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拳第一次的正麵碰撞,在這一刻爆發!

這不僅僅是秦玉和韓威的對碰,同樣,也是底層和世家的碰撞!

“轟!”

巨大的聲響如雷貫耳,恐怖的氣浪,以二人為中心,快速向四周盪漾而去!

無數桌椅當場被震碎,若非有武侯坐鎮,在座的普通人,恐怕都會死在這一此碰撞之下!

二人雙雙倒退幾步,臉上同樣佈滿了寒意。

秦玉冷冷的看著麵前的韓威,說道:“看來你也不過如此,我現在很懷疑你是怎麼斬的武侯。”

韓威眯著眼睛說道:“不過方纔這一拳,不過用了一成力道罷了。”

他身上的其氣勢,慢慢地釋放了開來。

刹那之間,整個現場都感覺到了一絲強烈的壓迫感,就彷彿被一座大山壓住了胸口一般!

處於這風暴中心的秦玉,卻麵不改色,他的身上同樣釋放強烈的氣息,與之形成了對抗。

“秦玉,我會讓你知道,你所有的努力都不值一提。”韓威冷冷的說道。

“因為我出生就註定在你們之上!”

伴隨著一聲暴吼,韓威雙手忽然向前探出!

刹那之間,有無數道光華在他的手心凝聚,恐怖的威壓,更是瞬間瀰漫到整個現場!

“韓威不愧是天之驕子,抬手便有如此威力!”眾人見狀,不禁驚呼!

“去死!”

就在這時,韓威一聲怒吼,他大手一揮,數道恐怖的光華,頓時飛天而起!

無數道光華直逼秦玉而來,刹那間,秦玉腳下出現了一條條如同蛛網般的裂紋!

“哢嚓”

終於,地麵承受不住這股巨大的力量,開始崩碎!

而秦玉的身形,也被這股巨力直接拍入了地麵!

霎時間煙塵四起,碎石彷彿一顆顆子彈,向著四周爆射而去!

一個巨大的深坑,就這樣突兀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望著那一片煙塵。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有人低聲說道。

“如果這就結束了,那此戰將毫無意義。”一個青年淡淡的說道。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顏四海的兒子,顏錦堯!

“顏兄此話在理。”他旁邊一位長相俊俏的青年也淡笑道。

這個青年名叫莊騰,是京都莊家的一位公子哥,而他的實力同樣深不可測。

“不得不承認,韓威的實力不容小覷,就算放眼整個京都,也屬於上乘。”又有一位青年走了過來。

此人名叫楚恒,是楚合道的親哥哥。

這些京都大名鼎鼎的天才,似乎都來到了現場!

他們的目的並非是為了參加婚禮,而是為了觀看這一場醞釀許久的大戰!

“楚兄說的冇錯,這一掌就算是我們,恐怕也會受傷。”

楚恒的話,贏得了眾人的同意。

唯獨顏錦堯默不作聲,隻是淡淡的看著那漸漸落下的煙塵。

煙塵落下,令人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秦玉身上的衣服被這股巨力扯攔,然而,他的身形卻紋絲未動,身上更是不見絲毫傷口!

他的整個身體被金芒包裹,一雙蘊含殺意的眼神,冷冷的看著不遠處的韓威!

“好強的肉身!”楚恒不禁驚訝的說道。

旁邊的莊騰也微微感歎道:“看來這個秦玉有幾分本事。”

不遠處的韓威,眉頭不禁微微蹙了起來。

他冷冷的說道:“秦玉,你的肉身還真是名不虛傳啊隻可惜,冇什麼用!”

說完,韓威的身形陡然間消失,幾乎眨眼之間便來到了秦玉的麵前!

極快的速度,引的眾人驚呼連連!

下一秒便看到韓威的手掌包裹淡芒,輕輕的拍在了秦玉的胸膛上!

“轟!”

觸碰的一瞬,秦玉的身形頓時倒退數步!一股極強的內勁,像是在秦玉的體內炸開了一般!

此術傳承於夏航,其拳勁蘊含極強的穿透力,也是夏航特意為韓威製定的計劃,以此來對付秦玉堅硬的**!

如今,這術法在韓威的手裡,發揮出了更為強大的力量!

然而,下一秒韓威的臉色便冷了下來。

隻見秦玉麵色平靜,不喜不悲,他的胸膛處留下了一道白印,氣息更是絲毫不減!

“居然硬抗了下來!”莊騰不禁驚訝的說道。

“此子的肉身,超乎想象!”

“不應該啊,韓威這一拳我見識過,據說會將內勁拍入體內,就像是一顆炸彈在身體裡爆炸。”楚恒緩緩說道。

“難不成他的五臟六腑也堅如鋼鐵?”

一時間,眾人臉上都浮現起幾分震驚之色。

而坐在最前方的顏四海,眼神中卻隱隱有些不悅。

“韓威就這點本事麼?雷聲大雨點小,連續兩次,那秦玉連根毛都冇掉!”顏四海冷冷的說道。

“顏總,您彆著急,韓威方纔不過用了兩成力道。”夏航連忙解釋道。

韓蒙也跟著打圓場道:“顏總,我兒對這秦玉恨之入骨,就這麼殺了他,恐怕心有不甘。”

“慢慢的玩弄獵物,不是更殘忍麼?”韓蒙笑嗬嗬的說道。

顏四海輕哼了一聲,什麼話都冇說。

遠處,秦玉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他望向了前方的韓威,冷笑道:“看來你能斬武侯,果然是有黑幕。”

韓威眉頭微皺,眼睛更是微微眯了起來。

正如秦玉所說,那位武侯隻不過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一個犯人,在交手之時,早就被京都武道協會廢掉了。

韓威隻是順勢上位,僅此而已。

“韓威,同為半步武侯的話,你不是我的對手。”秦玉冷聲說道。

“是麼?”韓威眉頭一挑,他咧開嘴笑道:“秦玉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了!”

一聲暴吼,韓威身上的氣勢徹底爆發了開來!

他的氣息更是在迅速攀登,一道道紅色的光芒,將韓威包裹!

僅僅是這一瞬,韓威的實力暴漲數十分!他身上殺氣,更是讓溫度陡然下降!

“轟隆隆”

恐怖的氣勁,居然直接把腳下的地麵壓碎!

整個現場颳起了颶風,將這精心佈置的現場徹底粉碎!

白武侯等人更是連忙出手,護住了眾人!

韓威的身上染上了一層如同鮮血般的紅色光芒,一眼望去,宛若惡魔。

他咧開嘴,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秦玉一切纔剛剛開始!”韓威陰測測的聲音,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