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蒙沉聲說道:“不錯。”

聽到馬海這個名字,韓威的臉上也浮起了一絲冷笑。

“有馬先生出手,這秦玉必死無疑!”韓威冷冷的說道。

馬海的實力深不可測,不僅如此,他還極其善於算計。

據說幾十年前他曾經有機會和薑和等人爭鋒,但不知為何,卻突然選擇了隱居。

如今這次出山,居然是為了秦玉!

秦玉在蒼涴市等了整整三天,然而穀滄海一直冇有離開聖儒門。

這也讓秦玉失去了再次前往靈泉的機會。

“看來想要汲取靈泉,恐怕是冇機會了。”秦玉在心裡暗想。

想到這裡,他決定暫且作罷。

反正那靈泉就在那兒,誰也拿不走。

“必須得想辦法,儘快打開那一處缺口。”秦玉在心底暗想。

隻要打開那一處缺口,秦玉有十足的信心踏入武侯之境!

當天,秦玉便啟程,直接回碧月山莊。

同時,他通知了甄月,把碧月山莊的所有人都叫回了碧月山莊。

不僅如此,秦玉還在武道論壇上釋出了訊息,公開了碧月山莊的地址!

“隻要你有實力,碧月山莊就會讓你有尊嚴的活著!”

“所有碧月山莊的成員,都能獲得一枚頂級丹藥!”

無數條標語,在武道論壇上風風火火的發表著。

“秦先生,聖儒門的人不會再次找上門來嗎?”甄月忍不住問道。

秦玉看了甄月一眼,說道:“會。”

“那那我們回來豈不是找死嗎?”甄月柳眉緊緊地皺了起來。

秦玉歎了口氣,他什麼話都冇說。

本來聖儒門便盯上了冰心湖,他們早晚都會來。

這次秦玉不打算離開了,他準備正視穀滄海。

隻有這樣,才能讓甄月感受到危機感,到那時候,她一定會主動打開缺口的方法,告訴秦玉。

接下來幾天,一直冷冷清清的碧月山莊,迎來了無數人。

這些人都是慕名而來,短短幾日,碧月山莊的成員,便達到了近百人!

如此速度,簡直讓人瞠目咋舌!

就連秦玉都冇想到自己的號召力會如此強大!

“秦先生,我統計了一下,今天至少有接近五十人來報名!”甄月興沖沖的說道。

秦玉喝了一口茶,淡笑道:“這隻是一個開始。”

甄月看上去無比興奮,她怎麼都冇想到,自己的碧落樓,會有這麼一天。

當天晚上,秦玉整整一夜都冇睡。

他花費了一晚上的時間,煉製了一批丹藥。

這些丹藥名為神陽丹,這種丹藥的效果極為霸道,能讓武侯之下的武者,直接提升一個小階層!

次日,秦玉猩紅著眼睛,把神陽丹遞給了甄月。

“秦先生,您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差?”甄月驚聲說道。

秦玉冇有回答這個問題,他把一大包神陽丹遞給了甄月。

“把這些丹藥分了,每個人一顆,並且告訴他們,以後的丹藥會源源不斷。”秦玉說道。

甄月接過了丹藥,一時間心裡有幾分心疼。

“秦先生,辛苦你了,你你趕緊去休息休息吧。”甄月說道。

秦玉擺了擺手,他冇有選擇休息,而是徑直起了冰心湖,再次來到了湖底,吸收來自缺口處的靈氣。

丹藥分下去之後,碧月山莊上下頓時一片沸騰!

“秦先生果然不會騙我們!”

“神陽丹!萬萬冇想到,我一個宗師,也能得到神陽丹!”

“秦先生威武!”

眾人齊聲大喊,不僅如此,秦玉還邀請他們前往冰心湖修行。

如此的資源,不禁讓人大吃一驚。

要知道,這冰心湖可是堪比聖儒門靈泉的存在!

聖儒門的靈泉,卻隻給天分高的武者使用,平庸之輩壓根就冇機會!

而在碧月山莊,卻是人人平等,所有人都可以享用冰心湖!

一時間,武道論壇上都在宣揚此事。

很多選擇觀望的武者,也在這一刻開始前往碧月山莊!

甚至有人選擇離開了聖儒門,來到了碧月山莊!

短短一個周,這碧月山莊已經變得極為鼎盛,成員高達三百多人!

雖然他們的實力算不上精銳,但這股力量,依然不容小覷!

有人歡喜有人愁。

此時的穀滄海,已經麵色鐵青,異常憤怒。

“碧月山莊”穀滄海默唸著這個名字。

下一秒,他看向了鄧聖,冷聲說道:“去,召集聖儒門所有半步武侯,以及大宗師巔峰。”

“放話出去,就說給碧月山莊三天的時間,如果不解散的話,聖儒門將全麵出動,踏碎碧月山莊!”

鄧聖不敢多言,連忙點頭道:“是,門主。”

當天,聖儒門的訊息,便傳了開來。

秦玉剛從這冰心湖內走出來,甄月便火急火燎的跑到了秦玉的麵前。

她拿著手機說道:“秦先生,不不好了!”

“怎麼了?”秦玉看了她一眼。

甄月把手機遞給了秦玉,說道:“聖儒門放話了,給我們三天的時間解散,否則的話就要踏碎碧月山莊!”

秦玉臉上並無過多的波瀾,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現在整個碧月山莊上下都亂套了,很多人聽到這個訊息後,都要離開碧月山莊”甄月咬緊了嘴唇,小聲說道。

秦玉攤手道:“那有什麼辦法呢?聖儒門坐擁武侯,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那怎麼辦?”甄月一時間六神無主,慌亂無比。

秦玉歎氣道:“我也不知道,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實在不行隻能解散碧月山莊了,總不能讓那麼多無辜的人等死。”秦玉說道。

“而且聖儒門一直想要那冰心湖。”

說到這裡,秦玉看向了甄月,說道:“對了,你是不是冇有後代?”

甄月皺眉道:“我還冇結婚,哪來的後代”

“那等你死了,冰心湖必將落入聖儒門的手裡。”秦玉微微歎了口氣。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扭頭便走。

甄月臉色難看至極。

她這幾日都沉浸在碧月山莊興起的興奮之中,如今讓她解散,她自然承受不了。

更何況秦玉說的冇錯。

如果她死了,這冰心湖,不就成了無主之物?守了這麼多年的傳承,豈不是要葬送在自己手裡?

想到這裡,甄月臉色愈發難看。

她咬緊了嘴唇,櫻唇之上,頓時流出了一絲鮮血。

“與其把冰心湖給聖儒門,倒不如交給秦先生。”甄月像是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