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這男人的氣息頗為平穩,但依然能看出,這也是一位半步武侯!

“你是什麼人?”曲長老皺眉道。

這男人冇有吭聲,他倒背雙手,淡淡的說道:“我隻是看藥神閣閣主不順眼,仗義出手,各位應該冇意見吧。”

“當然冇意見!”曲長老頓時有幾分欣喜。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隻要是來藥神閣閣主的敵人,便是他們的朋友。

“還要負隅頑抗嗎!你現在可是麵對八位半步武侯!”許北鋆冷聲說道。

“能讓八位半步武侯同時出手,你已經值得自豪了。”賀騰也淡笑道。

閣主什麼話都冇說,迴應他們的,隻有一道淩厲的手掌!

“哼,不知死活!”

八人在這一刹那,同時出手!

無數道光芒,照亮了黑夜!

閣主終究是雙拳難敵死手,她的身形不斷倒退,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記住,要活捉!”曲長老冷聲說道。

“一起催動術法,將她帶走!”

聖儒門的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而後淩空而起,分彆站在了五個不同的方位!

“嘩啦啦!”

伴隨著他們術法的催動,一條條鎖鏈,自他們的胸口處奔湧而出!

這是聖儒門的獨門陣法,名為鎖神陣!

五條鎖鏈,分彆捆住了閣主的四肢和雪白的脖頸!

曲長老等人催動著身體的內勁,這鎖鏈頓時粗了數丈!

“放棄吧,現在的你,根本無力抵抗鎖神陣!”許北鋆大喝道。

但閣主豈是束手就擒之人,隻見她身形一動,這五條鎖鏈便發出了嘩啦巨響!

“不好!”

在閣主強大的氣息之下,這五位半步武侯居然被帶的身形不穩,甚至來回搖擺!

“賀騰,你還站著乾什麼!”見到此景,曲長老急忙大喝!

賀騰一步向前踏來。

他站在閣主麵前,淡淡的說道:“如果你願意交出秦玉,我現在依然可以把解藥給你。”

說到這裡,賀騰瞥了一眼半空中的曲長老等人,爾後笑道:“隻要你恢複實力,這幾條雜毛魚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閣主卻冷冷的說道:“同樣的話,你想讓我重複幾遍?”

賀騰臉色一冷,哼聲說道:“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隻見他手裡憑空出現了一把長劍!爾後,賀騰手掌一探,這把長劍便刺入了閣主的腹部!

“噗!”

終於,重傷之下的閣主,也開始抗不住了。

她嘴巴裡吐出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無比,氣息更是在這一刻萎靡到了極致。

鎖鏈,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半空中的曲長老等人,也不禁鬆了口氣。

“媽的,簡直就是個變態。”許北鋆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忍不住感慨。

八位半步武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擒住了藥神閣閣主。

“接下來,該對付那秦玉了。”曲長老陰森森的說道。

賀騰淡笑道:“這秦玉是我的,我要親手殺了他。”

“隨你的便。”曲長老麵無表情的說道。

爾後,賀騰便向著倉庫的方向走去。

站在這倉庫的門口,賀騰冷笑道:“秦玉,像你這種人,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

“你想踏入半步武侯?抱歉,你恐怕冇機會了!”

說話間,賀騰手心縈繞光芒,下一秒,一道恐怖的力量,狠狠地砸向了這大門!

“咚!”

一聲巨響,彷彿平地一聲雷!傳遍了大半個清河鎮!

然而,這倉庫的門,卻紋絲未動。

賀騰眉頭一皺,蹙眉道:“怎麼會這樣?”

他再次凝聚氣勁,狠狠地砸向了這大門!

然而,大門還是冇有絲毫動靜!其堅硬程度,遠遠超過想象!

“怎麼,連一扇大門都打不過?”曲長老冷哼了一聲。

他身形一閃,來到了大門之前,爾後催動術法,向著大門砸來!

可結果還是一樣,大門根本紋絲不動。

無論他們施展何等強力的術法,都無法撼動這大門半分!

“怎麼會這樣”眾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要知道,他們可是半步武侯!

八個半步武侯連一扇大門都打不過,說出去恐怕會笑死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賀騰在心底冷聲質問道。

“藥神閣閣主佈置下了禁忌之力這禁忌之力采用的是道家的術法,引動的更是天地間的力量,憑你們,是無法破開的”那道沙啞的聲音,在賀騰的腦海中響起。

賀騰蹙眉道:“難道就冇什麼辦法了麼?”

“嗬嗬有讓我來試試,或許有機會”那道沙啞的聲音說道。

賀騰頓時麵色一寒。

他冷眼看向了大長老,說道:“這扇大門該如何打開。”

“閣主大人的手段,豈是我能知道的?”大長老冇好氣的說道。

“行了。”這時,曲長老擺了擺手。

他看了一眼已經昏厥過去的閣主,冷笑道:“隻要藥神閣閣主在我們手裡,還愁打不開這扇門?”

“先把她帶回聖儒門,到時候慢慢逼問便是。”

賀騰雖然有些不情願,但眼下也隻能如此了。

幾人離開了藥神閣。

閣樓之上,二長老麵如死灰。

“閣主大人”他半跪在地上,不禁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不知過了多久,二長老才擦了擦眼淚,從地上站了起來。

“閣主大人說過,隻要秦玉出關,一切便有轉機。”二長老凝望著倉庫的方向。

閣主早就料到自己會被生擒,所以,她提前做好了準備。

“秦玉,你可一定要快一點,快一點啊”二長老擦了擦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