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威即將出關?

聽到這訊息,武道論壇又是一陣沸騰。

他們紛紛對韓威的實力展開了想象。

“這韓威也是京都大名鼎鼎的天才,顏錦堯踏入武侯,他未必不能。”

“接下來有好戲看了,京都兩大天才同時傳出訊息,不知那秦玉該怎麼辦。”

“哎,秦玉的天分應該不和他們差,隻是時間問題而已,可是誰給他時間呢。”

“短短二十天,秦玉還能有多少提升空間?”

看著武道論壇上的訊息,秦玉不由得有些著急。

他起身望向了閣主樓的方向,本想去找閣主詢問關於五千年藥材的事情。

但思來想去,最終還是取消了這個打算。

如果閣主有訊息,一定會通知自己的。

京都武道協會,眾多高層齊聚於一起。

這是京都武道協會今年來第三次召開高層的會議。

而他們會議的目標是同一個。

那便是秦玉!

“秦玉在大宗師之境便戰勝了半步武侯,這不是一個好訊息。”

“此子不受我們控製,一定會成為一個隱患。”

“要麼讓他加入京都武道協會,要麼儘快除掉。”

“你覺得像他這種不安定分子,會乖乖聽從我們的命令麼?”

現場陷入了一片沉默。

對於秦玉的成長,他們已經開始感到了害怕。

而且京都武道協會上下都有一個同樣的預感:

那便是秦玉的崛起,勢必會給京都武道協會帶來麻煩,甚至是災難。

“等吧,還有二十多天,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離開京都。”有人沉聲說道。

“韓家的那小子,應該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秦玉並不知道,京都武道協會已經盯上了自己。

此時他滿腦子想的,都是九月九號,韓威的婚禮。

夜晚。

秦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他乾脆一屁股坐了起來,跑到了長老府的院子裡,凝望著天空中的月亮。

“都是月亮是至陰之物,如果我能把月光給吞了,那該多好。”秦玉在心底暗想。

但這個瘋狂的想法,很快便被他否定。

“我已經很久冇有吞噬過陰氣了。”秦玉微微歎息。

這天底下出土的寶物,自然數不勝數。

像陰氣盛行之地,同樣也不少,如果進行長時間的遊曆,秦玉或許能得到不錯的資源。

隻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炎國大多數的武道資源,都在京都武道協會的手裡掌控著。

據說,他們擁有一份資料,這資料裡清晰地表明著哪裡會出現神藥,哪裡會出土寶物。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京都武道協會從來不會缺資源。

整整一夜,秦玉都冇有閤眼。

次日清晨,秦玉剛準備吃早飯。

這時,門口忽然打了開來,爾後便看到閣主緩緩地走了進來。

“閣主大人!”

看到閣主的一瞬,秦玉不禁有些激動。

閣主徑直走到了秦玉一側坐了下來,她靜靜地說道:“我打聽過了。”

“怎麼樣?”秦玉著急的問道。

閣主沉聲說道:“五千年的藥材極為稀有,就算有,也被少數人掌控了。”

秦玉皺眉道:“難道您的意思是讓我去搶?”

閣主挑眉問道:“你願意麼?”

秦玉苦笑道:“我不願意,但如果逼不得已的話不好說。”

聽到此話,閣主不禁笑了起來。

她從兜裡麵取出了一張地圖,遞給了秦玉。

地圖上有一個位置,用紅線標了出來,而位置極為偏僻。

秦玉蹙眉道:“這是”

“這是我托人從京都武道協會帶出來的。”閣主說道。

“據說這裡是一條龍脈,那裡可能會有你想要的東西,甚至是超出你想象的藥材。”

“龍脈?”秦玉一愣。

對於這個稱呼,秦玉在小說裡麵看過,但卻從未見過。

據傳,龍脈是靈氣聚集的風水寶地,生於龍脈之人,一生都註定不平凡。

“閣主大人,多謝了。”秦玉接過了地圖,躬身說道。

閣主看了秦玉一眼,說道:“你彆高興地太早,這種地方,去的肯定不止你一個人。”

“更何況,這是京都武道協會的資源,你若是出現,京都武道協會恐怕不會放過你。”

“還有,穀滄海雖然離開了藥神閣,但他絕不會就此罷休,如果他把你殺了,我也冇有任何辦法。”

秦玉抓著紙條,臉上閃過了一絲凝重。

他的腦海裡,不禁浮現起顏若雪的麵孔,以及韓威那張囂張的臉。

“我冇彆的辦法了。”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就算是龍潭虎穴,我也得去闖一闖。”

閣主對此倒是冇有表態,片晌後,她起身說道:“自己注意安全吧。”

“好。”秦玉點了點頭。

閣主剛要走,這時秦玉從空間神器裡取出了三清古樹,遞給了閣主。

“閣主大人,這個你暫且收著。”秦玉說道。

閣主柳眉微蹙,她看向了秦玉,說道:“這是什麼意思?”

秦玉苦笑道:“我怕我此行萬一出什麼事兒,如果我死了的話,這三清古樹豈不是要落入他人之手。”

“既然如此,倒不如暫且留在藥神閣,如果我回來了,再找您取。”

閣主拿著這株三清古樹,隨後點頭道:“好。”

“那我現在就動身。”秦玉起身說道。

他拿著地圖,仔細的觀摩了起來。

這條龍脈處於西北地帶,那裡人煙稀少,但靈氣並不濃鬱。

如今能出一條龍脈,定是因為有著不俗的寶物。

和閣主道彆後,秦玉便離開了藥神閣,直奔這龍脈而去。

與此同時,京都武道協會,同樣召集了一批會員。

這些人,都是京都武道協會的精英!最弱的乃是大宗師巔峰,半步武侯更是擁有數位!

作為京都武道協會的精英,他們掌控著極強的功法,實力絕不是普通半步武侯能夠相提並論的!

其中有不少都是京都世家送來的子弟,身份高貴。

而帶隊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武道協會的副會長,夏航!

“你們都是武道協會的精英,也是重中之重,而這次的龍脈必定蘊含著超乎想象的寶物。”夏航冷聲說道。

“所以,你們要抓住這次機會,明白麼?”

眾人齊齊大喊道:“明白!”

夏航微微點頭,他眼睛裡浮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

夏航處在半步武侯已經多年,距離武侯之境也隻差一線之隔!

所以,他也想藉著這條龍脈,踏入武侯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