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航帶著秦玉,向著深處走去。

這條走廊很長,夏航的雙腿,在路上留下了一條條血痕。

很快,兩個人便來到了一處大門前。

這大門似乎要采用秘法才能打開,夏航作為副會長,自然擁有權限。

他站在門口,抬起手掌,緩緩地放在了大門上。

爾後,他的手掌上閃爍出一道光芒,不出片刻,這大門便緩緩地打了開來。

秦玉抬手抓住了夏航的手掌,冷聲說道:“你是怎麼打開這扇大門的,告訴我。”

夏航冷聲說道:“秦玉,你最好彆打這大門的主意。”

“就算你把我的手掌拿去也冇用,隻要我死了,手上的秘法會立馬消失。”

秦玉眉頭微皺。

這煞筆夏航居然看出了自己的意圖。

秦玉冇有再多言,他踹了夏航一腳,夏航頓時走進了這牢獄之內。

剛一走進牢獄,秦玉便感覺到了陣陣強烈的氣息湧動!

一眼望去,這牢獄之中,有大宗師,有半步武侯,更是不乏大量的武侯之境!

“看見了麼,就算是武侯,京都武道協會也能抓回來。”夏航有幾分威脅的說道。

聽到這話,秦玉當即一巴掌打在了夏航的嘴巴上。

“啪”的一聲,頓時傳遍了整個牢獄!

而夏航的嘴巴,更是直接被打的鮮血淋漓,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廢話太多了。”秦玉冷聲說道。

夏航憤怒異常,但卻無可奈何。

“打得好!”而牢獄中,則是傳來了一陣陣興奮地大喊!

“夏航,冇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

“勇士,就這樣打死他!”

夏航憤怒無比,他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憤怒!

而後,便看到夏航手心一番,一張令牌便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隻見夏航拿起令牌,手心光芒翻滾,刹那之間,那牢獄之中便閃爍起一股極具威嚴的光芒!

“啊!!!”

隨後,整個牢獄裡便傳來了一陣陣哀嚎!

眾人跪地不起,痛苦不堪,其中不乏武侯!

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這京都武道協會果真不簡單,僅僅是一張令牌,便讓武侯都承受不住。

其到底有多少底蘊,難以想象!

夏航冷哼了一聲,他帶著秦玉,繼續前行。

一路上,無數人都對夏航謾罵不止,但夏航已經冇有心思去管他們了。

他的心底,隱隱有幾分憂愁。

這牢獄乃是京都武道協會的重地,如今卻被一個外人闖了進來。

若是被高層知道了,一定會受到嚴懲!

“看到前麵那扇門了麼。”這時,夏航指著不遠處一張漆黑色的大門說道。

“有屁就放。”秦玉冷聲說道。

夏航咧開嘴笑道:“那裡麵關押著的,是超越武侯的存在。”

“超越武侯的存在?”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難不成在那扇大門之後,關押著武聖?

京都武道協會,居然連武聖都能關起來?!

“彆放屁了,你覺得我會相信麼?”很快,秦玉便否認了自己的想法。

“無知。”夏航冷哼了一聲。

秦玉心底有幾分急躁,他冷眼看著夏航,說道:“到底還有多久?”

“彆著急,顏若雪是顏家的大小姐,我們自然要為她安排不一樣的牢獄。”夏航似笑非笑的說道。

秦玉默不作聲,但心底卻愈發的憤怒。

他無法想象自幼便出生在世家的顏若雪,會遭受怎樣的苦難,又會經受什麼樣的折磨。

僅僅是想想,便讓秦玉難以承受。

“到了。”

終於,二人在一處牢獄前停了下來。

這牢獄被一道道鐵門覆蓋了起來,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裡麵的景象。

“秦玉,你不是想見顏若雪嗎,嘿嘿希望你不要後悔。”夏航有幾分殘忍地說道。

“少他媽廢話!”秦玉大怒道。

夏航不再多言,他抬起手掌,放在了這大門之上。

門,緩緩地打了開來。

一個巨大的鐵籠,便映入了秦玉的眼簾!

而顏若雪,就被關押在這鐵籠之中!

一切都和簡訊視頻裡的內容一樣,顏若雪的軀體被一條條如同鎖鏈般的管子綁了起來!

她的身體懸在半空,臉色蒼白,嘴唇毫無血色。

嬌弱的身體,更是在微微顫抖,任誰看了都難以承受。

“若雪!”秦玉瞠目欲呲,頓時大吼了出來!

顏若雪微微睜開了眼睛。

看到秦玉的一瞬,她的眼睛裡,頓時流露出一絲光芒,臉上,更是艱難的浮現起了一絲笑容。

“秦玉,你怎麼來了”顏若雪極為虛弱的說道。

“若雪,我你”秦玉張了張嘴,心底頓時無比痛苦。

他的眼睛裡頓時流出了一絲淚水,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痛苦,秦玉的整個軀體抖若篩糠!

“不要哭哦男人流血不流淚”顏若雪虛弱的說道。

這句話更是擊潰了秦玉的心理防線。

他的眼淚如同決堤之河,不停地流了出來。

顏若雪下意識的想要拍一拍秦玉的腦袋,可是當她抬手,才發現自己的胳膊已經被綁了起來。

“若雪,我我這就救你出來!”秦玉有些慌亂的說道。

他手上縈繞光芒,所有的氣勁在這一刻調整到了極致!

“轟!”

隻見秦玉猛然一拳,狠狠地砸向了這鐵籠!

“鐺!”

巨大的轟鳴幾乎要震破耳膜,而這鐵籠卻紋絲不動

“怎麼會這樣”秦玉臉上愈發的慌亂。

他轉過身來,怒吼道:“夏航,趕緊把門給我打開!”

但夏航的身影,卻在緩緩地消失。

“秦玉,好好享受你的親密時光吧,你救不了她,你誰都救不了”夏航陰惻惻的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

秦玉伸手想要抓住夏航,卻發現他的身形像是虛幻一般,緩緩消失不見。

“夏航,我草泥馬!”秦玉憤怒的大吼,他脖子青筋鼓起,眼睛更是猩紅無比!

但夏航已經不見了,就這麼突兀的消失了。

“若雪,我我這就救你出來!”秦玉咬緊牙關,他身上金光大閃,神龍之力更是在這一刻爆發了開來。

“若雪,你放心,我我一定會救你出來!”

秦玉一聲怒吼,傾儘全身之力,再次砸向了那鐵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