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此,閣主的意見和薑和相同。

秦玉強行踏入武侯之後,幾乎完虐世家的公子哥韓威。

而韓威不僅僅擁有韓家的功法,同時還擁有著京都武道協會的傳承。

就是在這等優勢的條件之下,依然被秦玉吊打,更何況是普通的武侯。

二人一同回到了藥神閣。

秦玉強行提升實力,帶來的後果極為嚴重,稍有不慎便可能影響根基。

因此,這幾日閣主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悉心照顧秦玉,力求把影響降到最低。

而此時的京都,卻炸開了鍋。

幾乎所有人都在議論秦玉和韓威的這一場大戰。

韓威作為韓家的公子哥,他的名氣自然極大,這一次的失敗,赫然讓他淪為了一個笑柄。

“以後想要戰勝這個秦玉,恐怕隻能靠著境界壓製了。”莊騰等人,在心底暗歎。

同為世家子嗣,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比韓威更強,當然,也有人是例外。

比如顏四海的兒子,顏錦堯。

他是公認的第一天才,但幾乎冇有出過手,誰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實力。

整個京都的格局錯綜複雜,暗處又隱藏了多少低調的世家子弟,誰也不知道。

京都,韓家。

韓蒙整日守在韓威的身邊,每天悉心照顧。

他從國外特意請來了專業的護理團隊,專門看護韓威。

看著躺在床上身負重傷的韓威,韓蒙的臉色陰沉至極。

“秦玉你已經徹底激怒我了!”韓蒙冷冷的說道。

韓家若是發狂,到底能調動多少力量,誰也不清楚。

但大家都在等,等待著韓家的動作。

顏家。

顏四海坐在書房,臉色更是冰冷無比。

這時,顏四海的軍師從門外走了進來。

“調查清楚了冇。”顏四海瞥了軍師一眼說道。

軍師欠身說道:“回顏總的話,京都武道協會對於大小姐之事似乎極為避諱,想要調查清楚,恐怕得您親自出馬。”

顏四海眉頭微皺。

這京都武道協會突然帶走了顏若雪,一時間讓人摸不著頭腦。

要知道在這之前顏若雪和京都武道協會的交往並不深啊。

“真是怪了。”顏四海摸了摸下巴。

“顏總,我覺得我們當下應該著重考慮的,還是秦玉的問題。”軍師提醒道。

“現在外界都在傳,說秦玉如果不死,日後一定會淩駕於各大世家之上,就像當年的葉青,甚至超過葉青。”軍師沉聲說道。

顏四海輕哼了一聲,說道:“他葉青能有今天的地位,隻不過是因為當初大環境下造就的罷了,否則也不過是一介武夫。”

軍師對此不置可否,但心裡還是有幾分擔憂。

“顏總,您有冇有想過,秦玉在武侯之境便堪稱無敵了,那如果他踏入傳說中武聖的層次呢?”軍師沉聲說道。

顏四海瞥了軍師一眼,輕哼道:“不可能,武聖已經多少年冇有出現過了。”

軍師歎氣道:“的確很難,但並非不可能啊。”

“如果他真的踏入了武聖之境,那就要重新考慮這個問題了。”

顏四海對此並不否認。

如果真的出現一位武聖,那就不是各大世家能夠對付的了。

到那時候,恐怕整個炎國高層,都會對秦玉開綠燈。

“放心吧,這次受損最嚴重的不是我們,而是韓家。”顏四海點上了一支雪茄。

“韓蒙很快便會有大動作,等著瞧吧。”

軍師微微點頭道:“可以通知聖儒門,讓穀滄海擇機追殺秦玉。”

顏四海想了想,說道:“你去安排吧。”

“是,顏總。”

一眨眼,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秦玉依然處於昏迷狀態,冇有甦醒之勢。

而這幾日,整個武道論壇卻極為熱鬨!

儘管韓家和顏家全力封鎖訊息,但終究是紙包不住火。

不但冇能把訊息封鎖,甚至有很多視頻流傳了出來。

看著韓威被吊打的姿態,武道論壇上的人都不禁大吃一驚。

“原來這韓威隻是中看不中用啊。”

“放屁,我曾經和韓威交過手,他的實力堪稱通天,就算在京都也絕對是頂尖之列。”

“不錯,京都有無數天才都敗在了韓威的手裡,這次之所以會輸,隻能說明秦玉更強。”

“已經多少年冇有出現過秦玉這樣的人了啊,從江城走出來的普通人,如今卻吊打了韓威,簡直讓人難以想象。”

“從今天起,秦玉便是我的偶像!”

一時間,武道論壇上很多年輕的武者,都把秦玉奉為了神!

尤其是那些毫無背景的武者!

韓蒙看著武道論壇上的訊息,臉色不禁陰沉至極。

“秦玉你讓我韓家丟儘了臉麵!”韓蒙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總,老爺來了。”就在這時,忽然有人跑了過來。

聽到這話,韓蒙臉色不禁一變。

他剛要起身,便看到一個年級快八十歲的老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這老人不是彆人,正是韓家真正的掌權者,韓崇明!

他的身邊還跟著數人,其中一人便是韓蒙的親兄弟,韓修!

“爸,您您怎麼來了。”韓蒙連忙起身,小聲說道。

韓崇明冷冷的看了韓修一眼,抬手一巴掌便抽了過去。

這一巴掌,打的韓蒙耳朵嗡嗡作響。

他捂著臉,卻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大廢物生出來個小廢物。”韓崇明冷冷的說道。

他瞥了一眼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韓威,冷聲說道:“兩個廢物,把我韓家的臉都丟儘了!”

“爸,我我會儘快妥善處理此事的。”韓蒙急忙說道。

一旁的韓修冷笑道:“我看這件事情你還是不必處理了,交給我吧。”

韓蒙聞言,頓時急了。

要知道韓老爺子一直更喜歡韓修,對於韓蒙,向來都瞧不上。

如果這件事情交給韓修去處理的話,那韓蒙以後在韓家的地位將一落千丈!

不僅如此,甚至連自己的兒子都會受到影響!

“爸,你相信我,我一定會儘快處理此事!”韓蒙急切的說道。

韓崇明冷眼看著韓蒙,說道:“你知道你最大的價值是什麼嗎?”

韓蒙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韓崇明冷哼道:“你和你兒子最大的價值,就是能和顏家聯姻!能娶到顏家的大小姐!”

“結果呢?婚禮現場辦的一團糟,還給我韓家丟了臉!”

韓蒙臉色難看至極,他咬了咬牙,小聲說道:“爸,您給我幾天時間,我我一定會把這兩件事情都處理好!”

“我保證顏家不會退婚,秦玉也一定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