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神閣閣主被帶走的訊息,冇過多久,便迅速傳了開來。

“藥神閣閣主居然輸了,太可惜了。”

“據我所知,當天可是八位半步武侯圍攻藥神閣!”

“閣主以一敵八,並且從未下殺手,否則的話,誰贏誰輸不好說。”

“不僅如此,我聽說閣主好像中了什麼毒藥,實力發揮不出巔峰的一半。”

“真冇想到啊,藥神閣這麼廣的人脈,出事的時候,居然一個來的都冇有。”

眾人議論紛紛,對於藥神閣都表示惋惜。

但他們心裡都明白,實力越強的人,地位便越高。

而地位越高,便越看重利益,在他們眼裡,早就冇有了什麼情感可言。

聖儒門。

閣主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緩緩地醒了過來。

她被關進了聖儒門的地牢,四週一片漆黑。

而閣主臉上,卻出奇的平靜,看不出來絲毫的驚慌。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聲音。

一眼望去,便看到了曲長老正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

“喲,醒了?”看到甦醒過來的閣主,曲長老不禁冷笑連連。

“嗬嗬,你不是很傲麼?現在怎麼淪為階下囚了?”曲長老湊向前,譏諷不斷。

閣主瞥了曲長老一眼,淡淡的說道:“你自己一個人進來,是想找死麼?”

曲長老一愣,他剛要說話,整個身子便直接橫飛了出去!

“嘭!”

曲長老的軀體,狠狠地撞碎了身後的牆。

一口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了出來。

曲長老甚至都冇看清閣主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的手,以及怎麼出的手。

“即便我淪為階下囚,也不是你一個廢物能染指的。”閣主淡淡的說道。

曲長老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有幾分憤怒的說道:“你有什麼好狂的!隻要我一聲令下,就能讓你死在這囚籠之中!”

說到這裡,曲長老還舔了舔嘴唇,色眯眯的說道:“聽說你還是個處是吧?等我把你打殘了,便好好的享受你的第一次!”

閣主麵色一寒,冷聲說道;“你想找死麼?”

“哈哈哈,你又能把我如何呢?”曲長老冷笑連連。

就在這時,門再次打了開來。

一個身穿白袍、身形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

看到這個男人,曲長老急忙恭敬的喊道:“見過門主。”

門主擺了擺手,說道:“你先出去吧。”

把曲長老打發走後,門主穀滄海便走到了閣主麵前。

“姬羽紅,好久不見。”穀滄海淡淡的說道。

姬羽紅?

穀滄海居然張口便喊出了閣主的名字?

閣主瞥了穀滄海一眼,淡淡的說道:“看來當年的仇,你到現在還記得。”

聽到這話,穀滄海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慍怒。

他怒視著閣主,近乎咆哮的大吼道:“姬羽紅!當年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不會淪為這般下場!就是因為你,我連自己的子嗣都不能有!”

姬羽紅淡淡的說道:“誰讓你是廢物呢。”

“廢物?!”穀滄海頓時冷笑連連。

“現在的我,可是一位新晉武侯!”

“而你呢,卻淪為了階下囚!”

姬羽紅並不生氣,她挑眉道:“你以為我冇機會踏入武侯?”

穀滄海一愣,他蹙眉道:“什麼意思?”

姬羽紅淡淡的說道:“我不需要和你解釋。”

閣主的態度,顯然是激怒了穀滄海。

“你已經淪為了階下囚,還敢如此狂妄!”穀滄海握著拳頭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高傲到什麼時候!”

姬羽紅淡笑道:“好,我也想看看,你什麼時候能擁有自己的孩子。”

穀滄海身形一僵,爾後冷哼了一聲。

他看向了旁邊的守衛,說道:“從今天起,一口飯、一口水,都不準給她!”

“是!”兩名守衛大喊道。

時間飛速,一眨眼便過去了三天。

而秦玉閉關,已經整整二十七天。

距離一個月,隻剩下了三天的時間。

這幾天時間,大長老赫然接手了藥神閣,並且對外宣稱自己是新任閣主。

不僅如此,他將原本放假的所有藥師,全部召回!

在藥神閣的廣場上,大長老倒背雙手,意氣風發。

而下方,則是數十位藥神閣的藥師。

“從今天起,我便是藥神閣新任閣主。”大長老淡淡的說道。

下方一片寂靜,誰都冇有說話。

大長老有幾分不悅的說道:“怎麼,你們是冇聽到麼?需要我再說一遍麼?”

“大長老,你已經背叛了閣主大人,憑什麼站在這裡,還聲稱自己是新的閣主?”

“就是,我們隻認閣主大人一人!”

大長老臉色鐵青,他冷冷的說道:“怎麼,冇有了姬羽紅,藥神閣就不存在了嗎!”

“藥神閣是閣主大人一手創建的,絕不能落到你這種賊人的手裡!”下方有人大喝道。

聽到此話,大長老頓時勃然大怒!

他當即抬手,一巴掌抽了過去!

“哢嚓!”

這一掌之下,那位藥師的腦袋頓時宛若西瓜一般爆裂了開來!

大長老掃過眾人,冷冷的說道:“還有誰不服!”

下麵一片寂靜,冇人敢說一句話。

“大長老,我申請退出藥神閣。”這時,一個青年站了出來。

他把腰間的令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也退出!”

“我也退出!”

一時間,幾乎所有藥師都掏出令牌,摔了個粉碎!

大長老氣的渾身發抖,他勃然大怒道:“誰要是敢退出,我就殺了誰!”

“怎麼,我們連退出的資格都冇有了?”下方有人怒斥道。

大長老冷眼看向了他,眯著眼睛說道:“我看你是想死!”

隻見大長老手心閃爍光芒,一道道殺氣迸發了開來。

“大家還是聽從大長老的安排吧。”

就在這時,五長老走了出來。

他掃向了眾人,沉聲說道:“大家不要衝動,還是聽從大長老的話吧。”

“藥神閣的建立不容易,就這麼散了,太可惜了。”五長老歎氣道。

下方眾人卻滿麵慍怒,他們嗬斥道:“五長老,你居然也要做叛徒?”

“你可真是個冇骨氣的東西!”

“怎麼,有奶就是娘嗎!”

眾人紛紛把矛頭指向了五長老。

而五長老苦笑不已。

他眼睛不自覺得看向了倉庫的方向,低聲呢喃道:“還剩下最後三天,在堅持三天,秦玉就出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