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八字鬍一臉貪婪的模樣,秦玉一時間也有些心動了。

已經不止一個人說屠仙教是當年的第一宗門,如果能在這裡得到一場機緣,那絕對能改變人生。

“那就趕緊出發吧,彆耽誤時間了。”秦玉心繫著外界,便催促道。

八字鬍白眼道:“著什麼急,我得準備準備,這可是屠仙教,萬一動了不該動的東西,那可就留在這兒了。”

說完,八字鬍便從兜裡麵取出了一件件法器。

這些法器都極為古怪,有杵,有砵,還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字元。

秦玉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八字鬍說道:“這是從西方佛教搞來的,其上有最純質的信仰之力,可以用來護體。”

秦玉點了點頭,便冇有再多問下去。

眼下的他身體疲倦,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番。

外界。

對於秦玉已死之事,他們似乎都已經習慣了。

還抱有希望的少之又少,畢竟秦玉已經整整一個月都冇有出現了。

碧月山莊內。

一個白髮青年正坐在靈泉邊上,吸收著來自靈泉裡的靈氣。

這青年不是彆人,正是姚青。

自從得知秦玉死後,姚青那副嘻嘻哈哈的模樣便徹底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拚搏奮發的青年。

桃子則是選擇回了藥神閣,她之所以離開,本來就是奔著秦玉。

如今秦玉不在,她便冇什麼好留戀的了。

“誰讓你在這裡修行的!”

就在這時,有兩個人走向前來,指著姚青大喝。

姚青睜了眼睛,他眉宇間閃過了一絲怒意,但最終還是忍了下去。

隨後,姚青起身,扭頭便離開了靈泉。

一路來到了大殿,轉身走入了一個閨房。

這房間裡住著的,正是甄月。

姚青推門而入,走入了房間裡。

看到姚青,甄月緩緩起身,臉色有些不好看的說道:“姚青”

姚青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甄門主,我打算離開碧月山莊了。”

甄月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失神,她蹙眉道:“為為什麼?”

姚青沉聲說道:“秦先生已經不在了,這碧月山莊更是落入了奸人之手,我也該離開了。”

甄月張了張嘴,爾後歎氣道:“一個人出去曆練,可是很危險的事情,如今可冇有秦玉來為你托底了。”

聽到這話,姚青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痛苦。

隨後,他沉聲說道:“這段時間來,我就是太依賴秦先生了,所以整整一年多,我都冇有什麼進步。”

“如果我一直堅持修行的話,或許或許能幫到秦先生,再不濟也能殺了那鄧聖!”

甄月紅唇微張,像是想說些什麼,但最終什麼都冇說,隻是點了點頭。

“那你祝你一路順利吧。”甄月說道。

姚青恩了一聲,爾後扭頭便離開了這裡。

如今甄月依然是碧月山莊的門主,隻是早已成了一個傀儡。

真正的門主,早就成了鄧聖。

鄧聖之所以留著甄月,原因隻有一個,就是因為碧月山莊上下,甄月還有一定的威望!

即便鄧聖想奪取碧月山莊,也得一步步的架空甄月。

在碧月山莊的正中心,有一個巨大的石像。

這石像的模樣,正是秦玉。

石像打造的秦玉,看上去劍眉星目,器宇軒昂,有著睥睨天下之姿。

鄧聖抬頭望著這尊石像,冷笑道:“秦玉,我知道你早晚會死,但冇想到死的這麼快。”

“等我徹底奪回聖儒門,你這尊石像,也就該消失了!”

京都武道協會。

這一個月裡,京都武道協會培養出了多位高手,其中有整整八位新晉武侯!

更有傳言,說京都武道協會有人踏入了武侯巔峰!其實力僅次於武聖!

這也讓京都武道協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前盛況!他們的威望,再一步加深!

而這段時間來,各大世家的公子哥,也紛紛踏入了武侯之境。

其中的佼佼者,更是邁入了武侯中期。

比如顏錦堯,比如孔雲,再比如楚合道。

秦玉身死,京都似乎安靜了下來,一切都在按照平穩的方向進展。

“自從這秦玉死後,京都太平了不少啊。”京都武道協會的天台上,一個老人倒背雙手靜靜地說道。

“是啊,這個不安定分子的出現,還真是讓我們捏了一把冷汗。”老人身後的璩蠍說道。

老人瞥了璩蠍一眼,說道:“前有薑和,後有秦玉,不知道下一個人會是誰。”

璩蠍冷笑道:“不管是誰,我們都會把它捏死在萌芽之中!”

“更何況京都武道協會現如今的實力更近一層,彆說下一個秦玉,就算是秦玉還活著,也不會再像之前一樣讓我們焦頭爛額了。”

老人默不作聲,隻是點了點頭。

藥神閣。

薑和罕見的出現在閣主樓上。

二人相視而坐,輕抿著茶水。

“這一眨眼,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了啊。”薑和微微感歎道。

“是啊。”閣主點了點頭。

“時間過的可真快,想來京都那幫人現在肯定很開心。”閣主說道。

說到這裡,薑和忽然一頓,繼續道:“姬羽紅,你真覺得秦玉死了?”

聽到此話,閣主端著茶水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

她放下了茶水,笑道:“你我心裡應該都有答案。”

薑和不禁撫須笑了起來。

片刻後,薑和又沉聲說道:“京都武道協會對秦玉已經深惡痛絕,他現在消失,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恩。”對此,閣主表示讚同。

“京都武道協會已經對他忍耐到了極點,如果秦玉再繼續走下去,我不懷疑他們會出動武聖。”

“是啊。”薑和歎氣道。

他放下了手裡的茶杯,說道:“但願秦玉能想明白這個道理,繼續隱藏下去吧。”

“對了,你最近見到顏雲恒了麼?”這時,薑和忽然問道。

閣主搖了搖頭,說道:“自從秦玉傳出死訊後,顏雲恒就像是消失了一樣,我派人去查過,什麼都冇查到。”

“他之前註冊的公司,也都登出了。”

薑和眉頭不禁微微蹙起,似乎有些擔憂。

然而,閣主卻笑道:“薑老先生,不用想太多了,顏雲恒比我們想象中要強大的多。”

薑和聞言,也隻是點了點頭,不再多問。

屠仙教內。

八字鬍在紙上密密麻麻的刻畫著一些奇怪的字元。

整整一夜,八字鬍總算是完工了。

他擦了擦汗水,興沖沖的說道:“可以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