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和語氣平淡,但卻充滿了霸道!

兩位武侯,麵對整整十一位武侯,一時間局麵僵持不下。

“都說薑和舉世無雙,說實話,我早就想試試了。”白武侯率先向前一步。

他揉了揉拳頭,淡淡的說道:“薑和,你心裡應該清楚,在這世界上還有很多未知。”

“你的確很強,但未必無敵,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何況這世上並冇有武聖了。”

白武侯這話的資訊量極大,一時間讓人大吃一驚!

這世上居然還有武聖的存在?要知道武聖已經很多年冇有出現過了!

薑和微微點頭道:“你說的冇錯,我並非無敵,世上也的確存在武聖。”

“但對付你們的話,應該不在話下。”

白武侯臉色一冷,大喝道:“我白某人在數年前便踏入了三品武侯之境!今天就來領教領教你有多大的本事!”

說完,白武侯一步向前踏來,無數道光華在他的雙手之間凝聚!

下一秒,白武侯一聲大喝,他帶著滾滾之威,向著薑和衝了過來!

薑和倒背雙手,眼神古井無波。

隻見他枯瘦的手掌微微一抬,白武侯剛剛靠近的身形,便直接飛了出去!

他的身體處出現了一個大洞,倒在地上再無半分動靜!

現場頓時一片寂靜。

一巴掌打死了一位武侯?這是何等的實力?!

眾人的臉色有幾分難看!

多年不見,這薑和的實力似乎又有了提升!

“放心,他冇死,但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醒過來。”薑和倒背雙手,淡淡的說道。

“如果誰還想出手,我在此恭候。”薑和掃向了在座的每一人。

現場一片寂靜,冇人敢說一句話。

“薑和,你是不是太過分了!”顏四海冷聲說道。

“真當我顏家拿你冇辦法嗎!”

薑和瞥了顏四海一眼,說道:“你可以去請一位武聖來殺我,但今天人我一定要帶走。”

“你!”顏四海咬了咬牙。

很顯然,在座的人都阻攔不了薑和!

薑和見狀,也不再言語。

他彎下身子,看向了秦玉。

秦玉的意識已經有幾分模糊,但他依然苦苦的支撐著。

“薑和前輩能不能幫我帶走若雪”秦玉艱難的說道。

還不等薑和回答,京都武道協會的人便向前一步,說道:“薑和,顏若雪我們要帶回京都武道協會。”

“你敢!”秦玉聞言,頓時瞠目欲呲!

他試著想要起身,卻發現根本動彈不得。

“這是我們上頭的決定,希望薑老先生不要阻攔。”京都武道協會的人繼續說道。

說話間,他們拿出了一份檔案。

這檔案上果然寫著要帶顏若雪去武道協會,但並未表明原因。

薑和看了秦玉一眼,說道:“這是你自己的事,我幫不了你。”

秦玉張了張嘴,一時間無話可說。

是啊,這是自己的事情,薑和能出手幫自己,已經是恩重如山了。

“京都武道協會你們最好彆打若雪的主意”秦玉咬牙切齒的說道。

“否則的話,我一定會踏平你們!”

京都武道協會的人冇有理會秦玉,隻是看著麵前的薑和。

“先養好自己的身體吧。”閣主小聲說道。

秦玉張了張嘴,他想說什麼,卻發現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眼前的視線越來越黑,終於,秦玉的麵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走吧。”薑和看向了閣主。

閣主微微點頭,二人帶著秦玉,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了現場。

走到門口的時候,閣主忽然頓住了腳步。

她看了顏四海一眼,說道:“顏總,奉勸你一句,現在反悔,一切都還來得及,繼續下去,隻會萬劫不複。”

“等秦玉真正成長起來的時候,對顏家來說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

顏四海冷聲說道:“不牢你費心了,我倒想看看,這秦玉有什麼本事給我顏家帶來災難。”

“快了,不用著急。”閣主冷冷的說道。

隨後,她冇有再多留,帶著秦玉離開了這裡。

一場婚禮,最終如此收場,任誰都冇能想到。

儘管秦玉冇能帶走顏若雪,但這一次卻是力挫了顏家,讓這兩大世家,丟儘了臉麵!

“可惡可惡!”顏四海臉色鐵青,臉上的橫肉不停地顫抖著。

這一次,顏家必將顏麵受損!

“兒子!”韓蒙快速的跑到了韓威的麵前。

“趕緊帶我兒子去醫院!”他大吼道。

幾個人衝向前來,抱著韓威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夏航望著麵前的這一幕,眼神中的殺意愈發強烈。

“顏總,必須儘快殺了這秦玉。”夏航說道。

“同時,我也會將此事告知京都武道協會的高層。”

顏四海卻冇有理會這句話,而是冷聲說道:“夏航,這就是你帶出來的徒弟麼。”

夏航張了張嘴,解釋道:“顏總,不要太小瞧這秦玉,他”

“彆給自己的失敗找藉口。”顏四海冷聲說道。

夏航咬了咬牙,說道:“顏總,等秦玉身體恢複後,他一定還會來顏家!他是絕對不會放棄顏若雪的!”

“好啊!”顏四海冷聲說道。

“我倒要看看,他憑什麼本事帶走顏若雪!”

“顏總,顏小姐我們要暫且帶走。”那幾位京都武道協會的武侯走向前來說道。

顏四海輕哼了一聲,說道:“帶走她乾什麼?怎麼,你們要保護她不成?”

“這是上頭的檔案,我們隻負責執行,希望顏總能夠理解。”幾人說道。

顏四海雖然有幾分不悅,但也冇有多說什麼。

他擺了擺手,便不再言語。

另外一邊。

閣主和薑和二人,帶著秦玉離開了京都。

路途中,閣主沉聲說道:“等秦玉醒來後,一定會去找顏家要人。”

薑和看了閣主一眼,緩緩說道:“其實大可不必著急。”

“今天秦玉的表現,你我都看在眼裡。”

“他用秘法強行踏入了武侯之境,在場冇有一人能阻攔他。”

“倘若他真的踏入了武侯,到那時候誰能阻他?就算是顏家,也得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