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儒門的眾人不敢怠慢,他們急忙衝向了秦玉,手握各種術法,妄圖打斷秦玉的突破!

而這時,甄月帶領碧月山莊的眾人,卻擋在了秦玉的麵前。

“你們休想打斷秦先生的修行!”甄月厲喝道!

碧月山莊的眾人,也跟著齊齊大喊道:“休想打斷秦門主的修行!”

“哼,一幫不知死活的東西!”穀滄海冷冷的說道。

“誰敢阻攔,格殺勿論!”

“是!”聖儒門眾人當即大喊。

他們畢竟是都是大宗師巔峰,甚至是半步武侯!

而碧月山莊的眾人實力最強也不過是大宗師巔峰,又如何能應對的了!

“各位,無論如何都要阻止他們!”甄月咬了咬牙說道。

“隻要秦先生成功突破,聖儒門便不攻自破!”

說完,甄月便率先衝了上去!

有了甄月的帶頭以及燕江的獻身,眾人似乎也被感染了。

大戰在一刹那間爆發!

霎時間光芒四起,血流成河!

時不時便有人直接被拍飛,甚至能看到有人當場被打碎頭骨!

可即便如此,他們依然擋在秦玉的身前!

“嘭!”

不知是誰,一掌拍在了甄月的胸口上。

甄月嬌弱的身體頓時橫飛,臉色更是變得慘白無比。

“哼,一幫螻蟻,也想阻攔我們?”聖儒門眾人冷冷的說道。

甄月看了一眼渾身閃爍光芒的秦玉,她咬了咬牙,從地上站了起來!

“秦先生,一定要快啊!”甄月在心底大喊!

看到此景,穀滄海的臉色難看至極!

他妄圖甩開燕江,但燕江卻像是一把枷鎖,死死地禁錮著他,無論如何都不會鬆手。

穀滄海開始著急了起來,他心裡很清楚,一旦讓秦玉踏入了武侯,那聖儒門根本無法阻擋秦玉的怒火!

“這幫該死的螻蟻!”穀滄海怒吼連連!

他下意識地看向了秦玉的方向,隻見他渾身氣息噴發,處處穴道亮起,正是突破武侯的征兆!

“可惡,可惡!”穀滄海仰頭怒吼,他手掌迸發光芒,直直的插入了燕江的後輩!

“噗!”

燕江似乎快要承受不住了,他的意識漸漸地變得有些模糊,但他的腦海中卻一直給他下達一個命令。

那便是阻止穀滄海!

“轟!”

就在這時,甄月的肉身再次被打飛!

她的嘴角鮮血不止,胸口處更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麵對半步武侯,甄月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她試著想要起身,卻被一把利刃直接插入了左胸,身體更是被釘在了牆上!

碧月山莊死傷大半,剩下的人也開始害怕了。

看著遍地的屍體,他們不自覺得向後倒退而去。

雖說他們崇拜秦玉,但麵對死亡,冇有人不害怕。

“趕緊給我去阻止秦玉!”穀滄海大吼道。

周圍的人,當即向著秦玉走來!

而此時的燕江,也終於支撐不住了。

他渾身開始疲軟,所有的氣息更是在慢慢消失。

眼前的視線一片漆黑,抓著穀滄海的手,也總算是送了開來。

“秦玉,交給你了”燕江低聲呢喃,隨後癱軟在了地上。

穀滄海臉色冰冷,他渾身氣息奔湧,冷哼道:“秦玉,你休想踏入武侯!”

說話間,穀滄海已經大步向著秦玉衝了過來!

他手握毀天滅地之力,想要一擊斬殺秦玉!

就在他的手掌即將探向秦玉之時,天空中忽然凝聚起了一片又一片的烏雲!

“哢嚓!”

一道悶雷自天空中爆射而下!

這雷光不偏不倚,剛好落在了穀滄海的身前!

穀滄海的臉色頓時大變,手更是不自覺得縮了回來!

“壞了!來不及了!”穀滄海臉色極為難看!

如果讓秦玉踏入武侯之境,那穀滄海將不值一提!

穀滄海心裡比誰都清楚,他咬了咬牙,想要去阻攔秦玉的突破。

可麵對這蘊含天地之威的天劫,穀滄海卻根本不敢靠前一步!

秦玉的身上閃爍著點點光墜,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在他的身體裡醞釀。

“哢嚓!”

就在這時,插在秦玉身上的十道光柱,直接被氣息強行衝破!

他的**,更是在以極快的速度恢複著!

秦玉,從地上緩緩地站了起來。

這一刻的秦玉容光煥發,宛若戰神!

他一雙冰冷的瞳孔,冷冷的看著穀滄海。

僅僅是這視線的對視,便讓穀滄海感覺後背發涼!

“天劫總算來了。”秦玉抬頭看向了天空中凝聚起的大片烏雲,低聲呢喃。

穀滄海深吸了一口氣,他冷聲說道:“秦玉,有我在,你休想成功渡過天劫!”

“你隨意。”秦玉冷冷的說道。

穀滄海咬了咬牙,他身上的氣勁快速奔湧,想要阻止秦玉!

可就在這時,天空中降下了天雷!

“轟!”

這天雷如同銀蛇一般狠狠地砸了下來!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穀滄海震飛了出去!

“怎怎麼可能!”看到這天劫,穀滄海頓時瞪大了眼睛!

他自己也渡過武侯境的天劫,可絕冇有如此強盛的力量!

這天劫的規模,比起穀滄海渡劫之時,至少強盛了數十倍!

周圍的人也看呆了。

這哪裡像是渡劫?這簡直就是想把人劈死啊!

“如此恐怖的天劫,還真是讓人難以想象。”穀滄海眯著眼睛,低聲呢喃。

身為武侯,他當然明白如此恐怖的天劫意味著什麼。

天分越高,天劫的威力便越恐怖!

“此子若是不死,未來還不知道會有多恐怖。”穀滄海眯著眼睛說道。

他倒退了幾步,冷笑道:“也好,這等天劫,我不信你能抗的下來。”

這時,那天劫再次砸了下來!

這一次的天劫,比起方纔更加恐怖!

穀滄海不禁大吼道:“我看你如何應對!”

話音未落,穀滄海便瞪大了眼睛!

他嚥了咽口水,低聲說道:“這秦玉想乾什麼?!”

隻見秦玉不但冇有任何的應對之策,反而盤腿坐在了地上,任由這銀色的光芒傾瀉在自己的軀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