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京都武道協會的構造極為複雜,和想象中的高堂明鏡大不相同,相反一片幽暗。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隨後便是一個大廳。

兩側有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都標明著職位。

向來安寧的京都武道協會,今日卻闖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秦玉釋放開神識,想要找到顏若雪的身影。

但他剛是放開神識,臉色便有幾分難看。

在這京都武道協會的深處,有一陣陣強烈的氣息逼迫而來!

這些氣息極為雜亂,至少有數百道!

其中包括大宗師巔峰、半步武侯、武侯,甚至有更強者!

如此雜亂的氣息,根本不可能讓秦玉找到身為普通人的顏若雪!

“嘩啦啦!”

就在這時,前方瞬間出現了數道身影!

這些人身穿白袍,個個氣息湧動,強橫無比!

他們的白袍之上,更是標明瞭身份!

“什麼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強闖京都武道協會?”一道聲音,從深處傳來。

隨後,便看到一個身影緩緩地走來。

此人出現的瞬間,眾人連忙為其讓開了一條路,齊刷刷的大喊道:“夏會長。”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夏航!

他大步走到了眾人麵前,剛要開口,臉色便微微一變。

“秦玉?”夏航眉頭緊皺,爾後冷笑道:“你瘋了麼?來京都武道協會殺人?當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看到夏航的一刹那,秦玉身上的殺氣頓時忍不住了!

他渾身殺氣爆發,整個房間溫度陡然間下降!

感受到這股強烈的殺意,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就連夏航都臉色一變!

“夏航你們京都武道協會居然敢囚禁顏若雪”秦玉渾身因為憤怒而顫抖,他的眼睛更是佈滿了血絲,恐怖的氣場讓人不敢靠前半步!

聽到這話,夏航頓時臉色大變!

他大喝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誰敢囚禁顏家打小姐!”

“放你媽的屁!”秦玉一聲怒吼,這恐怖的穿透力,頓時震得京都武道協會嗡嗡作響!

在場的半步武侯、大宗師,直接被震得吐血!

就連夏航都感覺到了一絲強烈的壓迫感!

“秦玉,你到底是聽誰胡說八道!”夏航強忍心中震撼,儘量保持平靜道。

“我冇心情聽你廢話。”秦玉一步步的向著夏航走來。

“今天若是不把人交出來,我就把你們全殺了!”

夏航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爾後大怒道:“秦玉!你睜開眼睛看看這是哪兒!這是京都武道協會,不是你能造次的!”

“去你媽的!”秦玉大怒,他手上金光暴起,猛地一拳砸向了夏航!

恐怖的拳勁,直接將眾人震飛,京都武道協會更是在轟轟作響!

這一拳堪稱摧枯拉朽,恐怖之至,幾乎要打碎虛空!

麵對這一拳,夏航臉色大變!

儘管他在今日同樣踏入了武侯之境,但麵對眼前的秦玉,他甚至升不起一絲戰意!

眼看著這一拳逼近而來,夏航的臉色愈發難看!

“嗡!”

就在這時,暗處忽然探出了一隻大手!

這隻大手帶著滾滾內勁,和秦玉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轟!”

巨大的轟鳴,頓時爆了開來,恐怖的氣勁,直接將眾人震退!

秦玉麵色一寒,冷冷的看向了京都武道協會的深處。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知敬畏啊。”深處,有聲音傳來。

“是啊,區區一個武侯,就敢來京都武道協會來找茬嗎?”又有一道聲音傳出。

“嘖嘖,多少年冇人敢如此狂妄了。”

秦玉冷聲說道:“什麼人,滾出來,彆當縮頭烏龜!”

話音未落,從暗處走出了六道身影!

這六人同樣身穿白袍,但他們的白袍上卻空無一字。

一眼望去,這六人居然全是武侯之境!

“夏會長,此子是什麼人,敢來京都武道協會鬨事?”有一人淡淡的說道。

夏航瞥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他就是秦玉,我命令你們,馬上把他給我抓起來!”

六人笑道:“夏會長放心,不用你說,我們也不會放過他。”

說話間,六位武侯的氣息緩緩地瀰漫了開來。

這六人不是普通武侯,每一位的實力,都在三品武侯以上!

而秦玉隻是一個一品武侯,他們自然不會把秦玉放在眼裡。

“小子,是你自己乖乖跟我們進牢獄內,還是我們打殘你,再把你扔進去?”其中一人淡笑道。

秦玉冷眼掃視著這六人,當即一步踏出,金光在一刹那爆發了開來!

“區區六個武侯罷了,來吧,我秦玉何懼!”秦玉狂發亂舞,儘顯睥睨天下之姿!

“哼,不知死活。”其中一人冷哼了一聲,他身形陡然間消失,隨後一拳砸向了秦玉!

“啊!!”

秦玉一聲怒吼,金色的拳頭蘊含著打碎天地般的力量,轟然間砸了上去!

“轟!”

眾人隻見金光四起,殺機瀰漫!

而下一秒,眾人便看到一道身影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他渾身鮮血不止,肉身崩碎,拳頭更是直接被打成了粉末!

反觀秦玉,他氣息澎湃,戰意盎然,無敵之姿儘顯無餘!

看到此等情景,眾人的臉色都不禁微微一變。

夏航的心底,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秦玉的實力,赫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才初入武侯,便有如此恐怖的戰力,日後的實力不敢想象!

他最害怕的事情,正在一一上映!

秦玉怒吼道:“來吧,今天誰敢阻我,我就殺了誰!”

一聲大吼,氣吞山河,唯吾獨尊!

那六位京都武道協會的人武侯,臉上總算是浮現起了一絲凝重之色。

“怪不得敢強闖京都武道協會,有點本事啊。”其中一人冷冷地說道。

“老三,你冇事吧?”他們扶起了一位被秦玉打飛的武侯。

“冇冇事。”老三擦了擦血跡,艱難的搖了搖頭。

“夏航,此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一品武侯怎麼還有如此戰力?”老三看向了夏航。

夏航瞥了他一眼,冷哼道:“連高層都注意到了他,你說呢。”

“今天如果你們能拿下這秦玉,高層一定會對你們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