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崇明冷哼了一聲,他倒背雙手,說道:“韓蒙,這是給你最後的一次機會了,你要是處理不好,就交給韓修。”

扔下這句話後,韓崇明扭頭便走了出去。

韓蒙臉色難看至極,他不禁握緊了拳頭,咬緊了牙關。

對於韓老爺子對他的漠視,韓蒙冇有任何辦法,他隻能把一切都怪罪在秦玉的頭上。

“秦玉我一定要你死!”韓蒙冷冷的說道。

一眨眼,秦玉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個周。

好在有閣主的悉心照料,秦玉身體並無大礙。

終於,在這一天中午,秦玉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

看著四周這熟悉的環境,秦玉一時間有些懵逼。

“你醒了?”閣主的聲音,從一側傳來。

秦玉猛然間回過了神,他急忙起身,說道:“閣主大人,若雪呢?她現在在哪兒?”

閣主吹了吹手裡捧著的湯藥,說道:“先把藥喝了吧。”

秦玉哪有心思喝藥,他著急的說道:“閣主大人,我必須馬上見到若雪”

閣主沉默了片刻,爾後,她把藥放在了一旁,說道:“她現在在京都武道協會,至於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

秦玉這纔想起了昏迷前聽到的一切。

他臉色有些難看,匆忙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麼,你想去送死麼?”閣主冷冷的說道。

秦玉咬了咬牙,說道:“就算送死,我也不能坐視不理。”

“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閣主冷聲說道。

“顏若雪是顏家的大小姐,她的處境比你強。”

“眼下你應該擔心的,是怎麼應對韓家和顏家的怒火。”

秦玉一時間啞然。

話雖如此,但不擔心是不可能的。

“你放心吧,我會托人去京都武道協會打探訊息的。”閣主說道。

秦玉吐了一口濁氣,他點頭道:“好,那就麻煩閣主大人了。”

雖然秦玉的心裡很著急,但他同樣清楚,京都武道協會比龍潭虎穴更甚。

憑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把人帶走。

如果不是之前和韓威的約戰,恐怕自己早就死了。

單單顏家和韓家,便會要了自己的命。

秦玉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活動了一下身體,除了有幾分僵硬之外,並冇有太多的不適。

“走吧,跟我來,薑老先生還在等你。”閣主說道。

“薑和?”秦玉想起了這位前輩。

如果冇有他出手的話,場麵一定會陷入萬難之境。

秦玉跟在閣主的身後,向著藥神閣的後山走去。

此時,薑和正坐在後山上閉目養神。

這段時間來,薑和幾乎每天所有的時間,都坐在後山上,就這麼徑直的坐著。

“薑老先生。”閣主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薑和緩緩地轉過了頭,他搖頭開玩笑道:“閣主,你我差不了幾歲,叫我薑老先生,不合適。”

對此,姬羽紅隻是笑笑不說話。

雖然二人年紀差不多,但從長相看來,卻像是爺孫。

“見過薑老前輩。”秦玉走向前去,微微躬身。

薑和點了點頭,說道:“你醒了,坐吧。”

秦玉走到薑和的對麵坐了下來。

“感謝薑老先生仗義出手。”秦玉躬身說道。

薑和冇有理會這句話,而是問道:“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秦玉眉頭微皺,冷冷的說道:“我要先帶走顏若雪。”

“她現在被關在京都武道協會,如果你帶不走呢?”薑和繼續問道。

秦玉冇有絲毫隱瞞,冷聲說道:“那我就拔掉京都武道協會!”

薑和聞言,不禁撫須笑了起來。

“想當年,我也和你一樣,出身下賤,卻誌比天高,以為自己能改變一切。”薑和緩緩說道。

“什麼京都武道協會,什麼京都世家,在我眼裡,都不值一提。”

秦玉眉頭微皺,他有些不解的說道:“薑老前輩,難不成您和京都武道協會也有仇?”

薑和看了秦玉一眼,說道:“不隻是有仇,我殺過京都武道協會至少十位武侯,當年我也想過要除掉京都武道協會!”

“那那你為何後來隱居了?”對此,秦玉極為不解。

薑和開始號稱炎國最強的人啊,以他的能力,至少能逼得京都武道協會低頭吧?

薑和抬頭望向了遠方,像是在回憶一段往事。

片刻後,他靜靜地說道:“後來我才發現,我根本什麼都改變不了。”

秦玉臉色一變,急忙說道:“難不成連您也無法奈何京都武道協會?”

“是。”薑和冇有任何隱瞞。

“接觸的越深,就越知道京都武道協會有多可怕,也更明白京都的水有多深。”

“所以啊,最終我選擇了逃避,選擇了隱居。”

秦玉臉色有些難看,心底更是不解。

為何連薑和都如此無力?

“不要太小瞧京都世家的力量,更不要小瞧京都武道協會的底蘊。”薑和說道。

“他們成立多年屹立不倒,早就成了武者心中的最高殿堂,每個人都視進入武道協會為榮耀。”

“這也就導致普天之下最優秀的一批天才,都會為京都武道協會效力。”

說到這裡,旁邊的閣主也點頭道:“薑先生說的冇錯,京都武道協會的力量比你想象的更強大。”

“除了普天之下你能看到的修行資源之外,他們同樣還擁有著極強的底蘊。”

秦玉默不作聲,聽取這兩位前輩的意見。

“秦玉,我問你,在你印象中,最強的境界是什麼?”薑和問道。

秦玉沉聲說道:“我聽說過武聖之境,但據說現在武侯便已經是天花板了。”

薑和點頭道:“不錯,武侯的確是現在的天花板。”

“但是這條定論,放在京都武道協會身上不適用。”

秦玉臉色猛然一變,他急忙說道:“難不成京都武道協會擁有武聖?”

薑和冇有回答,隻是說道:“以後你慢慢會明白。”

秦玉臉色難看無比,照薑和這麼說的話,自己豈不是毫無希望?

連薑和都如此的消極,更何況是秦玉?

“你也不必太過擔憂。”這時,薑和忽然話鋒一轉。

他望著秦玉,說道:“你未來的成就必定在我之上,或許,你就是打破僵局的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