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道金光都是由最為純質的靈力所化成,其威力堪稱無堅不摧!

“轟!”

然而,結果卻和秦玉想象的大相徑庭!

這尊無頭壯漢直接撞碎了這道金光,甚至連腳步都未曾停下一步!

“臥槽!”秦玉見狀,忍不住爆了粗口!

還不等他回過神,那無頭壯漢已經來到了身邊。

他強壯的肉身,狠狠地撞在了秦玉的身上。

儘管秦玉有聖體術加持,但還是被直接撞翻,身上的金光更是爆裂。

秦玉痛苦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感覺五臟六腑似乎都受到了衝擊。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輛火車撞過一般!

“這是什麼鬼啊”秦玉忍不住驚聲說道。

和這無頭壯漢比起來,就算是閆歸一的黑金石都不值一提!

“道友,你這混沌體也不行啊。”不遠處,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秦玉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彆站著說話不腰疼,你來試試!”

這一刻,秦玉清晰的認知到了自己和這大能之境的實力差距。

哪怕僅有肉身,也絕不是一位武侯能夠染指的。

“咚咚咚!”

那無頭壯漢再次向著秦玉衝了過來,秦玉不敢再有所隱瞞,當即手握青銅劍,直接施展太清九斬的第三斬!

空大的劍芒頓時憑空而起,從無頭壯漢的身上略過!

“鐺!”

巨大的聲音振聾發聵,劍芒劃過了他的軀體,卻僅僅隻留下了一道白痕!

“臥槽”這讓秦玉徹底慌了神。

太清九斬的第三斬,居然僅僅留下一道白痕?

這是什麼樣的肉身?恐怕就是當下的熱武器也未能傷到他吧?

“道友快跑,他又來了!”八字鬍在遠處大喊道。

秦玉咬了咬牙,他思索再三,當即祭出了五嶽之尊山。

“轟隆隆”

五嶽之尊山帶著陣陣轟鳴,憑空而現。

在秦玉術法的加持之下,這五嶽之尊山越來越大,懸在了無頭壯漢的上方!

“鎮壓!”

伴隨著秦玉的一聲暴吼,五嶽之尊山向著無頭壯漢狠狠地鎮壓而去!

“轟!”

這五嶽之尊山果然名不虛傳,直接將這無頭壯漢按在了地上!

“成功了!”秦玉興奮地大吼道。

“轟隆隆”

可是還不等秦玉高興,這五嶽之尊山便開始顫抖了起來!

不到半秒,五嶽之尊山直接被震飛,而無頭壯漢再次站了起來!

“壞了!”秦玉暗道一聲不妙。

他已經底牌儘施,卻依然無法奈何這無頭壯漢,在這麼下去,恐怕真要被他活活錘死不可!

“道友,趕緊想辦法。”八字鬍在遠處大喊道。

秦玉破口大罵道:“我能想個雞毛辦法!這可是大能的肉身,我他媽就是一個小小的武侯,我能想個屁!”

“那你趕緊跑啊!”八字鬍嘟囔道。

秦玉也不再跟八字鬍廢話,當即拔腿就跑。

但這無頭壯漢速度極快,即便秦玉施展縮地成寸,也遠遠不及!、

幾乎眨眼之間,這無頭壯漢便追了上來!

他碩大的拳頭就在背後,那股淩厲的勁風,幾乎要把秦玉的肉身給劈開!

“完了!”感受到這拳頭上恐怖的氣勁,秦玉麵色一白!

他毫不懷疑這一拳的威力,自己的肉身根本不可能扛得住!

“嗡!”

就在這時,無頭壯漢的頭頂上忽然閃爍起一道道字元。

字元出現的瞬間,無頭壯漢頓時失神,手裡的動作也戛然而止。

那碩大的拳頭,距離秦玉的後背,僅僅一步之遙。

這不禁把秦玉嚇出了一頭冷汗,臉上更是毫無血色。

“都跟你說了,打不過就跑嘛。”八字鬍嘟囔道。

秦玉瞪了八字鬍一眼,嗬斥道:“你既然有辦法收拾他,為什麼不早點出手!”

“哎呀,本尊這不是覺得你能贏他嘛!”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秦玉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忍不住在心底暗罵。

他抬頭看著凝聚在壯漢上方的字元,蹙眉道:“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能把他定住?”

八字鬍攤了攤手,說道:“這無頭壯漢冇有靈魂,隻是一具被陰氣驅動的軀體罷了,我這字元可是道教的秘法,能夠驅邪。”

秦玉聽的雲裡霧裡,但好在把這無頭壯漢鎮住了就行,至少保住了一條命。

“這就是大能之境的肉身嗎。”秦玉摸了摸這無頭壯漢的身體,沉聲說道。

“八字鬍,你說能不能把這壯漢的身體肢解了,貼在我的身上?”秦玉嘟囔道。

八字鬍白眼道:“你想的倒挺美,先不說你能不能破開他的肉身,就算真的破開了,你又怎麼貼在自己的身上?”

說到這裡,八字鬍頓了一下,笑眯眯的說道:“不過他的骨頭倒是能用來煉器,那可是大能之境的骨頭啊!”

“對啊!”秦玉也恍然大悟。

“若是能取出他的骨頭煉器的話,那豈不是天下無敵?!”

八字鬍認真的點頭道:“對,但是誰能破開他的肉身,取出骨頭?”

“但凡能取出他骨頭的,估計也就不需要用他的骨頭來煉器了。”

秦玉眉頭微皺。

這倒也是,能取出他骨頭的,想來至少也是大能之境,又何須這麼一件武器。

“壞了!”

這不禁讓秦玉想起了他剛剛踏入大殿之時,見到的地上的頭蓋骨!

那些頭蓋骨,豈不是都可以用來煉器?

而且頭蓋骨可是人身上最堅硬的部位啊!

“有了!”秦玉興奮地說道。

“在大殿裡有他們的頭蓋骨,我們或許可以試著用來煉器!”秦玉興沖沖的說道。

八字鬍眼睛一亮,急忙說道:“真的?”

“千真萬確!”秦玉認真的點頭。

“趕緊帶我去!”八字鬍收起了他砵,興沖沖的說道。

秦玉也冇有耽誤時間,當即帶著八字鬍往大殿裡跑去。-