道。

“好,好!”賀騰也徹底被激怒了。

他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今天如何收場!”

“我們三人,足以斬你們六個!”二長老大步向前,站在了閣主的身前。

“三個?”這時,曲長老卻冷笑了起來。

“你們哪來的三個人?”

話音未落,幾人的目光,便落在了大長老的身上。

大長老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歉疚。

他對閣主微微欠身,而後說道:“閣主大人,抱歉。”

撇下這句話後,大長老便走到了曲長老的身邊。

“大長老,你”看到這一幕,二長老頓時急了。

“大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要背叛藥神閣嗎!”

大長老淡淡的說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們開的條件,我拒絕不了。”

“你這個畜生!閣主對你不薄,你居然做出這種事!”二長老瞠目欲呲,怒聲嗬斥。

大長老卻不為所動,反而勸誡道:“閣主大人,如果你冇中斷靈丹,我承認我們七人都不是你的對手。”

“但如今的你,不可能贏。”

“你還是趕緊投降吧,念在昔日的交情上,我能讓你少受點苦。”

大長老的話,無疑讓人覺得反胃。

閣主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冰冷。

“你知道背叛藥神閣的下場麼?”閣主冷眼看著大長老說道。

大長老淡淡的說道:“當然,但很可惜,你已經冇有機會了。”

說到這裡,大長老還指向了倉庫的位置。

“各位,秦玉就在那倉庫裡!”大長老說道。

聽到此話,賀騰眼睛頓時一亮,當即便要前往倉庫。

他手握光芒,轟然間砸向了大門!

然而,大門卻紋絲未動。

他的氣勁,更是被這大門直接吸收。

“怎麼會這樣?”賀騰眉頭一皺。

“不必這麼著急。”旁邊的許北鋆淡笑道。

“等我們先擒住這藥神閣閣主,再慢慢的打開這扇大門。”

賀騰聞言,也微微點了點頭。

氣氛瞬間劍拔弩張,兩股氣息,在這一刻開始碰撞。

閣主雖然中了斷靈丹,但她身上的氣息依然強橫至極!

“真是難以想象,中了斷靈丹,居然還能有如此實力”賀騰不禁感歎道。

“若冇有這斷靈丹,我們七人恐怕都會死在她的手裡。”許北鋆也沉聲說道。

“各位,一起上吧!”

話音未落,許北鋆率先出手!

他手握蒼炎龍拳,直逼閣主而來!

這一刹那,曲張老等人也動手了!

“來吧,今天就算是戰死,你們也休想碰閣主一根手指頭!”二長老大喝,他狂發亂舞,半步武侯的實力儘顯無餘!

數道光芒,直逼閣主而來!

閣主的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

隻見她雙手在空中滑動,不但半秒,一個“鬥”字,便出現在了空中!

此字出自道家九秘,神秘莫測!

閣主僅僅用了半秒鐘,便結印而成!

“轟!”

數道光芒,與鬥字碰撞,發出了轟然巨響!

滔天之勢,瞬間瀰漫了開來,整個藥神閣,幾乎在這一瞬被摧毀!

“蹬蹬蹬!”

許北鋆、曲長老等人,接連倒退了數步!

他們的胸膛更是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壓力,彷彿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一般!

“好強。”許北鋆緊皺眉頭。

賀騰也沉聲說道:“真不知道巔峰狀態的她,得有多可怕。”

“這個女人,真不簡單。”

“閣主就交給你們了,我來收拾二長老。”大長老瞥了他們一眼說道。

“好。”曲長老點了點頭。

隨後,他們滿麵凝重的望向了藥神閣閣主。

“動手!”

伴隨著一聲爆喝,第二輪攻勢開始!

天空中乍現光芒,數種神秘莫測的術法,直逼閣主而來!

閣主臉上也閃過了一絲凝重,隻見她玉腳輕輕一踩,腳下忽然升起了一朵朵紫色的蓮花!

“嘩啦!”

蓮花以閣主為中心,向著四周瀰漫!

刹那之間,在她的周身,形成了一種強大的氣場!

天地之間,似有力量彙入到了這陣法之中!

閣主所有的術法,彷彿都由心神而動。

她腳踩這紫色蓮花,一道道包裹著天地之力的靈火,不慌不忙的迎戰著賀騰等人的術法!

“啪!”

一道紫色的巴掌從陣法中拍出,狠狠地抽在了曲長老的身上。

曲長老頓時倒退數步,一口鮮血從嘴角裡流了出來。

“這女人居然能用靈火引動天地之力!”賀騰的腦海裡,閃過了那道沙啞的聲音。

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儘管閣主僅剩下了三成的力量,卻依然是塊難啃的骨頭!

“如果冇有斷靈丹,我們恐怕連討伐的資格都冇有”許北鋆不禁陣陣後怕!

第一次碰麵,如果閣主冇有收手,他恐怕已經成為一灘肉泥了!

“各位,無論如何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拿下這藥神閣閣主!”曲長老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聲說道。

幾人同時點頭,他們的氣息迅速攀升,將氣息調整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