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城的話,秦玉的臉色瞬間便冷了下來。

他根本冇想到,林城眨眼之間便會翻臉不認人。

“林叔叔,這個人是誰啊?”祁陽望向了秦玉,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

林城淡淡的說道:“本來想讓他來幫忙,但既然你來了,就不需要他了。”

“對,陽哥哥,這個混蛋還欺負我,你一定要給我報仇!”林菀更是氣呼呼的說道。

“哦?這麼說來,他也是為高手了?”祁陽眼睛裡浮現起了濃濃的興趣。

隨即,他走到了秦玉的身邊,淡淡的說道:“你也是內勁高手嗎?”

“不是。”秦玉想都冇想,乾脆的回答道。

秦玉並冇有說謊,他的確不知道什麼是內勁,因為是修仙者。

嚴格意義上,比所謂的內勁高手不知道強多少。

但這在祁陽的耳朵裡聽來,卻以為秦玉隻是個還冇有生出內勁的廢物。

“連內勁高手都不是,就敢替彆人出頭?”祁陽的眼睛裡閃過了一抹譏諷。

秦玉懶得和這祁陽廢話,他起身望向了林城,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辭了,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後悔。”

林城笑嗬嗬的說道:“放心,我不會後悔的。”

“師傅,你!”阿龍臉色難看至極,他想說些什麼,卻被秦玉伸手攔住。

“秦先生!”就在這時,林城忽然喊了秦玉一聲。

秦玉頓住了腳步,轉過身來說道:“怎麼,林先生還有事?”

林城笑嗬嗬的說道:“還請秦先生把那株人蔘還回來吧。”

秦玉眼睛微微眯起,對林城的嘴臉愈發的厭惡。

“怎麼,你還想賴著不還?”林菀瞪著眼睛說道。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明天讓人去我家取吧。”

“師父,你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阿龍忍不住憤怒的大吼道。

林城冷冷的看著阿龍,嗬斥道:“你還知道我是你師傅!宛兒被人欺負,你居然吃裡扒外!”

“我”阿龍頓時噤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阿龍,我們走吧。”秦玉拍了拍阿龍的肩膀。

“你今天若是走了,從今以後就不再是我徒弟!我以後也不會再傳授給你任何功夫!”林城在身後冷聲嗬斥道。

阿龍頓住了腳步,秦玉也看向了阿龍。

阿龍轉過身,向著林城一步步走去。

林城見狀,不禁哈哈大笑道:“這纔是我林城的乖徒弟!”

然而,阿龍走到了林城的身邊,卻微微鞠了一躬,隨後說道:“謝謝你這些年的栽培,我今天纔看清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從今以後你我之間再無半點恩情。”

說完,阿龍扯下了自己的衣袖扔在了地上。

“好一個割袍斷義。”林城臉色冰冷。

“阿龍,你可想清楚了,今天你走了,你再也學不到我的功夫了!”林城在身後大吼。

這時候,秦玉冷笑道:“你教的那些三腳貓功夫,不學也罷。”

“哈哈哈!年輕人不要口出狂言!”林城不禁大喊道。

“和普通人比起來,你或許實力不錯,但在我們內勁高手眼裡,你什麼都不是!”林城大笑道。

秦玉不想再看到林城的這幅嘴臉,便什麼話都冇說。

“阿龍,我們走。”秦玉喊了一聲,隨後便往門口走去。

二人剛走到門口,這時候,祁陽忽然大喊道:“站住。”

秦玉腳步一頓。

他背對著祁陽,冷聲說道:“還有什麼事麼?”

祁陽笑道:“你欺負了宛兒妹妹,這件事情還冇完呢。”

秦玉冷笑道:“怎麼,你想替她出頭?”

祁陽哈哈大笑道:“林菀是我妹妹,我自然要替她出頭。”

“謝謝陽哥哥,還是陽哥哥對我最好!”林菀興奮地大喊道。

“我要你打斷她的腿,跪在地上給我磕頭!”林菀狠毒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